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攻略

作者:語笑闌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九章后山木屋

      【第九章-后山木屋】不要叫得這么惡心啊
      
      小院內外都有重兵把守,待到兩人走后,四喜公公扶著楚淵回到房中。雖然方才沒說幾句話,倒著實把自己氣得夠嗆,又胖,扶著桌子直喘氣。
      楚淵見狀失笑:“當心鬧出病,這里可沒有藥草替你調養。”
      “這些逆賊當真要反天。”四喜公公嘆氣,“只是可惜沈將軍不在,不然如何能輪得到他們跳腳猖獗。”
      “任先前計劃再周全,卻沒料到曾宣會投靠劉家。”楚淵搖頭,“百密一疏,也算是又得了個教訓。”
      
      “那皇上下一步要如何?”四喜公公問,“一個小小的管家敢如此肆意妄為,定然是得了上頭指令,也不知王城里頭現在如何了。”
      “王城倒是不必太過擔憂,朕早已做好部署。”楚淵道,“況且還有西南王段白月,想必也不會眼睜睜看著劉府肆意妄為。最多今晚子時,自會有人前來救駕。”
      “是。”四喜公公先是點頭,而后又跪在地上落淚,“只怕老奴此后也不能再伺候皇上了。”
      
      “為何?”楚淵嘴角一揚,“莫不是想留下跟著劉家人?”
      四喜公公還在唏噓垂淚,尚未傷感完卻驟然聽到這么一句,登時大驚失色連連擺手:“皇上——”
      “朕知道,誰說朕要丟下你了。”楚淵打斷他,彎腰將人扶起來,“兒時虧得有公公,多少回替我擋住那些心懷叵測之人。此番既是救駕,自是要連你也一道救出去。”
      “……這。”四喜公公為難,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臃腫體態與大肚子,不管怎么瞧,都是一副累贅樣貌。
      早知如此,那平日里就該少吃兩碗飯。
      
      衙門后的小巷內,葉瑾正挎著菜籃子,施施然往過走。
      一隊侍衛持刀而立,面色肅穆威嚴,遠看上去宛若銅墻鐵壁。
      “此路不通!快些出去。”葉瑾還未靠近,便已經被蒼蠅一般揮手驅趕,于是炸毛一仰頭,憤憤轉身往回走——若換做平常,他定然是要爭回去的,漫天撒藥可以有!但現如今這府衙里還困了個人,無論是兇是吉,總要想辦法見上面才行。
      圍著府衙逛了一圈,一處偷溜進去的縫隙都沒有,葉瑾心塞胸悶,坐在街角茶樓喝茶瀉火,順便留意對面的動靜,打算看看晚上有沒有機會能渾水摸魚。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茶樓打烊要關門,葉瑾翻身上了屋頂,躲在暗處呵欠連天。好不容易到了子夜,還沒來得及等到對面守衛交接換崗,一隊黑衣人卻已經悄無聲息從天而降,手起刀落干凈利落,將人放倒在了路上。
      葉瑾:“……”
      
      “來人!有刺客!”衙門里有人覺出異樣,高呼出聲。
      熊熊火把瞬間燃起,將天也照亮了半邊,刀劍相撞之聲不絕于耳,周圍百姓有的被嘈雜聲驚醒,也躲在被窩中不敢出門,不知外頭發生了什么事,只哆哆嗦嗦等著四周重新恢復寂靜。
      
      “走!”楚淵拖著四喜翻身上馬,在黑衣人的護送下,一路殺出劉府。
      “來人!給我追!”劉滿氣急敗壞下令。事已至此,所有人都知道若是讓楚淵回到王城,自己將會有什么樣的后果,于是曾宣親自帶人追出城,眼中殺機四現,滿臉猙獰。
      
      前來營救楚淵的黑衣人是宮內影衛,每一個都由沈千帆親自挑選,全部暗中送往江南日月山莊學過輕功,身手很是了得。平日里不會現身,只有在緊急關頭才會前來救駕。饒是叛軍人再多,也是來一批殺一批,將楚淵牢牢護在最中間。
      
      “放箭!”曾宣率人先登上前方高崗,將楚淵一行人困在谷底。
      閃著寒光的箭刃刺破風聲呼嘯而來,楚淵拔劍出鞘,將四喜甩在了自己身后。
      “護駕!”影衛有人中箭受傷,眼看對方又換了一批新的弓箭手,情急之下也只有用血肉之軀擋在前方,為楚淵爭取更多時間逃離。
      
      火油彈帶著濃濃黑煙滾下陡坡,楚淵的戰馬右眼受傷,嘶鳴著將兩人甩下馬背。四喜趴在地上急道:“皇上快走,莫要管老奴了啊!”
      楚淵揮劍掃開面前火光,上前將他一把拉起來,帶著往外突圍。曾宣看在眼里,狠狠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從親信手中接過弓箭,意圖置楚淵于死地。
      
      “小心!”影衛見狀大呼出聲,楚淵只覺背后有破風聲尖銳傳來,只來得及一把推開四喜,自己后背卻傳來一陣劇痛。
      “皇上!”四喜魂飛魄散,連滾帶爬上前扶住他。
      
      “給我殺!”曾宣拿著刀沖下山,正欲乘勝追擊,迎面卻飛來一個布包,里頭粉末鋪天蓋地糊上臉,登時便像是被蚊子盯了千百個包,又痛又麻又癢。
      
      “還沒死吧?”葉瑾剛一趕到就見楚淵中箭,急急忙忙撲到身邊。
      “俠士,俠士救救皇上啊!”四喜公公宛若見到曙光。
      葉瑾聞言快哭了,我這點功夫還俠士,你怎么這么多年眼神還是如此不好。
      
      眼看楚淵已經昏迷,葉瑾也來不及顧忌周圍的情況,割開衣服便替他處理傷口。影衛還在與叛軍激戰,對方如潮水般殺光一輪又來一輪,眼看就要力不從心,葉瑾仰天怒吼了一嗓子:“白來財!”
      咆哮太過震撼,楚淵在昏睡中哆嗦了一下。
      
      一個老頭應聲從樹梢一躍而下,土行孫般就地打了個滾,便向著叛軍殺過去,手中看似沒有任何武器,所到之處卻一片哀嚎,在頃刻之間,便有一大半人被卸了胳膊。
      
      “俠士,皇上沒事吧?”四喜公公哆嗦著問。
      “不知道,死了就死了吧。”葉瑾咬牙回答。
      四喜公公險些又跪在了地上。
      匆匆幫他包扎好傷口,葉瑾站起來急道:“別打了!”
      白來財嘴里叼著野果,將最后一伙叛軍踢下山,而后便不知從哪里搞了一架馬車出來。
      
      城內不知還有多少叛軍,這種時候顯然是要找個安靜的地方,于是葉瑾當機立斷,帶著楚淵與影衛一道進了深山——在那里有一處小房子,原本是為采藥時躲雨過夜搭建,此時恰好派上用途。
      
      “俠士,皇上他沒事吧?”一路上,四喜這句話少說也問了七八回。
      若非看在小時候抱過自己的份上,葉瑾是實在很想將他打暈。
      楚淵臉色蒼白,衣服被血染透大半,手指也冰涼。幸好木屋內本就有不少藥材,葉瑾燒了熱水替他擦洗換藥,白來財又折返云水城拿來不少衣服被褥與干糧,一起忙活了好幾個時辰,才總算是將所有人的傷勢處理完。
      
      葉瑾守在楚淵身邊,時不時就幫他試試脈相,確定一時半會死不了,方才松了口氣。
      四喜公公瞅準機會,又道,“這位俠士……”
      “不會死。”葉瑾心力交瘁,連炸毛的力氣也沒有。
      “不不不,俠士誤會了,這回我是想問俠士尊姓大名。”四喜彎腰施了個大禮,“這回多謝二位俠士出手相救啊。”
      “小事一樁,我就是正好閑得慌。”葉瑾撇撇嘴。
      四喜:“……”
      
      “我去山上找找,看能不能采到赤紅藤,可以補血養身。”葉瑾站起來,“公公若是累了,也睡一會吧,他一時半刻不會有事。”
      “好好好,有勞俠士。”四喜忙點頭,又擔憂道,“但看著天色像是要落大雨。”山中難免濕滑,而且看方才雙方打斗的架勢,像是功夫也不怎么好。
      葉瑾卻已經背著背簍出了門。
      白來財不知去了哪里,四喜公公趕忙讓未受傷的兩個影衛跟上去保護,也好有個照應。
      
      果不其然,葉瑾出門沒多久,山里便下起了暴雨,電閃雷鳴轟隆隆從天邊壓來,教人心里頭都發麻。這一去就是兩個多時辰,四喜在門口張望了三四回,直到天徹底黑透,葉瑾才滿身雨水被影衛攙扶回來,說是采藥的時候差點掉下山。
      
      四喜公公被嚇了一跳,趕緊燒熱水給他擦洗驅寒。葉瑾滿肚子都是火,覺得自己著實是倒霉,先前將師父的骨灰送往寺廟后,就該換一條路回瓊花谷,來得什么云水城,這下可好,撞到了麻煩甩都甩不脫。
      
      楚淵一昏迷就是兩天,這日下午,葉瑾坐在床邊,照例幫他解開繃帶檢查傷口。
      “俠士,俠士下手輕著些。”四喜公公看得心驚,“皇上可是龍體。”慢慢擦藥,拍不得啊。
      葉瑾哼一聲,將手巾沾滿藥粉糊下去。
      四喜公公看得倒吸冷氣。
      楚淵也在昏迷中悶哼一聲,然后費力地睜開眼睛。
      景象很模糊,像是有人在看著自己,卻只是一瞬間工夫,就又換成了熟悉的另一張臉。
      “四喜。”
      
      “皇上,您可算是醒了。”四喜公公幾乎要喜極而泣,心里卻又納悶,好端端的,怎么方才還坐在床邊的俠士“嗖”一下便跑了出去,速度還挺快。
      楚淵又閉著眼睛想了一陣,方才道:“這是哪里?”
      “這是云水城的后山。”四喜將先前發生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又感慨道,“這二位俠士可真真是大好人。”就是脾氣怪異了些,一個時不時就會哼,另一個連影子都見不著。
      
      “人呢?”楚淵嘴唇干裂,“朕要親自道謝。”
      葉瑾蹲在門外撇嘴,誰要你當面感謝。
      “俠士,俠士。”四喜公公出門來喚,“皇上請您進去。”
      “我才不進去!”葉瑾站起來,施施然鉆進了馬車。
      四喜公公:“……”
      
      但嘴里說不見,脈還是要診的,畢竟受了重傷。于是片刻之后,葉瑾又從馬車里鉆了出來。
      恰好路過的影衛被驚了一跳。
      “看什么看!”葉瑾叉腰怒!
      “沒看沒看。”影衛趕緊低頭。
      葉瑾把頭包得嚴嚴實實,只露出兩只眼睛進了屋子。
      楚淵:“……”
      四喜公公也驚疑:“俠士這是何意?”
      葉瑾甕聲甕氣道:“染了風寒。”
      四喜公公恍然。
      楚淵一直看著他的眼睛。
      
      葉瑾坐在床邊,一把拖過他的手腕試脈。
      “敢問閣下,尊姓大名?”楚淵問。
      “你管我叫什么!”葉瑾把他的手塞回去,施施然站起來,打算出去煎藥。
      “湉兒?”楚淵忍不住,狐疑試探。
      
      “不要叫得這么惡心啊!”葉瑾勃然大怒。
      楚淵驚道:“真的是你?”
      ……
      ……
      ……
      
      葉瑾冷靜無比:“是你個頭。”
      “九殿下?”四喜公公也驟然反應過來,就說看著如此眼熟。
      “咳咳!”葉瑾雙眼真誠,“九殿下是誰?”
      
      “果真是啊。”四喜公公喜極而泣。
      楚淵也靠在床頭,笑著沖他伸手。
      “哼!”葉瑾轉身出了木屋,在懸崖邊蹲到天黑,才被找來的白來財帶回去。
      
      楚淵正在床上吃粥。
      葉瑾站在門口,雙眼充滿幽怨。
      其實我并不是很想救你,你千萬不要感謝,也不要纏著我不放!
      畢竟大家都不熟。
      
      楚淵掀開被子想要下床。
      “喂!”葉瑾后退一步,警告道,“躺回去!”
      “湉——”
      “湉你個頭!”葉瑾單腳踩上門檻,一派土匪樣貌。
      “那總該告訴朕,要如何稱呼你。”楚淵有些好笑,心里又有些暖意。先前當皇子時,宮里兄弟雖多,卻個個都是心懷叵測,還從未有人會如他一般,肯舍命出來救自己。
      “叫我葉神醫。”葉瑾思考了一下,然后回答。
      “那多生疏。”楚淵皺眉。
      “我們本來就很生疏啊!”葉瑾一屁股坐在床邊,“昨日府衙還有人來搜山,雖說沒找來后山,但一直待在這里也不是長久之計,你下一步打算去哪里?”
      楚淵道:“無地可去。”
      葉瑾:“……”
      別說你當真訛上我了,身為皇上要有骨氣。
      
      “朕一直視同心腹的曾宣也能背叛,這云水城附近,當真不知道還有誰能信得過。”楚淵搖頭。
      葉瑾哀怨道:“一個熟人也沒有?”
      “此行原本是打算前往千葉城的。”楚淵道。
      “我才不去千葉城!”葉瑾聞言炸毛。
      楚淵被他的反應驚了一下,看著架勢,千葉城有仇家?
      
      “只有千葉城?”葉瑾不甘心,又問了一次。
      楚淵點頭:“千葉城日月山莊,是千帆的家,這江南只有他一人,我信得過。”
      “跟你說了不要提日月山莊。”葉瑾站起來暴走兩圈,然后又重新坐回去,“算了,我帶你回瓊花谷,離得近,也好繼續治傷。”千葉城又遠,沿途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
      “葉老谷主近來可安好?”楚淵問。
      “三個月前剛駕鶴西去。”葉瑾回答。
      楚淵:“……”
      “沒什么可傷心的,師父都一百來歲了,是喜喪。”見他沉默,葉瑾撇撇嘴,眼眶卻有點紅。
      楚淵見狀伸手想安慰他,卻被兜頭糊了一巴掌。
      真是,非常,非常,兇。
      
      王城皇宮內,段白月正靠在一顆梅樹下,看著天邊流云出神。
      這里本是冷宮,平日里壓根沒人來,某天四喜公公在經過時,覺得土壤還挺肥沃,于是此后皇上再龍顏大怒,梅樹便會被暫時挖來此處,長得倒也不錯。
      
      直到天黑,段白月才起身回了錦緞行。段瑤正坐在桌邊捯飭一堆毒草,看到他后抽抽鼻子皺眉:“你喝酒了?”
      “三杯而已。”段白月道。
      段瑤怨念:“讓我日日去劉府探聽消息,你居然一個人跑去喝酒?”
      “探到什么了?”段白月問。
      段瑤答:“什么也沒探到。”
      段白月搖頭:“還不如我去喝酒。”
      段瑤險些把□□塞進他敬愛的兄長嘴里。
      
      “不過讓你去,也不是想聽到什么,劉府這么多年在王城盤根錯節,又豈是你短短幾天能看出端倪。”段白月道,“只是楚皇近日不在王城,盯著看他們有無異動罷了。”
      “有異動又如何?”段瑤問,“你還能管?”
      段白月反問:“我為何不能管?”
      段瑤皺眉:“這與我們又沒關系,何必平白無故沾染一身腥。”
      段白月搖搖頭:“這朝中誰當皇上,對西南部族而言,關系可大了。”
      段瑤趴在桌上打呵欠,顯然對此事沒有任何興趣。
      
      “王爺。”段念在門外道,“屬下剛剛得到消息,沈將軍似乎回來了。”
      “果然。”段白月對此倒是沒有任何意外,“人在何處?”
      “日月錢莊,并未回將軍府。”段念道,“王爺可要去會一會?”
      段白月拿起桌上佩劍,大步走了出去。
      
      日月錢莊內,沈千帆正滿頭冷汗,讓下人處理傷口。一道劍傷從胸口貫穿小腹,滿地是血,看得讓人心里有些發麻。
      院內傳來一聲悶響,而后便是拔劍出鞘之聲:“誰!”
      “沈將軍。”段白月站在院中。
      果不其然……沈千帆披好外袍,開門將他請了進來。
      
      “將軍受傷了?”段白月有些意外。
      “在快進城的時候,遭到了伏擊。”沈千帆道,“對方一共有三十余人,現已全部斃命。”
      “劉府的人?”段白月又問。
      沈千帆道:“西南王還沒說,為何會無故出現在王城。”
      
      段白月道:“楚皇沒有告知將軍?”
      沈千帆搖頭。
      段白月道:“那本王也不說。”
      沈千帆:“……”
      
      “我雖不知將軍下一步想做什么,有一件事卻最好提前告知。”段白月道,“西北邊境怕是又要亂。”
      沈千帆聞言皺眉。
      “當年楚氏先皇為防劉家權勢過大,足足花了二十年時間,才將東北兵權逐步收回,不過他大概沒想到,這二十年的時間,也足夠劉恭暗中布局,逐漸控制西北局勢。”段白月道。
      “段王是說我大楚西北駐軍?”沈千帆問。
      “不是楚軍,而是異族。”段白月搖頭,“阿弩國的沙達只是個傀儡棋子,而那支驍勇善戰的西北騎兵真正的主子,在劉府。”
      沈千帆臉色一變。
      
      “如今沙達就在王城,我的人在盯著他。”段白月道,“楚皇不在宮中,劉恭應該是要借古力之死,找借口向朝廷發難。”
      “途中既是有人刺殺我,劉恭想必也早已猜到了一些事。”沈千帆道,“局勢危機,我要即刻進宮。”
      “可要本王出手相助?”段白月問。
      沈千帆道:“皇上有旨,段王若是閑得沒事做,便好好在家中待著,莫要到處亂跑。”
      段白月挑眉:“也沒說不能幫。”
      沈千帆翻身上馬,一路朝皇宮大內而去。
      
      客棧里,段瑤迷迷糊糊剛睡著,就又被人從床上拎了起來,險些氣哭。
      “白日里還在愁找不到人養蠱。”段白月拍拍他的臉蛋,“清醒一些,帶你去抓幾個活的!”
      
      劉府內,劉富德正急急道:“沈千帆此番突然回來,定然是沖著劉府,不知父親可有打算?”
      劉恭坐在太師椅上,面色陰沉不發一語。
      劉富德急得直跺腳:“父親,如今這局勢不是你我要反,而是朝廷要掘根啊!”
      “慌什么。”劉恭站起來,“去叫你三叔前來。”
      “是!”劉富德聞言趕緊轉身往外跑,卻險些和管家撞了個滿懷。
      
      “少爺少爺,對不住。”管家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也來不及多說其他,只將手中書信呈上前,“云水城送來的,像是出了事。”
      劉恭挑開火漆,將信函大致掃了一遍,而后便面色一變。過了許久,才狠狠一拍桌,道:“來人!隨我進宮!”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