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M[絕地求生]

作者:漫漫何其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四十四章

      HOG基地三樓于煬的房間里,于煬睡在床上,額間沁汗,淡黃色劉海被打濕了,粘在鬢角。
      
      于煬眉頭擰起,呼吸粗重。
      
      他已經很久沒做噩夢了。
      
      特別是這幾個月,于煬幾乎每天都是沾床就睡,他身體太累,精神卻很放松,不容易焦慮,睡眠質量比過往十幾年都要好,偶爾做夢,也是關于祁醉的,而只要是跟祁醉有關的,都是好夢。
      
      也許是這幾天紋身事件的壓力太大,于煬少有的做噩夢了。
      
      于煬夢到了自己十二歲的時候。
      
      擁擠的房間,昏暗的樓道,面目模糊的繼父的臉龐……
      
      小于煬好像又被打了。
      
      他被打暈了過去,醒來時渾身都在疼,滿臉都是血。
      
      為什么挨打……不清楚了。
      
      于煬每次挨打都不知道原因。
      
      電視聲音大了,可能會挨打。
      
      電視聲音小了,也可能會挨打。
      
      書本沒收拾的整齊,可能會挨打。
      
      書本收拾的太整齊,可能也會挨打。
      
      地上有一片碎紙屑,洗手臺上有一片水漬,掛在陽臺上忘記及時收起來的衣服……
      
      這些都可能是他挨打的原因。
      
      繼父揍他的原因千奇百怪,往往是突然暴起,上一秒還在說著閑話,下一秒就一個巴掌扇過來了。
      
      久而久之,小于煬習慣了和人保持距離,就算是在學校里,最溫柔的女老師講課時離他近了,小于煬也渾身別扭。
      
      潛意識里,和藹漂亮的女老師可能下一秒就會把書砸到他頭上。
      
      于煬睡得迷迷糊糊的,半天想起來,今天挨打,好像是因為他咬了那個人渣一口。
      
      咬出血來了。
      
      于煬從來沒老老實實的挨過打。
      
      雖然他每次都被揍的更慘,但任憑別人怎么勸他,他也不會向那個人渣服軟求饒。
      
      現在打不過他,長大了就行了。
      
      于煬就不信,他和他媽媽會被這個人渣折磨一輩子。
      
      于煬從來就覺得自己真的會爛在這灘泥里。
      
      小于煬被打的有點頭暈,一直犯惡心,不自覺又暈過去了。
      
      夢里的小于煬再醒來時,已經躺在了床上。
      
      他媽媽紅著眼睛,擰了濕毛巾擦他臉上的血。
      
      于煬睜開眼,無力的問:“你剛才為什么不跑?”
      
      媽媽哽咽著搖頭。
      
      剛才挨打,是因為放學后,于煬聽見臥室里有動靜。
      
      那個人渣在打他媽媽。
      
      于煬丟了書包就撲了過去,一口咬住了他的手腕。
      
      后面的事……就記不太清了。
      
      小于煬躲開毛巾,又一次的提議:“咱們走吧,我想點辦法,大不了不上學了,總歸能活命……他根本沒給你花什么錢,還得你伺候他……沒他的話……”
      
      媽媽還是流淚搖頭,再一次的。
      
      小于煬疲憊的閉上眼,不懂,他媽媽怎么就只會哭。
      
      她從來不反抗,于煬被打的時候,也不攔,只會恐懼的低聲勸阻。
      
      小于煬心里其實是有點不解的。
      
      為什么你不幫我呢?
      
      為什么你不離婚呢?
      
      但更大的怨氣還是給自己的。
      
      你為什么才十二歲?
      
      你為什么打不過他?
      
      你為什么賺不來錢?
      
      小于煬這會兒已經不太能接受和人這么近距離的接觸了,他稍微緩過來點兒氣后,推開了他媽媽,自己去沖了沖臉。
      
      繼父不知道又去哪兒了,估計跟朋友喝酒去了。
      
      小于煬沖過臉,扶著墻往自己的小臥室蹭,路過客廳時,他眼睛亮了下。
      
      客廳電視柜下面的一個抽屜,是開著的。
      
      那是繼父放零錢的地方,繼父平時就是從那里拿了錢給他媽媽,讓他媽媽去買菜,買酒。
      
      也許是繼父今天喝太多了,走的時候迷糊了,忘記把抽屜鎖上了。
      
      小于煬慢慢走了過去,從里面拿了一張紙幣出來,出了門。
      
      于煬家里沒固定電話,小區里的電話亭也早銹死了,他跑到隔壁街道,找了家便利店,丟了一塊錢過去,含混道:“打個電話。”
      
      這年頭出來借電話的人太少了,便利店老板上下打量了于煬兩眼,沒多問,把座機往前推了推。
      
      小于煬手指微微發抖,快速播了個號。
      
      打完電話后,小于煬跑回了家。
      
      回家的路上,小于煬心跳加速,臉上甚至帶了笑意。
      
      小于煬撕掉媽媽給他纏在胳膊上的繃帶,狠了狠心,在自己傷口上使勁攥了一把,鮮血瞬間滲了出來。
      
      于煬回到家,洗干凈手,躺在了地上。
      
      小于煬又暈了過去,但這次他很放心,這應該就是結束了。
      
      以后怎么過他還不清楚,但無所謂了,他可以去網吧看機子,去不太講究的飯館幫幫工,他不信自己養不活媽媽。
      
      只要活著就行,就比現在看著自己媽媽時不時的挨揍強。
      
      他受夠了。
      
      小于煬是被吵醒的。
      
      他眼眶已經腫起來了,看東西不太清楚,他依稀看見他媽媽在跟警察解釋。
      
      小于煬踉蹌著站起來,他還沒開口,就聽見他媽媽低眉順眼的跟警察說……
      
      “小孩子……調皮,打群架……”
      
      “沒家暴,孩子不受他爸爸管教……”
      
      “我們自己家里的事……”
      
      “沒有,街坊鄰里都知道的,小孩子不懂事,整天打架……”
      
      警察警惕的看著于煬母親,轉頭看向小于煬,詢問他細節。
      
      小于煬看著自己媽媽,如墜冰窖。
      
      于煬媽媽在警察身后,對他痛苦的搖頭。
      
      于煬閉上眼,第一次因為挨打流下眼淚。
      
      于煬把牙咬出了血,低聲道:“我瞎說的……”
      
      警察心有疑慮,但這是最難處理的家務事,沒法深究,教育了兩人一通后就走了。
      
      小于煬看著自己媽媽,問她為什么。
      
      媽媽跪在地上,哭的不能自已:“我懷了……”
      
      于煬把臉埋在枕頭里,壓抑的喘不上氣來。
      
      于煬眼瞼動了動,醒了。
      
      他看看左右,長吁了一口氣,放松下來,躺回了床上。
      
      床墊軟硬適度,是祁醉讓賀小旭給他新換的。
      
      于煬的宿舍有三十多平米,采光極好,帶個小洗浴間,房間不大,但一人住著綽綽有余。
      
      于煬很知足。
      
      到底受了點影響,沖過涼后,于煬拿出手機來,查了查自己的銀行賬戶。
      
      這個月的錢也按時打過去了。
      
      不多不少,整整五千。
      
      奉養父母是人倫,這些年,于煬一直在給自己媽媽打錢。
      
      賺的少的時候,給的自然少,但賺的多了,給的也不多。
      
      以前最多是給兩千,會漲到五千是因為于煬媽媽終于答應于煬,離婚了。
      
      她帶著個男孩,搬到了另一個城市。
      
      這五千塊錢是她們母子倆主要的生活來源,足以保障她們的溫飽,但要租房子,要負擔小孩子的學費,零零總總不少花錢,絕說不上過的好。
      
      其實按于煬的收入,一個月給自己媽媽打幾萬也負擔的起,但他不愿意。
      
      那次報警后,繼父險些將他打死。
      
      他媽媽同以往一樣,只是縮在門口低聲哭。
      
      小于煬被男人揍的說話都不利索了,他斷斷續續道:“有本事打死我……我死了,你去坐牢,留我媽媽過消停日子……”
      
      回應他的,是一記又一記更生猛的拳頭。
      
      小于煬總歸是沒被打死。
      
      活過來以后,他跑了。
      
      走之前,他又問了媽媽,要不要跟我走,我怎么也能讓你活下去。
      
      卑微了一輩子的女人絕望又無助的搖頭,甚至想要勸于煬別走。
      
      小于煬推開母親的手,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謝辰在給于煬做心理輔導時,嘗試讓于煬釋懷,讓他原諒自己母親。
      
      他暗示于煬,母親并不是無動于衷,她是不想激怒丈夫,也是想保護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于煬靜靜的看著謝辰,反問:“我就不是她的孩子了嗎?”
      
      謝辰啞口無言。
      
      于煬無法接受別人接觸,長年累月的身體疼痛和心里情緒反復疊加,令他產生了嚴重的思維誤區,讓他將繼父等同于了所有靠近他的人。
      
      要讓他釋懷,必然要有個突破口,但這個突破口上,偏偏又夾雜了一個讓于煬又愛又恨的母親。
      
      謝辰嘗試數次,除了讓于煬情緒變得更極端以外,毫無效果。
      
      無法,只能勸于煬嘗試脫敏治療,至于他心里無法釋懷的部分,謝辰愛莫能助。
      
      于煬擦干凈手臂上的水珠,拿起他放在床頭的手表,戴好。
      
      他手機震了下,于煬轉頭,眉頭輕皺。
      
      是個陌生號發的短信息。
      
      于煬拿起手機……
      
      于煬刪了消息,如同往常一般,吃午飯,去訓練室訓練。
      
      練習賽間隙,于煬又收到幾條消息。
      
      于煬冷冷的看著短信息,沒再刪除。
      
      該來的還是來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支持
    鞠躬



    天潢貴胄




    想起我叫什么了嗎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