帝王攻略

作者:語笑闌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十六章這位公公

      【第十六章-這位公公】不如我們一起去燒熱水
      
      南摩邪眉頭一皺,握過他的手腕試了試脈相。
      段白月臉色蒼白,口中隱隱有腥甜氣息傳來。
      南摩邪抬掌拍在他身后,緩緩度了幾分內力過去。段白月凝神調息,直到體內真氣漸漸平復,方才睜開眼睛。
      
      “你打算胡鬧到何時?”南摩邪頭痛。
      段白月擦掉嘴邊血跡,問:“小玙如何了?”
      明知他是岔開話題,南摩邪嘆氣道:“還在明水村中,你當真打算帶他回西南?”
      “王府是他的家。”段白月倒了杯茶水。
      “何必要從秦少宇手中搶人。”南摩邪道,“況且小玙與瑤兒不同,他心在江湖,從來就不在你身邊,就算是強行帶回去也沒用。”
      段白月搖頭:“中原江湖太過水深,多少人對追影宮虎視眈眈,我不想讓他以身涉險。”
      “總不能將人綁在你身邊一輩子。”南摩邪提醒。
      “此事我自有考量。”段白月道,“師父不必憂心了。”
      
      段玙是段白月同父異母的弟弟,為人憨厚耿直,眼底容不下一粒沙子,對段白月為一統邊境,率部大殺四方之舉也頗有微詞。自從母妃去世之后,便留書出走闖江湖,后來留在了蜀中追影宮,化名趙五,做了秦少宇的手下。段白月一直想將他召回身邊,卻屢遭拒絕,這回恰好在距離歡天寨不遠處的洛萍鎮遇到,兄弟二人毫無意外再次起了沖突,段白月一怒之下,索性將人囚禁在了一處村落,與此同時被囚禁的,還有趙五的未婚妻,追影宮左護法花棠。打算在這場比武招親后,帶兩人一道回西南。
      
      “有些事情,你以為好的,未必就是好。”南摩邪苦口婆心勸慰。
      “那如何才是最好?”段白月問。
      南摩邪回答:“我認為好的,才叫好。”
      段白月:“……”
      
      “兄友弟恭這種事,強求不得。”南摩邪搖頭晃腦,“床笫歡愛倒是可以強求一番,總歸心里已經有了彼此,說不定反而會別有樂趣。”
      段白月不屑:“說得好像自己成過親一樣。”
      南摩邪怒道:“逆徒!”
      
      “說正事。”段白月飲下杯中茶水,“比武招親在三日之后,我不想有任何差池。”
      “這話難說。”南摩邪揣著手,斜眼道,“蠱蟲僵而復生,第一件事就是要吃飽肚子,既然活在你體內,又如何能一點影響都沒有?”
      段白月道:“待到比武招親之后,它想吃多久,就吃多久。”
      南摩邪又改了主意,“情圣”二字根本就不該做成牌匾掛中堂,而是應該直接刺在他臉上。
      段白月沒有絲毫退讓的意思。
      南摩邪唉聲嘆氣,也只好暫時給他扎了幾針,只求能熬過這三天,然后再回府慢慢調養。
      
      又過了一日,段白月拿著好不容易才找人繪制的西北地形圖,暗中送到了周府。
      回來之后,南摩邪問:“如何?”
      段白月答:“甚好。”
      南摩邪戳破:“看你這副模樣,便知好個屁,被人趕出來了?”
      段白月冷靜推開門:“本王要調理內息了。”
      南摩邪連連嘆氣,老子三妻四妾風流快活,兒子怎得就連一個都吃不到嘴。整天苦叉叉也就算了,還將自己整出了內傷,若是被老王爺知道,估摸著會直接來自己墳里徹夜長談。
      
      房內,段白月強行運功,將體內亂竄的真氣壓回去,又一口氣灌下半壇濁酒。若是醉不死蠱蟲,那便醉了自己,也好過周身疼痛,徹夜輾轉。
      
      周府里頭,楚淵靠在窗前,看遠處星火閃爍。
      坦白來說,這次西南之行,他原本可以不來,只需遞一封書信將事情說清便可。但在思量再三后,還是不遠千里,從王城來了這歡天寨。
      是何原因,不用想,也不愿想。
      身為帝王,他很少將自己的真實情緒浮于臉上,卻唯獨在面對段白月時,所有偽裝似乎都開始變得不堪一擊。對面的人只需一眼,便能輕易看進心底。
      這種感覺當真算不得好,卻又不知道,如何才會更好。
      楚淵微微閉上眼睛,仰頭飲下一杯酒。
      四喜公公站在門外嘆氣,陪了他整整一夜。
      
      比武招親當日,南摩邪心里到底擔憂段白月的傷勢,一直在暗中看著擂臺,打算若是中途出了意外,便沖出去將人強行帶走。不過或許當真是前日服下的藥物起了作用,段白月在與沈千帆交手數百招后,并未出現任何不適,最后順利按照計劃,將人一掌擊落擂臺。
      事情原本可以到此為止——沈千帆身受重傷,楚皇聞訊雷霆大怒,又對段白月的狼子野心耿耿于懷,此番正好有借口出兵。一切都按照預料之中的路線進行,只等漠北部族上鉤,便皆大歡喜。豈料段白月這頭贏了比試,人還未下擂臺,卻又有一名黑衣人從天而降,語調僵硬要搶杜家小姐。
      南摩邪皺眉,擂臺下其余人也面面相覷,不懂這又是什么情況。
      對方出手狠辣陰毒,段白月勉強與他過了十幾招,胸口隱隱生疼,臉色也有些發白。南摩邪剛想出去搗亂攪局,那黑衣人卻突然出手,攻向了人群中的追影宮秦少宇。
      對方目的是誰顯而易見,南摩邪心里窩火,冤有頭債有主,你要報仇就直接報仇,還要迂回一下,拖我徒弟下水作甚,而且非挑此時此地,就不能找個別的日子?
      人群亂成一團,段白月抬手封住自己身上三處大穴,助秦少宇將那黑衣人制服。
      若非是怕被葉瑾看出端倪,南摩邪簡直想站在屋頂上罵娘,自己尚且有傷在身,還有心思管這檔子閑事?
      
      大內影衛也回了周府,將這一切悉數上告。
      “有人搗亂?”楚淵皺眉。
      “倒不是沖著段王與沈將軍。”影衛答道,“那黑衣人已自盡,據說是追影宮主曾經結下的梁子,此番趁亂來尋仇的。”
      “可有人受傷?”楚淵問。
      “有。”影衛道,“沈將軍當場吐血,昏迷不醒被人抬了下去。”
      楚淵微微嘆了口氣。
      四喜在一旁問:“那段王呢?”
      楚淵:“……”
      “段王沒事,已經回了住處。”影衛回答。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四喜公公笑呵呵挺著肚子,“皇上見諒,是老奴多嘴了。”
      楚淵拍拍他的肩膀:“以后一個月,不準沾葷腥。”
      四喜公公:“……”
      影衛眼底很是同情。
      
      客棧內,段白月泡在滾燙的水中,臉上卻依舊沒有血色。房間里滿是藥味,段念每隔一陣子就進來一回,替他往浴桶里加入熱水。整整一夜一天過去,脈相卻沒有絲毫要平穩的跡象。
      
      “南師父,這要如何是好?”段念心中焦急。
      南摩邪吩咐:“客棧太過嘈雜,先去城中尋一處安靜的宅子。”
      段念點頭,先下去問了小二,回來卻說這城里由于歡天寨在比武招親,早就住滿了人,莫說是空院落,就連空房也是高價難求。
      南摩邪問:“周府呢?”
      “周府?”段念一愣,反應過來后道,“但那是楚皇的住處。”
      “就因為是楚皇的住處,才更合適。”南摩邪往段白月嘴中喂了一丸藥,“安靜無人打擾,還有御林軍暗中把守,安全。”
      段念:“……”
      似乎也是這個理。
      
      自家王爺看上去情況著實不算好,于是段念也顧不得太多,騎馬便徑直去了周府。
      天色已經昏昏暗暗,楚淵沐浴之后,正在桌邊看書,突然卻有人急急敲門:“皇上。”
      “進來,”楚淵問,“出了何事?”
      “皇上,方才客棧那頭來了人。”四喜公公臉色有些惶急,“說是西南王受了傷,現昏迷不醒,想要找處僻靜的宅子療傷。”
      “受傷?”楚淵猛然站起來。
      “話是這么說的,皇上您看?”四喜公公試探。
      “跟兩個人過去。”楚淵吩咐,“先將人帶過來再說。”
      “是是是。”四喜公公不敢懈怠,轉身便往回跑。這么長時間下來,就算再深藏不露,也總能揣摩出一點圣意。
      
      半個多時辰后,一架馬車趁著夜色從后門駛入周府,段念先從車上跳下來,而后便是個腦袋被捂得嚴嚴實實的……老者。
      四喜公公不由自主,便想起了當日在瓊花谷中的九殿下。
      南摩邪嗓音低沉,指揮人將段白月抬進了廂房——事出突然,他也來不及易容,卻又不能被楚淵認出,只能如此。
      幸好也并未有人在意他這副怪異模樣。
      
      “到底出了什么事?”楚淵問。
      “回楚皇,王爺先前練功之時,曾不慎走火入魔。”段念按照南摩邪教的說,“此番又在擂臺之上強行運功,所以傷了心脈。”
      楚淵握住他的手腕試了試,脈相紊亂一片。
      “這……可要請九殿下前來看看?”四喜公公問。
      楚淵點頭,還未來得及派人去找葉瑾,南摩邪卻已經揮手制止:“我來便好。”
      嗓音尖銳,四喜公公不由自主便打了個冷顫。
      段念在一旁扶額,要裝也要裝成一樣,啞一陣尖一陣是要作甚。
      楚淵目光疑惑:“閣下是?”
      “回楚皇,是我家王爺的師父。”段念答。
      既然是師父,那應當也很是靠譜。楚淵點點頭,主動讓開床邊的位置。
      南摩邪摩拳擦掌,撕拉一聲便扯開了段白月的上衣,然后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之前,又去解腰帶脫褲子。
      “這位公公!”段念一把攬住四喜,“不如帶我去廚房?燒些熱水,等會王爺好用。”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