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M[絕地求生]

作者:漫漫何其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八十四章

      第七局,S城機場線。
      
      于煬遲疑了一秒后道,“Y城。”
      
      直飛航線上大物資點有四個,S城R城P城和機場,剛一點的話自然是去直飛航線點,但現在HOG已經沖進了前三,于煬不得不盡量穩妥,前期選擇暫時避戰,選了遠離航線的Y城。
      
      沖進前三了,卜那那心情好,忍不住開了句玩笑:“你也有避戰的時候?不容易啊。”
      
      于煬沒說話,十幾秒后四人跳下飛機,開傘后于煬飛速道:“老凱別提前開傘,你去R城固定刷車點,隊長去四合院北部固定刷車點,那那去四合院南部固定刷車點,開車就走,快。”
      
      老凱頓了下,道:“一人一輛車?你呢?”
      
      于煬飛速落地,“我去找隨機刷車點。”
      
      祁醉莞爾,找到車后迅速開車走了,卜那那愣了一秒反應過來,笑道:“又是這招?”
      
      于煬為了穩妥并不和人搶R城,但也他喪心病狂的把四輛車全部開走,等于是把R城的人困在這了,一會兒安全區若不友好,那R城的人轉移會成很大問題。
      
      于煬已經找到了隨機車,他開車跟上三人,卜那那贊嘆,“我就喜歡于隊這一點……吃不下的也要撒上尿,讓別人也吃不了。”
      
      幾人讓卜那那惡心的夠嗆。
      
      賽場外,解說甲笑道:“Youth這個選手真的非常有意思,我看過他很多次比賽,真的是這樣,拿不了的物資他都是丟在隱蔽的草叢里,開不走的車寧愿浪費兩顆子彈也要把車胎卸了,絕對不把物資留給敵人。”
      
      “對,我可以不要,但你不能拿。”解說乙點頭感嘆,“越來越理解為什么俱樂部將他選為Drunk的接班人了,這才是正經屬于HOG的強勢風格,不得不再夸一句,Youth的進步真的很驚人,釜山賽的時候還只是隊伍里的突擊手,現在已經是個老成熟練的指揮了,還非常有個人特色,最讓人絕望的是他剛十九歲,可怕。”
      
      解說甲點頭:“說的我真有點好奇了,現在的Youth和Drunk比,誰更強一點?”
      
      解說乙笑了:“不要帶節奏,都強好吧。”
      
      游戲中,HOG戰隊已經抵達了Y城,依舊是老凱放哨,三人搜物資。
      
      第一個安全區刷新了,居然又是天命圈。
      
      第一個安全區友好意味著這一隊的物資會很豐沛,沒有轉移的需求,HOG可以把物資富足的Y城搜的一干二凈。
      
      第二個安全區刷新前,祁醉已拿到了一把滿配的98k,于煬和卜那那也一人一把滿配□□,老凱更是裝了足夠他們打完全程的子彈。
      
      安全區刷新了,L城圈。
      
      于煬勾唇笑了下。
      
      “心疼R城的那一隊……”卜那那掃了一眼地圖,,“一輛車也沒了,安全區還刷到L城去了……他們得走著進圈吧。”
      
      HOG要率先進圈搶位置,沒耽擱一秒,迅速的分配好物資后開車進圈。
      
      不知是不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HOG進圈后,R城的Gem戰隊緊隨其后跟了上來。
      
      卜那那第一個聽到了他們的動靜,他迅速找好掩體:“打?”
      
      老凱還沒確定對方的位置,有點遲疑,這剛兩個圈,大部分戰隊還是滿編的,現在動手不是特別穩妥。
      
      祁醉想也不想道,“打。”
      
      于煬點頭,靠過來的這一隊明顯有往W方向縮的傾向,八成是看見HOG停在外面的車了,現在不打,很可能反而被他們圍剿。
      與其如此,不如先動手。
      
      于煬剛說了打,話音未落,守在二樓窗口的祁醉一槍爆掉對方的一個人頭。
      
      于煬一窒,不得不承認,即使同在一隊,他也總會被祁醉這種強大的壓制力影響到。
      
      祁醉側身避開窗口上子彈,于煬不能暴露祁醉位置,沒破窗,自己繞路下了樓,慢慢的往對方戰隊近點摸。
      
      “Youth的285方向,五十米左右,要拉人。”躲在閣樓的老凱語速飛快,“拉了,十秒、九秒、八秒、七秒、六秒……”
      
      于煬已經摸到了近點,扔了一顆雷。
      
      老凱道:“拉人斷了,沒拉起來,躲進房子一個人,倒地那個還有不到二十幾秒的時間。”
      
      于煬不會讓對方把人拉起來,連著扔了三顆雷,一顆正炸在倒地的人旁邊,將人徹底炸死了。
      
      “哇!HOG這是跟目前排名第一的Gem遇到了!”解說甲驚嘆,“這就有看頭了呀!”
      
      解說乙捏了一把汗,“HOG得小心啊,前期和Gem拼個兩敗俱傷的話,很容易便宜了排名第二的FREE啊。”
      
      “不一定!”解說甲眼睛發亮,“如果HOG想走的更遠爬的更高的話,這次是個絕好的機會!如果在這個時候滅掉Gem,那在這一局之后Gem的總積分會受到很大影響,和第二名第三名的積分差會被拉的很小,那……”
      解說甲不敢毒奶,轉口道:“總之,很危險,但也是個機會!就看HOG能不能吃得下Gem了!哎呀,Kay倒地了!”
      
      Gem能排在總積分第一不是沒有道理的,這個戰隊綜合實力并不輸HOG,正式開始對槍后,Gem在老凱沒反應過來打的時候迅速收割掉了他的人頭,沖在最前面的于煬也被打碎了三級甲。
      
      “沒問題。”于煬趴在掩體后打繃帶,“我藥夠,老凱OB隊長,繼續給我報點。”
      
      老凱忙切換到祁醉的視角。
      
      祁醉換了步|槍掃射了一梭子,給于煬爭取了打藥的時間,也順利的讓卜那那摸到了近點。
      
      “他們可能要包我。”于煬起身,“隊長別動,那那和我攻樓。”
      
      祁醉換了狙|擊槍,替于煬卡死了WN方向的路,于煬和卜那那一前一后,開始往樓上模。
      
      “我上樓先扔煙霧,你去陽臺,他們如果下樓你跳樓,他們剛槍的話……”于煬精神高度集中,耳朵捕捉著每個細小的聲音,盡力憑此推斷對方位置,“那就太好了……”
      
      于煬和卜那那最喜歡的就是貼臉剛槍。
      
      將近半分鐘的時間里,整棟樓安靜的可怕。
      
      于煬憑著對方摩擦地板的聲音,基本確定了敵方位置。
      
      最先開槍的是隔壁樓的祁醉。
      
      于煬扔了個手|雷試探,對方在躲避手|雷的時候在窗邊露了半個頭,祁醉想也不想一槍狙了過去,安靜對峙的半分鐘正式結束。
      
      于煬同一時刻沖進房間飛速補掉倒地的人,卜那那緊隨其后,避開于煬一頓自動射擊,在打倒一人的同時也被擊倒,于煬沒管卜那那,飛速掃射,Gem一人為找掩體靠近窗戶時被祁醉穩準狠的拿掉了人頭。
      
      對方最后一人在臨死前補掉了卜那那,隨即被于煬兩槍收下人頭。
      
      整個交鋒的時間,僅僅十三秒。
      
      第七局,HOG折損兩人全滅Gem,最終單局排名第六,總積分排名第三。
      
      后臺,賀小旭有點著急,賴華一點也不慌,點頭道:“這波賺了。”
      
      于煬他們在這一局將Gem踢出了十名開外,瞬間拉短了第一名和第二名之間的積分差,為后面三場的積分沖刺提供了無限的可能。
      
      賀小旭還沒太明白,辛巴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語調不穩:“教練的意思是,我們的目標不只是前三了。”
      
      也許一開始的時候是的,但偏偏,第六局HOG被安全區連環套。
      
      又偏偏,在第七局開場不久遇見了Gem。
      
      老天給機會了。
      
      外媒對HOG的評價很精準,永遠的小心這只隊伍,只要給一點希望,他們就有無限可能。
      
      第八局,HOG總積分躍至第二。
      
      第九局,HOG總積分依然第二。
      
      第十局,HOG和Gem都是滿編進了決賽圈,動態積分上,HOG總積分其實已經超過了Gem。
      
      “祁神又拿了一個人頭!”辛巴緊張的話都說不利索了,“已、已經超過Gem35分了!”
      
      賴華死盯著屏幕,不斷念叨,“穩住,穩住,穩住……”
      
      “來個天命圈,來個天命圈,求你了……”賀小旭趴在屏幕上,中邪一般念念有詞,“天命圈,天命圈,天命圈……我|操|你大爺!”
      
      下一個安全區,Gem的天命圈,HOG的對角線天譴圈。
      
      游戲里,祁醉心態平穩,道,“分隊,那那和我一起,老凱去找Youth,兩組同時進圈。”
      
      祁醉已不自覺的搶下了指揮權,他的分配沒問題,最終的安全區刷在麥田上,想四平八穩的進圈幾乎是不可能,折損是肯定的,現在能做的就是把折損降到最低。”
      
      于煬點頭,他標點,讓老凱跟上。
      
      場上還有七支隊伍,于煬復盤過多次Gem的比賽視頻,對他們的選點位置有個大概的了解,于煬看著遠處的廢棄收割機瞇了瞇眼,命老凱跟上,開始嘗試著摸近點。
      
      但還沒摸過去,老凱被不遠處的TGC收割了。
      
      沒有掩體,于煬沒法救老凱,沒看他,迅速沖到了收割機近點。
      
      于煬被掃了兩槍,血線很低,他趴在麥垛后一點點的纏著繃帶,想要賭一把。
      
      于煬賭自己猜中了Gem的掩體點。
      
      雖然這會暴露自己的位置,但如果能中就賺大了。
      
      中間還擋著一個收割機,于煬不得不冒險往后退,一步,兩步,于煬目測弧度夠了,拿起□□,就在這一秒!
      
      于煬□□出手的前一秒,被廢棄收割機后的Gem戰隊爆頭擊倒。
      
      “艸!”
      
      于煬倒在地上,咬牙罵了句臟話。
      
      后臺,賀小旭失望的喊了一聲,賴華狠錘了一下墻,磨牙道:“不怪他,Youth的判斷沒問題,剛才這個雷要是出去了,不好說了,可惜……”
      
      “不可惜……”
      
      游戲里,距離麥垛遠處,祁醉在八倍鏡里看著于煬的位置,自言自語,“再賭一把……”
      
      于煬是一次倒地,有四十五秒的存活時間。
      
      游戲中,安全區再次刷新,居然就是于煬倒地的麥垛位置!
      
      Gem半日等不到于煬的隊友來扶他,確定于煬只有一個人,他們為了保名次,開場就在打野,物資并不多,現在急需于煬的物資,又要占據于煬位置的安全區,自然摸了過來。
      
      隊內語音里,祁醉低聲道:“別動。”
      
      于煬看著自己的人物角色,瞬間明白了什么,不再往掩體后躲,一動不動。
      
      Gem的幾人躲進了于煬的掩體后。
      
      就是這一刻,祁醉的98k和卜那那的SCAR-L同時開槍。
      
      祁醉一槍狙死了于煬,于煬倒地前未扔出的雷同時爆炸,瞬間炸倒了兩個Gem隊員,卜那那對著麥垛瘋狂掃射,也擊倒一人。
      
      五秒不到的時間里,戰況瞬息萬變,勝利的天平瞬間轉向了HOG。
      
      于煬被祁醉狙死后并不切換視角,憑著黑白的殘存畫面火速報點,祁醉和卜那那確定了Gem最后一人的位置,兩邊包夾同時掃射,不到三秒,Gem滅隊。
      
      于煬雙手離開了鍵盤,摘了耳機,呼吸粗重,胸膛劇烈的起起伏伏。
      
      場上還有五支存活隊伍,但對HOG來說,比賽已經結束了。
      
      后臺,賴華雙目通紅,抖著手,把自己包里的國旗珍之重之的取了出來。
      
      幾分鐘后,HOG的神之右手們,會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的在世界賽場上,身披國旗。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支持
    鞠躬



    天潢貴胄




    想起我叫什么了嗎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