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油瓶

作者:薏仁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15章 后悔了

      付權和主治醫師探討結束出來見到男人的樣子,走到他的身邊一起看著玻璃窗那邊的周立奇。
      “老師。”韓天一看向付權。
      付教授不忍心得說:“下落受到樹的阻力人算是活著,但一個星期沒醒的話。”給了一個眼神,說:”就是植物人。”
      周立奇真成植物人的話太可惜了。
      
      周母呆坐在凳子上,聽到教授這么說。兩眼含淚的站起來沖向韓天一,大喊:“都是你這個王八蛋!要不是你,我的兒子怎么會這樣!都是你害的!”雙手不斷的打這個自己痛恨的男人,要不是他,立奇怎么會成為同性戀!
      “你惡心就算了,為什么要帶上我們立奇。”
      
      韓天一不動任由周母打,一天時間,男人就變得很頹廢。
      對,要不是因為自己,周立奇也不會成為同性戀。
      
      付教授攔住周母,嚴厲道:“立奇媽媽!到底是誰逼誰!”
      付權忍不住,周立奇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和韓天一的相處他看在眼里的,相愛不是罪。“半年不到的時間,立奇到底發生了什么讓他放棄自己熱愛的事業,選擇輕生的行為。”
      他知道沒有資格在這指責一個母親,周母當初鬧的事情他有所耳聞,周立奇是個愛家的孩子,兩人分開他也曾松口氣,畢竟同性戀這條路太過艱難,外界和家庭的壓力折磨人。
      哪知半年都沒有,竟然跳樓了!多好的苗子,現在就躺在那里。
      
      周母哭的泣不成聲,“我兒子應該結婚生孩子,都是你這個小赤佬,都是你害的……”身上的一塊肉養了27年,說沒就沒了,心里怎么不痛,不想承認的承認說:“是我,是我逼的啊,立奇你醒醒啊。”
      
      身為醫生,生離死別的場面還見得少嗎?
      
      “立奇媽媽,立奇不想看到你這樣。”設身處地的一想,付權同情這個母親,同情弟子。
      
      韓天一頭抵著玻璃,目光透過玻璃直視床上的人,寵著他,讓著他,現在人卻生死未卜。
      胸腔有股氣發泄不出,不敢想周立奇會死,存活率只有百分之五,多么低的可能性。
      
      沈嶠的影響起了反應,晚上的時候不見有人偷溜進來。周母被護士扶著休息,韓天一一直盯著,付權拍上男人的肩頭。
      “去休息一會吧,身子吃不消。”付權勸著,男人身上有煙味。
      教授驚訝他什么時候也會抽了。
      “老師你先去吧,我不想離開。”
      
      脫去外面臟兮兮的白大褂,男人進了病房,環繞身邊的是醫院特有的味道,輕輕的坐在病床旁邊,輕輕的握住周立奇的手,接觸的感覺特別有真實感,“你那么聽你媽的話,你媽讓你醒過來,聽到了嗎。”男人深情的眼神周立奇看不見。
      聽見你出事的消息,我的心都要跳出來了,周立奇你知道不知道。
      
      付權搖頭離開,男人間的愛情他不懂,可愛人的心情都是一樣的。
      
      宋俊那會在醫院沒少受韓天一的照顧,現在對方有事了,沈嶠當去看看。對方是韓媛的親哥哥,韓媛也要去。
      韓母囑咐:“和天一談談把人接到B市來,熟人都在這邊,也好方便媽去看看。”兒子的事業在這里,關系畢竟比在那里好,現在干什么不要靠關系。
      “媽,我知道,你放心。”
      韓母看的比丈夫開,早前的驚訝到后面的默認沒有用多長時間,以后的日子是孩子自己要過的,路是他們選的,她相信兒子。
      
      晚上把青年抱上樓,“明天我不在家,去重慶看你韓哥。你在家注意點,有事就叫關姨。”關姨做事不錯,沈嶠就讓人住在樓下的房間里,不用麻煩每天來每天去的。據了解,關姨的家也是挺遠的。
      這兩天宋俊的情緒不咋的,問:“韓哥怎么了?”
      橫過手臂將宋俊攬到身邊,男人想要不要和他說韓天一的情況。
      “韓哥的愛人住院了,我要和你嫂子去看看。”不說了。
      
      “我也想去。”男人身上淡淡的味道嗅入宋俊的大腦里,有種欲望促使他靠了靠。
      
      你想去?當然不行。
      
      “不行,等你腿好些。”
      “哦。”
      ……
      最近發生過什么事?
      “你怎么了,什么事不開心?”前幾天話嘮,這兩天是悶葫蘆。
      宋俊往男人懷里縮了縮,這天是不是有點熱,和男人手臂觸碰的地方發汗。
      “沒有。”他說。
      
      沈嶠皺眉,手指抬起宋俊的下巴,凈往人懷里鉆,睡不睡。
      用在女人身上,這將是一個挑逗味十足的動作,然而沈嶠沒有多想。
      被抬起下巴,宋俊對上男人審視的目光,溫熱的呼吸打在臉上。他不自覺咽了口口水,眼睛膽怯地左右躲閃,清晰的感覺到臉在發燙。
      不知道怎么的,宋俊難受,掙扎了幾番,男人固定住他蓋好毯子,“再動打你,睡覺。”作勢打了屁股,起身關燈。
      
      難受,就是難受。
      
      知道男人不會真打,可還是不敢動。
      
      早上醒了總要再躺一會,腿上怎么黏黏的……手隨便得往睡褲下一摸,青年臉色驟變。
      
      保持握著周立奇手的動作,韓天一眼睛布滿血絲,精神狀態不佳,下巴還竄出了青胡須。
      第三天了,你怎么還沒有醒。
      
      韓媛是被哥哥慣大的,感情很深,進了病房立馬紅了眼,“哥。”還是她那意氣風發的哥哥嗎。韓天一機械的轉頭,看到未來妹夫和妹妹,不驚訝,硬是扯出了一個笑。
      “你們來了。”
      韓媛想拉哥哥起來,“哥你去睡一覺吧,我和沈嶠在這給你看著好不好。”笑的很難看。
      
      “如果他醒了看不見我怎么辦,我就在這。”話說的緩慢沒有起伏。
      “哥!”
      
      “阿媛,你去看看周阿姨,安慰安慰她。”周母現在心里的苦不低于他。
      韓媛跺跺腳出去找周母,哥哥不會聽她的。
      
      沈嶠坐在另一邊的凳子上。
      
      “他說分手,我特別生氣。跑來找他,他對我不是沒有感情,相反還很深。我知道,是因為他媽媽的問題。我和他接吻,被他媽看見了,幾天后他就不對勁了。”頹廢的男人抬手輕柔的掩掩被子,繼續握住周立奇的手。
      “我都知道,我都知道的。他無法不在意他媽媽,為了他媽,她去相親交女朋友。我想就這樣吧,分開了,說不定對他是好事中的好事。沈嶠,我現在怕他會死。”在韓媛心里他是偉岸的哥哥,在沈嶠心里他是剛毅的朋友,韓天一此時不是哥哥也不是任何朋友。
      血絲密布的眼眶逐漸濕潤,湊到周立奇的耳邊,用近似呢喃的聲音說:“已經第三天了,周立奇你為什么還不醒。”
      
      沈嶠覺得男人快瘋了,“韓天一,去休息吧。”
      
      韓天一不說話,頭埋在周立奇的手里。
      “我后悔了。”后悔放手。
      
      韓媛扶著周母進來,周母不瞧韓天一,打好水徑直走向兒子給他擦身體,趕不走就無視。病房內的氣氛一度壓抑到冰川。
      
      韓媛最后被韓天一訓斥走了,走前難過的對哥哥道:“媽說不管醒沒醒,先轉院到B市,條件更先進對他好些。”末了添一句,“媽想照顧,不止想照顧你。”打不通電話,韓母只能讓女兒帶話。
      
      正給兒子擦身子的周母動作一頓。
      
      “再過4天。”低聲回答,男人更像是對床上的人說。
      
      沈嶠送女友離開,哥哥現在的樣子讓韓媛心情很糟糕,“沈嶠,你一定要讓我哥休息,他太倔了。”不倔,爸也不會氣得要斷絕關系。
      “我會的,回去和伯母說好聽的,別讓她太擔心。”
      韓媛點頭想哭,沈嶠抱了抱她,說:“這有我呢,別哭。”
      
      “我和媽都好擔心哥,可他從不和我們講,從小這樣,大了還是這樣,沈嶠,我知道他是同性戀的時候一點都不反對,因為他是我哥,我不是老古董。媽后來也不反對了,他依舊向我們鎖住所有的情況,媽好擔心他。”
      沈嶠無聲的聽,韓天一和韓媛都需要一個傾聽者。
      
      男人活的和死人差不多,沈嶠決定多呆幾天,不要說韓媛,他也不放心韓天一一個人在這。
      
      宋俊手機關機,打家里的座機接電話的是關姨,“小俊呢?”
      “他在睡覺還沒有醒。”關姨老實說。
      
      ……每天這么睡,這小子真的沒事嗎……
      
      “關姨,這幾天我不在,小俊麻煩你照看了。”
      “不麻煩不麻煩。”關姨驚恐,老板家是她做的最輕松的工作,工資還高,待人客客氣氣的,她樂意做事。
      
      沈嶠坐上回醫院的車,想著回去和宋俊談一談。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對,宋俊夢遺了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26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