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史官每天都在作死

作者:書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聽起來好謙虛】

      
      訝然的神色在齊昱面上一掠而過。他唇角勾起一抹探尋的笑意,微微坐直了身子。
      
      “河水自攻自治?這是何意?”
      
      溫彥之順答道:“稟皇上,《墨經》有云,‘力,形之所以奮也’,意為事物運作皆是力之作用。淮南江河泥沙沉積,皆因流水之力不足以沖散砂石。若能增大流水之力,使之足以沖散沉沙,則河床得以變低,亦可減輕河堤負壓。”
      
      ——增大水流之力?
      
      此言好似一道金光,從齊昱腦海一劃而過。
      
      增強水流之力,則是讓水流更為湍急,且使河床負重增加,那么……
      
      “你是說筑高堤壩,縮窄河道?”齊昱忽然道。
      
      堂下跪著的溫彥之聞言,靜靜伏身叩首,溫溫吞吞地說:“稟皇上,水利修繕之事,乃工部管轄,微臣小小內史,不敢堦越,只如周太師所言,斗膽進言,呈上愚見,望皇上三思。”
      
      齊昱唇角的笑意漸深,看著溫彥之伏下的后背和他戴著烏紗帽的后腦勺,怪道:“既是工部管轄之事,你一個小小內史,又為何對水利之事知之甚詳?”
      
      溫彥之直起身,面無表情:“回稟皇上,此類道理,皆載于書本之中。微臣只是讀書罷了。”
      
      齊昱:“……”
      
      聽起來好謙虛。
      
      但為何總覺得他在說朕不讀書?順帶,還說朕的百官都不讀書。
      
      齊昱垂下目光看向溫彥之肅穆清秀的臉容,總錯覺在上面見到了溫久齡的重影。
      
      眼睛疼。
      
      溫彥之依舊是那副呆板模樣,只躬身再伏了伏,便真的跪安了。
      
      望著溫彥之徐徐走出御書房的背影,齊昱的雙目微微瞇起,直到那沙青色的身影消失在宮墻后,才慢慢收回視線。
      
      齊昱若有所思。
      
      倏爾,喚道:“周福。”
      
      周公公連忙上來聽命。
      
      “替朕去趟吏部,”齊昱一邊拿起下一本奏章,一邊吩咐道:“將溫彥之的案底,給朕拿來。”
      
      周福一凜,領命去了。
      
      日暮西沉,溫彥之上內史府交了一日的實錄,終于出了乾元門。路上又偶遇了鴻臚寺的幾個令丞和譯官,正從九府內堂譯完了回鶻的禮單,結伴要去吃酒。
      
      雖說幾人官階都比溫彥之高,可溫彥之畢竟是他們上司的兒子,故這廂打了照面,也連忙過來客氣招呼,笑吟吟地問他問要不要同去。正好,鴻臚寺長丞林翠忠得了重病,宮里太醫給瞧了也不見好,聽聞意欲致仕,此番也好從溫彥之這里,探探他父親和今上是個甚么意思。
      
      溫彥之心知他們是為了何事,自己如今又身在御前,雖人微言輕,卻是占了個敏感的位置。倘若有心人想要利用此中利害,對溫家如何,便是用一件小事,也可攪得他比渾水還渾。
      
      況且他本來也就不想去,于是便只推說身體不適,還十分拘禮地給各位一一拜別。幾個譯官面色還好,畢竟與溫彥之算是同齡,可令丞卻是有些吃癟,但也不敢向上司的兒子做臉色,遂也沒強求。
      
      溫彥之一路走回自己的小院,順道在街邊快收攤的菜販子手里買了把小蔥,打算回去煮個面吃便罷。
      
      走了兩步,覺得天熱應當清清火氣,便又倒回來買了兩根苦瓜。
      
      初掌宮燈的御書房里,周福將一沓案底放上了齊昱的案臺。
      
      “如此多?”齊昱有些詫異,看著一疊幾十頁的案底,只覺比記憶中隨便一個尚書的案底都厚。
      
      周福道:“皇上容稟,實則溫舍人未入仕前的案底是記在鴻臚寺溫大人名下的,尚需知會禮部與鴻臚寺,吏部只得明日再送來,故此處還只是溫舍人入仕后的案底。”
      
      齊昱放下手里的筆,接過那疊紙,剛掃過第一行就皺起眉:“他竟在工部做過郎中?”
      
      然后往后翻去,全是溫彥之在工部編篡的工具書冊——什么《舟船鑒》,《繪梁鑒冊》,《殿造圖紙編修》……足足有三十來本,皆是圖文并茂,還有溫彥之為工部倉庫設計的機關、模具等十來樣,他甚至還改造了倉庫的壁柜,將其變成可以推拉上下的,從案底中的記載來看,連先皇都是頗為稱贊的。
      
      編篡書籍可見文采斐然,親手改造機關模具,更證其務實與聰慧。齊昱納了悶,這溫彥之做了如此多的事,想必在工部呆了很多年,為何自己卻沒有一絲印象?
      
      “溫彥之是何年參的舉?”
      
      周福將手里的黃條卷軸呈上:“溫舍人是明德十八年春闈的試子。
      
      明德十八年?四年前?
      
      齊昱心中隱約抱著一絲昭然的預感,揭開了卷軸,心想這溫彥之必定是殿試三甲。果然——卷頭上朱紅的手書,尚且是先皇的御筆,正寫著兩個確鑿的字:
      
      狀元。
      
      溫彥之不是區區探花、榜眼,而是明德十八年的狀元。
      
      卷上還附了溫彥之參試的文章,青竹小楷,字字風骨并存,句句理學自然,雖是言雜文、經義、墨義,乃應試之文,可字里行間,卻是言天下、家國、春秋。
      
      齊昱快要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真是那個呆子溫彥之?
      
      他復想起溫彥之臨走前說的一句句話,深思再三,忖度良久,忽做出一個決定。
      
      “周福,備轎。”
      
      未時,一頂藍錦繪鶴的轎子出了乾元門。
      
      齊昱穿著一身玄色素衫坐在轎子里,緩緩打著折扇閉目養神,忽聞外面人聲漸漸嘈雜起來。
      
      搖晃著也沒走好一會兒,周福在外面輕聲說,前面就是螳螂胡同了。
      
      齊昱睜開眼,如此近?
      
      轎子停下,周福妥善扶著齊昱走下來,引著他們走到了胡同最里面的一處小院外,道:“就是此處。”
      
      齊昱抬頭,見著深棕的院門兩邊掛著竹編的燈籠,沒有牌匾,院墻是灰磚砌的,干凈整潔,很有番古樸的意味。
      
      周福要上前敲門,卻見院門當中吊了根紅絲編織的繩結,仿佛是要叫人拉的。
      
      周公公默了半晌,也猜不出拉這繩結能做什么,故也只規規矩矩地抬手叩門三下,便退回齊昱身邊。
      
      不一會兒門內傳來隱約的腳步聲,然后“咯噠”一聲,素凈的門板上竟開出個小窗。
      
      小窗之中,溫彥之探出頭,清秀的面容印著暮色,目光肅然地看出來。
      
      齊昱:“……”
      
      為何要弄個小窗?
      
      溫彥之呆愣:“皇——”
      
      “噓。”齊昱豎起食指放在唇邊。
      
      周福在一邊提醒道:“溫舍人,不請咱們喝茶?”
      
      溫彥之大夢方醒似的,連忙拉開了院門,將齊昱周福迎了進去。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皇上:朕不是很懂溫舍人清奇的畫風。
    下一章甜,正在生產。
    提前說晚安,么么噠。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