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與嬌花

作者:顧了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07

      第七章
      
      翌日,沈令蓁在一陣輪椅的轱轆聲中醒轉,想是霍留行又先她一步起身了。
      
      她迷迷糊糊要睜眼,臨了記起昨夜那一出,又趕緊把眼睛闔緊了裝睡,直到轱轆聲漸漸遠去,才從床榻上坐起來,輕吁出一口氣。
      蒹葭和白露進來伺候她更衣洗漱,見她面容憔悴,問她昨夜可是沒有歇好。
      
      這是自然的。被抓包以后,她幾乎半夜無眠,又不好意思翻來覆去地打擾與自己一臂之隔的霍留行,只好僵著身板干躺著,在心里掰數年月,從今日這四月十九一直數到年底臘月三十。
      
      想到這里,她低低“哎”了一聲:“今日四月十九,是溯洄的七七之日吧?”
      溯洄就是早前在桃花谷為保護她而喪命的那名婢女。
      
      “是的,少夫人。”白露答,“婢子記著您的交代呢,今日會按例為溯洄燒紙祈福。”
      沈令蓁點點頭:“這才新婚,忌諱白事,你們去外頭辦,別叫府里人曉得。替我多燒些元寶,將我早前擬好的祭文也一并帶去,還有,切記不可在紙錢燒盡前離去。”
      
      “因為那是對亡者的不敬!”蒹葭接過話,“您回回都交代一遍,婢子們耳朵上已生了繭子,再蠢笨也萬萬忘不了,是吧,白露?”
      
      蒹葭和白露嘴上笑著,目光中卻有感慨之意。
      這世道,多的是將奴仆當牲畜輕賤、役使的貴人,哪來這樣良善的主子,待幾個貼身婢女如同姐妹,還替下人親手寫祭文,從頭七到七七,一回不落地悼念。
      
      蒹葭和白露伺候完沈令蓁就尋了個由頭一道離府了。
      
      兩人前腳剛走,霍舒儀匆匆進了霍留行的院子。
      她穿一身利落的男式窄袖袍,頭發用一根木簪束成單髻,腳下步履如風,到了書房,氣沒喘停就叩門:“二哥,我有事與你說。”
      
      霍留行正坐在書案前看一幅邊關輿圖,道一聲“進”,抬頭問:“什么事?”
      “剛剛我院里的采買小廝從外頭回來,遇上沈氏那兩個貼身婢女拿著一籃子物什出府去,瞧著鬼鬼祟祟的,我就叫人跟上去看看……”
      
      霍留行剛一皺起眉,霍舒儀就擺手解釋:“你放心,我是讓京墨去的,他辦事牢靠,身手也是頂尖,絕不會被發現。”
      霍留行依然肅著臉:“若非生死攸關的特殊情形,即便是你以為萬無一失的事,也切忌自作主張。再要這樣,你就聽母親的,搬到君仙觀去。”
      
      霍舒儀垂下眼:“是我多管閑事。”
      霍留行神色稍霽:“我看你實在精力過盛,方才跑這么快,是昨日罰你蹲兩個時辰馬步,罰得還不夠狠?”
      “兩個時辰本來就不算什么。”她揚眉一笑,“二哥當我是泥巴做的?”
      
      霍留行搖搖頭:“那是你嫂嫂用晚膳時替你說了好話。”
      她神色一僵,冷冰冰道:“我沒有嫂嫂。流著趙家和沈家的臟血,她怎么配進霍家的門!”
      
      霍留行一道眼風掃過去,霍舒儀立刻收斂:“我知道,這話不會說到她跟前去。昨日我是真喝暈了頭,才大著膽子嚇唬嚇唬她,但我心里有數,不是真要傷她,我曉得二哥在底下,砸不著她。”
      
      “你圖一時爽快,叫她怎么看待你的敵意?這是擺明了告訴人家,我霍家還對過去的事,對圣上和長公主心存芥蒂。”
      “可是日日同處一個屋檐,我又學不來你和阿娘那一套,對人虛與委蛇,逢場作戲。討厭一個人,本來就是怎么也藏不住的啊……”她說著停下來想了想,“不然讓她誤會我是因為愛慕二哥才不待見她吧,這樣就不壞事了!”
      
      霍留行蹙起眉頭:“別口無遮攔的,還要不要嫁人?”
      “我本來就不要嫁人,我一輩子跟著二哥!”
      
      霍留行沉默地看了她半晌,最后無波無瀾地道:“舒儀,二哥這一輩子,沒有風月,只有刀槍。”
      “所以我才要一直保護二哥,做二哥的腿。好了,我會去給沈氏賠罪的,二哥放心忙正事吧。”
      
      她說完,笑著闔上書房的門退了出去,背過身定定地站在廊廡下,失神地看著院子里那片開敗的荼蘼花。
      都說荼蘼是春天最后的花,詩里講“一年春事到荼蘼”,花開到這一天,人間也便再無芳菲了。
      
      “郎君何必總與大姑娘提嫁人的事?”在書案邊研磨的空青望著窗外的霍舒儀,“您瞧,大姑娘都觸景傷情了。”
      話音剛落,門外響起一聲冷嗤:“明年不是還有春天嗎?矯情!”
      
      空青噎住。
      霍留行搖搖頭,繼續看起了輿圖。
      
      兩炷香后,京墨回來了:“郎君,少夫人是吩咐她們去給一位已故四十九日的婢女燒紙的。”
      
      京墨是霍留行的人,本不可能聽從旁人差使,之所以跟了蒹葭和白露一趟,不過是大姑娘的吩咐恰好合了郎君要他盯著少夫人的意思。
      
      霍留行執筆的手一頓:“沒有別的?”
      “沒有別的,那兩名婢女現下已回了內院。”
      
      空青感慨:“看來是擔心白喜相沖,怕郎君知道了心里頭不舒服,所以才這樣偷偷摸摸。連已故多時的婢女都如此珍視悼念,小人瞧著,這位少夫人為人很是純善。”
      
      霍留行沒說話,倒是京墨先開口了:“京城派來的人,能跟純善沾一條邊?這才兩日,你瞧得出個什么?”
      
      “我看是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反正我沒覺得少夫人有什么可疑的,倒是眼見著很喜歡咱們郎君,就說昨天吧,但凡郎君在的地方,她的眼光可曾有一刻離了他?郎君您說是不是?”
      
      “哦。”霍留行像是從他的話里抓住了什么精髓,突然被點撥通了一茬兒困惑,慢慢點了點頭。
      京墨和空青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光里讀到了不解。
      
      霍留行卻顯然沒有解釋的打算,只是皺了皺眉頭,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襟:“果真如此。現在的小姑娘,實在太不矜持了。”
      “……?”
      *
      
      內院,沈令蓁正與剛進門來賠罪的霍舒儀說話,莫名其妙鼻子一癢,打了個噴嚏。
      “少夫人可是著涼了?”白露問。
      
      她擺擺手示意不礙,讓蒹葭拿來見面禮,遞給霍舒儀。是一對成色上佳的翡翠鐲子。
      
      霍舒儀向她行了個拱手禮,極快地道:“謝過二嫂。本該昨日一早就來拜會二嫂,只是我前夜里心緒不佳,吃醉了酒,糊涂了一天,還差點傷了二嫂,二嫂莫怪。”
      “無妨,倒是醉酒傷身,你要當心身體。”
      
      “那就當二嫂接受我的賠罪了。”霍舒儀擠出個笑,“我去練武了。”
      “好。”
      
      霍舒儀隨手將鐲子遞給了身邊婢女,轉身快步走了。
      屋子里,蒹葭的神情霎時冷了下來。
      連平素不愛爭論是非的白露也氣上了頭:“少夫人,這大姑娘怎么這般陰陽怪氣?姑爺新婚,她卻心緒不佳,那不就是在說,她不歡迎您嗎?”
      
      沈令蓁笑著搖搖頭:“你們不必這樣如臨大敵,我倒覺得,她主動對我表明敵意,這是好事。”
      “好事?”
      
      “我始終想不通,京中適齡貴女數眾,皇舅舅與阿娘為何選擇將我嫁來霍府。我總覺得這背后應當有什么緣由,是非我不可的。但這兩日來,郎君待我憐惜體貼,婆母待我呵護備至,二姑娘待我真摯赤誠,下人待我恭順有禮,整個霍府上下都瞧不出端倪,反而是大姑娘……雖然不曉得她緣何如此針對我,但我想,會光明正大表露敵意的人,一定不是最壞的人,我倒不妨與她來往來往。”
      
      “那最壞的人是誰?”
      沈令蓁有些困惑地皺了皺眉,轉而晃晃腦袋,示意不想了:“日久自然見人心,我現下更關心的是,怎樣才能掀開郎君的衣襟。”
      
      “……”這話從素來規矩的沈令蓁嘴里冒出來,著實嚇壞了兩名婢女。
      偏沈令蓁心心念念著那塊疤,對此毫無所覺,撐著腮思考片刻,語出再驚人:“要不你們二人教教我,如何服侍男子更衣?”
      
      “少夫人,您想學當然可以,但您恐怕服侍不了姑爺。您這兩天醒得晚,沒瞧見,姑爺每日都得靠空青和京墨兩人協力扶持,才可完成穿戴。您的力氣,那是斷然支撐不起姑爺的。”
      
      也對。沈令蓁嘆了口氣,想了想又問:“那沐浴呢?郎君一般什么時辰沐浴?”
      *
      
      一輩子就侍奉這么一個主子,難道還能對她說個“不”字?別說少夫人只是想偷看姑爺沐浴,就是想和姑爺一道沐浴,那做下人的也得盡力滿足不是?
      
      蒹葭和白露的武藝在女輩之中也屬杰出,輾轉打探到霍留行沐浴的時辰后,潛入他院中,大致勘測了一番凈房附近的地形,回到了內院。
      
      “少夫人,姑爺平日一般就寢前洗身,但因今日需濯發,沐浴提早安排在了申正。到時您拿上一面小銅鏡去凈房后窗,見機行事,若是順利,或許能透過窗縫與屋內大銅鏡對照上,這樣,就能從鏡中瞧見郎君了。”兩人如是向沈令蓁回報。
      
      沈令蓁向她們道一聲“辛苦”,臨近申時,捎帶了一壺事前準備好的新茶,去了霍留行的院子,果不其然,聽他院中下人說,他前腳剛去了凈房沐浴。
      
      空青笑呵呵道:“少夫人有心了,只是來得不巧,得勞煩您在書房等一等郎君。”說著客客氣氣將她迎進去,而后主動離開。
      
      沈令蓁起先還擔心書房里把守了人,眼見事態如此順利,反而畏縮起來。
      人家對她如此不設防,她卻打著那樣卑劣的主意,實是有些于心不安。
      
      見她猶豫,蒹葭催促道:“少夫人,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您趕緊去呀!”
      “等等,再等等。”她內心掙扎著,開始在屋子里徘徊。
      
      凈房內,霍留行正坐在浴桶里閉目養神,一炷香后,頗有些百無聊賴的意思,皺眉問空青:“人呢?這水都等涼了。”
      
      空青替他加了一桶熱水,撓頭不解:“小人沒在書房到凈房這一路留人啊,少夫人若是有心過來,早該到了,難道當真只是來送茶水的?”
      “那打探我沐浴時辰做什么?”霍留行沉出一口氣,重新閉上眼。
      
      又是半炷香過去,空青加第二桶熱水的時候,霍留行再次睜開了眼:“你去看看,是不是迷路了。”
      空青咧嘴一笑:“好嘞,郎君,您還怪體貼的呢。”
      
      能不體貼點嗎?若不體貼一些,憑她那兩下伎倆,連這院子的大門都摸不進來。
      
      空青領命退了出去,半柱香后,匆匆回來了:“郎君,少夫人沒迷路,看上去像在廊子里思考人生。”
      “?”
      “小人演給您看啊。”
      
      空青即刻擺出一張惆悵的苦臉,來回來回地踱步,踱一會兒,蹲下來,兩手撐腮嘆了口氣,自顧自搖了搖頭,掐著嗓子說:“不行,不行。”
      說著又站起來,將兩手反背在身后,低頭瞧著自己的鞋尖,碎碎地一腳腳踢著什么,繼續愁眉不展地踱步。
      
      “……”霍留行“砰”地一手肘磕到浴桶邊沿,愣是磕破了一塊皮。
      他抬手打住空青:“行了。”一個大男人,做起這些動作來怪惡心的。
      
      空青輕咳一聲:“小人瞧著,少夫人當真是心思單純,這夫妻之間本就不分彼此,不過是偷看您沐浴,她卻竟要躊躇這么久。”
      
      “謬論。心思單純,又為何要偷看我沐浴?”霍留行瞥他一眼,默了默,蹙著眉說,“好了,等得乏了,你給她個機會進來,就說我忘了拿衣裳。”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心急火燎霍留行:我是男子漢,我不怕她,我就看看她到底要干嗎?本章所有評論發紅包。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