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M[絕地求生]

作者:漫漫何其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一章

      下午兩點,魔都HOG俱樂部PUBG分部基地,一隊隊長披著隊服,端著水杯,踩著拖鞋,拖著步子,不緊不慢的下了樓,經過冠軍墻,直通三樓的一面墻上嵌著數不清的獎杯獎牌,一多半的上面刻著一隊隊長的id:Drunk。
      
      Drunk,祁醉,現役國內電競選手明星排行榜首席,原HOG俱樂部CF分部隊長,曾連續三年帶隊出征CF世界聯賽,祁醉帶隊三年,穩拿了三年的世界聯賽冠軍,在祁醉的恐怖統治時期,歐洲北美韓國賽區戰隊全部掙扎在亞軍席上,至今翻不了身。
      因為出名早,在役時間長,這些年來祁醉花名無數,祁神、7神、毒舌醉、神之右手、電競之光……說的都是他。
      不過榮譽再多,回到基地里,祁醉也就是個長得帥氣的網癮少年。
      
      二十五歲的大齡網癮少年站在基地一樓的訓練室玻璃墻外,面無表情的擰開水杯,喝了一口溫開水。
      
      一樓訓練室是青訓生和戰隊二隊的隊員們訓練的地方,小孩子們平均年齡不到十八歲,心理素質一般,且幾乎全是祁醉的死忠粉,對他又敬又畏,余光掃到祁醉在外面,瞬間如芒刺背,一個個坐的筆直,敲鍵盤的聲音都隱隱有些整齊劃一的趨勢。
      
      祁醉始終看著一個人,那人背對著祁醉,瘦削的身形被高大的電競椅擋了個結結實實,站在祁醉的位置,只能看見他纖長的手臂,祁醉看了一會兒,擰好水杯,轉身上了樓。
      
      HOG是圈內的豪門俱樂部,PUBG分部更是出了名的財大氣粗,戰隊基地是個連棟別墅,坐落在黃浦江邊,一共三層,一樓雜七雜八,訓練室休息室廚房餐廳什么都有,二樓是所有隊員包括工作人員的宿舍,而結構最好采光最好的三樓,則只供給戰隊一隊四人。
      
      祁醉上了三樓,徑直走進三樓一隊專用訓練室,訓練室里一隊突擊位卜那那已經到了,正在設定下午訓練賽的自定義服務器,祁醉走到自己機位前,脫了外套搭在電競椅上,掃了室內一圈:“老凱和淺兮呢?”
      老凱,俞淺兮,一隊的另外兩個隊員。
      
      “老凱昨晚復盤咱們昨天的訓練賽的復盤到早上十點,剛睡下,淺兮他……”卜那那盯著屏幕,邊打字邊道,“他昨晚做直播了吧?好像播到早上八點了,這會兒起不來。”
      
      祁醉蹙眉:“嚴控直播時常,不能耽誤正常訓練時間……”
      
      “哎!規定都是嚇唬樓下的小孩們的,俞淺兮剛續簽了直播合同,正著急吸粉呢。”卜那那是個好脾氣的胖子,笑著幫忙打圓場,“他也沒閑著,我看他號了,分段保持的挺好的,私下沒少練,甭深究了,你以為誰都跟你似得?一年光拿代言費就能穩賺千萬?”
      
      祁醉還欲再說,卜那那忙岔開話題:“先別說他,你最近一天天干嘛呢?整天下樓看什么?我可是聽二隊隊長跟經理打小報告了,說你無端騷擾二隊正常訓練,跟個教導主任似得,站在人家訓練室外面死盯,幾個小朋友快讓你嚇出尿頻來了。經理剛來找我了,讓我給您捎句話,離你粉絲們的生活遠一點,沒事兒別總去破壞一樓正常生態圈。”
      
      祁醉笑笑坐回自己位子上。
      
      “說說,總去看什么呢?”卜那那已把服務器設定好,把密碼發給眾人后一推桌子,帶著轉椅滑到祁醉身邊,“剛來的那波青訓生里有你認識的?”
      
      祁醉開機,進入自定義服務器隨手摸了兩把槍熱身,道:“有。”
      
      “真有?”卜那那挺意外,“誰啊?”
      
      祁醉撿了幾個配件裝在槍上,一邊上子彈一邊淡淡道:“于煬。”
      
      “Youth?”卜那那詫異,“我知道他,Youth,本名于煬,挺出名的,連著三個月了吧?一直穩在亞服前十,這個月登頂好幾次了,他來咱們這青訓我還挺意外的,好像是淺兮招進來的,我看過他的比賽,單排solo是真的強,就是聽說脾氣不怎么樣,好像是有點孤僻,二隊的人都有點怕他……你怎么認識他的?親戚?朋友讓你照顧的?”
      
      祁醉開了自動射擊模式,右手穩穩壓槍,一梭子子彈下去彈孔幾乎全固定在了一個位置上,打了兩梭子子彈,祁醉放開鼠標,輕輕揉了揉右手手腕,云淡風輕:“不是親戚,前男友。”
      
      卜那那呆滯了片刻,好歹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且也早知道祁醉那不足為外人道的特殊性向,沒太驚訝,只是納罕:“這……這什么時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卜那那是祁醉的老隊友了,這些年除了年假那幾天,幾乎無時不刻綁在一起,卜那那實在想不明白祁醉從哪兒弄了個前男友出來。
      
      “去年的事了。”祁醉擰開水杯,喝了一口道,“我去火焰杯做指導那一個月。”
      
      火焰杯是去年國內幾家俱樂部合辦的訓練生線下賽,旨在挑選優秀青訓生,吸收電競新鮮血液,因為祁醉所在的HOG戰隊從不通過這種海選賽招人,公平起見,索性讓他們戰隊出人來做指導。
      
      祁醉和于煬,就是那一個月認識的。
      
      于煬當時沒什么名氣,但祁醉一進組就注意到了他。
      無他,于煬長得太好看了,混在一群宅男里面,讓人注意不到都難。
      
      當然,祁醉不至于這么膚淺,有點動心,是因為于煬真的很厲害。
      厲害到在線下賽第一天的娛樂表演賽里,險些勝了酒后的祁醉。
      
      祁醉那天被幾個贊助商請去吃飯,難敵盛情,喝了兩杯,偏偏祁醉酒量差的令人發指,兩杯紅酒下肚,反應力直線下降,晚上的表演賽里,被于煬壓的死死的,不過最后祁醉還是險勝了于煬。
      再后來……
      
      祁醉懶得回憶了。
      
      “說說啊!”卜那那著急,“怎么分的?詳細說說,讓我開心開心!”
      
      “……”祁醉抬眼看了卜那那一眼,一言難盡,“做個人不好么?”
      
      “說說,說說。”卜那那是真的好奇,“我一直覺得你這個老畜生已經脫離低級趣味了,可以啊你!鳥悄兒的,背著我們搞了一段忘年戀!”
      
      “滾你媽的忘年戀。”祁醉躲開卜那那的肥手,“他當時剛成年……就比我小六歲。”
      
      “別岔話。”卜那那不依不饒,興致勃勃,“怎么在一起的?我可聽說他那個脾氣,怎么說呢……一點就炸,跟個刺猬似得。”
      
      祁醉輕敲鍵盤,搖頭:“倒沒有,熟了以后脾氣挺好的,就是容易害臊……”
      
      火焰杯主辦方福利待遇不錯,正值夏日,每天除了各類新鮮水果甜點,晚上飯后還給選手們送兩個哈根達斯的冰淇淋球,祁醉當時隨口說了一句味道不錯,從那天開始,于煬每天背著人,把自己的那一份送到祁醉房間里,有天讓祁醉撞見了,祁醉還沒來得及說話,于煬就滿臉通紅慌里慌張的跑了。
      
      “那怎么分的?”卜那那這個不通人性的死胖子沒有任何同情心,興致盎然的追問:“這么好干嘛要分?”
      
      “你管呢?”祁醉換了把槍,游戲版本更新,幾把常用搶的數據變了,祁醉需要重新練壓槍手感,他隨口敷衍,“不合適就分了。”
      祁老流氓嘴毒又缺德,素質絕對算不上好,但也做不出背后說前任壞話的矬事兒。
      
      更何況……為什么分手,祁醉有點偶像包袱,說不出口。
      
      于煬動態視力超群,意識好,反應快,各種預判精確,在火焰杯比賽里一路暢行,賽后分析上,祁醉毫不吝嗇的給了現在想想都有點可笑的夸張評語,就這樣,于煬穩拿了那年比賽的第一。
      
      賽后慶功宴上,祁醉趁著于煬還沒定下要去哪個俱樂部,背著人,將于煬叫到走廊里,想問他有沒有興趣來自己俱樂部。
      
      那天于煬喝了點酒,臉紅撲撲的,招人喜歡的要命,一個月里,兩人幾乎沒獨處過,手都沒牽過一次,祁醉心里一動,話還沒說,先把人按在走廊的墻上了。
      也是那會兒,祁醉意識到自己這一個月似乎是讓人耍了。
      
      于煬的臉簌然變得青白,整個人壓抑的發抖,和祁醉十指交纏的雙手瞬間變得冰涼,祁醉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于煬大力推開了他,眼中盡是戒備和驚恐。
      
      于煬的反應并不奇怪,是祁醉非常熟悉的傳統直男對同性行為的厭惡。
      
      祁醉愣了片刻,雙手攤開,示意自己不會再動手。
      祁醉面無表情,問于煬:“接受不了?”
      
      于煬臉上滿是冷汗,過了好一會兒雙眸才有了焦距,恍惚的點了點頭。
      
      祁醉失笑,半晌莞爾:“你天分這么高,這種比賽沒我也能過的,沒必要勉強自己跟我玩這個。”
      
      于煬茫然的看向祁醉,似乎是沒聽懂祁醉再說什么。
      祁醉無意糾纏,他這些年早讓人捧習慣了,頭一遭春心一動,沒想到讓人玩兒了,能保持表面的冷靜就不錯了,祁醉拿過于煬的手機,當著于煬的面把自己所有聯系方式飛速拉黑刪除后,把手機丟回于煬懷里,徑自走了。
      
      從火焰杯回來后祁醉帶隊征戰北美,足足打了兩個月才回國,幾個月后偶然聽說于煬一直沒簽俱樂部,后來又聽說他id正式命名為Youth了,再再后來,硬說還有交集,就是在PUBG各服的排行榜上相見了。
      直接接觸是沒接觸過,直到上個月,祁醉閑的無聊的時候看戰隊新招的青訓生成績,意外的看見了這個熟悉的名字。
      
      祁醉是真的想不明白,于煬是把自己想的多紳士或者是多傻逼,才能這么放心大膽的簽到HOG來而不怕自己整他。
      
      祁醉松開鼠標,看向卜那那:“你剛說于煬是淺兮招進來的?”
      
      “是啊。”卜那那點頭,“我確定,他倆好像還挺熟的,我見他找過俞淺兮好幾次。”
      
      祁醉嗤笑。
      
      卜那那摸不著頭腦:“冷笑什么?”
      
      祁醉搖頭不語,拿起耳機戴上,輕輕磨牙……
      
      時隔一年,這個小賤人又用同一個劇本黏上俞淺兮了?
      那太可惜了,俞淺兮是個筆直筆直的直男。
      還是個一肚子花花腸子的直男,去套路俞淺兮……估計得讓人反吃的渣子都不剩。
      
      祁醉練了一會兒槍,扔了鼠標退出游戲界面,起身道:“練習賽估計又得鴿一個小時,我去休息室,俞淺兮醒了讓他來找我,有事。”
      戰隊的休息室有點器材,幾個跑步機之類的,但電子競技不存在體力訓練,基本就閑置了,久而久之,休息室成了祁隊長單獨訓話的地方。
      
      卜那那一個機靈:“干嘛啊?又要訓人?!淺兮最近就直播時常多點兒,沒干嘛吧?”
      
      “甭緊張,不訓話,有點事兒想不明白,問問他。”祁醉拿起手機,“我跑會兒步,記得讓他過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支持
    鞠躬



    天潢貴胄




    想起我叫什么了嗎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