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M[絕地求生]

作者:漫漫何其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二十四章

      半年了,祁醉從沒向自己的傷病示弱過。
      
      在役八年,他見證過無數傳奇,也目睹過無數“神”的隕落,退役這種事對祁醉來說并不陌生,他十七歲進了HOG的一隊,就是因為他隊長的隊長,前前任HOG隊長自認不敵還沒成年的祁醉,自動決定退役,為戰隊新生力量騰出了他的那把電競椅。
      
      祁醉終結過無數人的神話,從不覺得有什么可驕傲的,對于自己將要面對的事,他亦不認為有什么可恥的。
      
      春生夏長,秋收冬藏。走上巔峰,然后隕落,這是每個職業選手的必經之路。
      
      更何況比起賴華這種狀態下滑到谷底然后生生被罵退役的職業選手,祁醉運氣已經很好了。
      
      他的老隊長在默默維護他的榮耀,他欽定的接班人也自動自覺的扛起了戰隊的大旗,祁醉的職業生涯簡直是圓滿了。
      
      Drunk這個id,可以壽終正寢,在巔峰之時退出電競圈,留下電競之光永遠的神話。
      
      HOG將來若真的沒落凋零了,每每提起祁醉的時候,大家還是會唏噓,會惋惜,會覺得只要他沒退役,就一定能將HOG的榮耀延續下去。
      
      沒了祁醉,HOG必然會走下坡路,知內情的人都預料到了,所以這口黑鍋,他們都在搶著背。
      
      不只是搶……于煬都已經把這口鍋刻在自己肩上了。
      
      “你……”
      
      祁醉聲音有點啞。
      
      祁醉厭惡的皺了皺眉,偏過頭,右手攥成拳,抵在自己額上,深呼吸了下。
      
      鏡子里,祁醉的喉結在隱忍的抽動。
      
      半年了,祁醉第一次這么不甘心。
      
      之前那些,全是屁話。
      
      沒人期待退役,風光退役也不行。
      
      于煬在努力,祁醉能看見,但還是差的太多。
      
      祁醉可以預見,將要面臨的各大賽場上,自己如果不能上場,于煬要面對多大壓力。
      
      想要贏太難了,輸了以后,直接頂替祁醉指揮位的于煬勢必會變成靶子。
      
      于煬才十九歲……
      
      “你要是不想。”祁醉平復了一下心情,“我可以找那那,跟他溝通一下,或者是……”
      
      “你們在一起打了太久了。”于煬打斷祁醉,拿過隊服外套穿好,低聲道,“時間太長了,磨合太久了,他倆已經習慣了,而且……”
      
      于煬抬頭看祁醉:“你還沒想好怎么跟他們開口吧?”
      
      祁醉一怔,自嘲一笑。
      
      若不是要讓戰隊做好準備,他都想把賴華和賀小旭都一起瞞了。
      
      祁醉不善于和人告別。
      
      越親密的人,有些話越不知該怎么說。
      
      HOG這面旗祁醉扛了太久了,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對戰旗下的隊員交代,他已經累了。
      
      祁醉深呼吸了下,目光復雜的看著于煬:“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們門沒關好,我出來抽煙……”于煬垂眸,眼淚不小心流下來了,于煬煩躁的抹了一下臉,低聲問,“這么嚴重么?”
      
      祁醉沉默。
      
      于煬點點頭:“知道了。”
      
      “釜山……”于煬抹了一下臉上的眼淚,“我肯定盡力。”
      
      于煬本來還繃得住,但他的猜測和祁醉親口承認總還是不一樣的,這個口子一開,連日來的擔憂壓力不甘心一起涌了上來,于煬眼眶瞬間像絕了堤似得,怎么也控制不住了。
      
      于煬不愿意在祁醉面前這樣,低著頭拿著自己濕了的T恤往外走,想躲回自己房間去。
      
      “釜山我去。”祁醉堵在門口攔著于煬的路,突然道,“我會上場。”
      
      于煬抬頭,不確定道:“你不是跟賀經理說……賴教練不讓你上,怕萬一失誤,那神之右手……”
      
      “去他|媽的神之右手。”
      
      祁醉釋然,連日來胸口濁氣突然一掃而空。
      
      祁醉倚在門框上,輕輕吐了一口氣,自言自語,“我選第二條路。”
      
      于煬怔怔的回憶祁醉那天和賀小旭的那席話,愣了片刻,緩緩蹲了下來,眼淚崩潰一般蜿蜒而下。
      
      “哭什么。”祁醉輕輕撥了一下于煬的小辮子,“說起來,咱倆還沒真正的在一起打過一場比賽呢,你不是……”
      
      祁醉閉了閉眼,清了下嗓子,輕笑,“你不是一直想跟我打一次么?”
      
      于煬拼命壓抑著,不讓自己哽咽出聲。
      
      “這是我的決定,跟你沒關系。”祁醉克制的,輕輕撫摸于煬的頭發,一笑,“我突然明白,為什么這些人非要被活活罵到退役了。”
      
      在沒真正成為戰隊拖累的那一天,沒有哪個職業選手能甘心將自己的夢想草率的交給別人,也沒哪個職業選手能放任自己傾注所有榮耀的戰隊因此蒙塵。
      
      “信我。”祁醉按了一下于煬的發頂,“Drunk還沒老,釜山我能贏。”
      
      于煬肩膀不住顫抖,聞言使勁點了點頭。
      
      “等咱們回來……”祁醉聲音輕柔,“你是不是也能把你的事全部告訴我了?”
      
      祁醉輕輕嘆息:“咱倆的事,也耽誤太久了吧?”
      
      于煬埋頭在膝蓋里,半晌帶著哭腔,低聲嗯了一聲。
      
      祁醉笑笑,輕輕在于煬頭上彈了一下。
      
      翌日中午,卜那那老凱賴華賀小旭進三樓訓練室的時候,嚇了一跳。
      
      “你別動,我來繞,你架好槍。”于煬緊緊盯著的遠點的背坡,“隨時開火,不用聽我喊。”
      
      “O幾把K。”祁醉不斷開鏡確定對方位置,“這個逼沒看見你,繼續,繼續,繼續……”
      
      于煬成功繞到對方后身,低聲道:“三、二、一!”
      
      祁醉于煬同時開火,兩秒鐘后結算界面出來了:大吉大利,今晚吃雞。
      
      “漂亮。”祁醉退出來看了下自己在美服的排名,挑眉,“不錯,進前一百了。”
      
      祁醉摘了耳機,對于煬一笑:“謝謝煬神帶飛,我終于不用在美服炸魚了。”
      
      于煬耳朵有點紅,悶聲道:“明明是你教我指揮……”
      
      “繼續。”祁醉戴回耳機,“點準備。”
      
      卜那那掏出手機來看看時間,驚恐:“我沒瞎吧?這個時間,隊長起床了?隊長在訓練?”
      
      老凱來回看看兩人,默不作聲。
      
      賴華不知想到了什么,低聲罵了一句臟話。
      
      賴華沒再跟祁醉多說什么,這條必經之路似乎已成了魔咒,沒人能逃得過。
      
      不過……
      
      賴華看著祁醉眼中久不曾見的光芒,隱隱覺得,也許有些人生來就和別人不同,注定會打破這層桎梏吧?
      
      畢竟那是Drunk。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新年快樂。
    去他|媽的2017,神特么喪的一年終于滾蛋了,新年希望每個讀者轉大運,每天開開心心,生命中隨時充滿奇跡。
    (謝謝大家的打賞,我就當做給我的紅包了,合掌,給大家拜個年,新年開開心心,像HOG一樣,抽枝,發芽,迎來最好的轉機,變成最好的自己。)

    扯淡小番外·大年初一·戰隊經理的明爭暗斗

    TGC戰隊經理搔首弄姿:哈哈哈哈大家隨便吃隨便喝,我們剛拿了國內預選賽的冠軍獎金,哈哈哈哈活動資金非常充沛,今天我們請了啊哈哈哈哈哈。
    賀小旭強顏歡笑:別,還是AA吧,我們Youth前些日子贏了花落拿了solo賽冠軍,獎金充公了,我們流動資金也很充沛哈哈哈哈哈。
    騎士團經理:……

    勾心斗角的TGC經理:哎!花落!給大家表演個被新人單殺!
    怒起反擊的騎士團經理:哎!周峰,來給大家表演個報菜名,別再讓他們叫你周啞巴!
    失去理智的賀小旭經理:哎!于煬!給大家表演一段英語!哎我們Youth英文最近學的可好了,來于煬,給他們翻譯一下電視上這幾個鬼子在逼逼什么……


    謝謝支持
    鞠躬







    天潢貴胄




    想起我叫什么了嗎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