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的品格(系統)

作者:別枝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拯救首富(三)

      重華端著酒盞上樓,清風閣早早兒地便點上了燈盞,選舉花魁的盛宴還未開始,這樓中便已經熱鬧起來了。樓下的大堂上,有幾個姿容出色的姑娘,手里抱著琵琶、箜篌彈奏起來。有個臉上蒙著薄紗的姑娘,素手交握置于腰間,一張嘴,好似春日嬌鶯恰恰啼,一口的吳儂耳語,聽得人骨子都要軟了。
      重華知道,花魁的選舉要等到稍晚一些才進行。現在出來唱曲兒的,都是姿容排不上號的姑娘們。可就是這些,一曲唱罷,樓上叫好聲就被斷過。
      “好!”出手闊綽的老爺公子,掏出袋中的金銀朝著大堂扔去,閃著光亮的金銀落在了姑娘們的腳邊兒,敲著玉石鋪就的地板兒,生生發出了叮咚的脆響。姑娘們得了賞賜,嬌笑著同恩客們作禮。挑著給纏頭給得最大方的幾位爺,裊裊地依偎在人身旁,紅唇里含了美酒,嘴對嘴地喂將過去。
      這清風閣看上去風雅別致,骨子里還是個招徠恩客的秦樓楚館。重華看著恩客與花娘大庭廣眾下癡纏,也是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地紅了臉。幸好面上有面具擋著,才沒叫人發現了她的羞怯。低著頭,匆匆往天字號的廂房走去。正走到拐角的地兒呢,便看見那孟文竹人模人樣兒地搖著衫子從樓梯上緩緩走上來。
      著一身玄色衣衫,雖三十啷當歲,可平日里養尊處優,倒是看不出年紀來。粗粗一看,到也像是個貴公子的模樣兒。只可惜,當日重華在園子里看見他同兄弟的妾室偷情,看見他便想起那日他猥瑣行徑。這一來,孟文竹這幅皮相,到了重華這兒也是大打折扣了。
      重華雖看不上孟文竹的,但他好歹也算是個孟家人,在清風閣的媽媽眼中,那就是一塊兒會移動的金疙瘩,一見著貴客上門,眼兒笑得都瞇成了一條縫。“孟爺,今兒個是什么風把您給吹來了。我說早上起來怎么枝頭的喜鵲在那兒嘰喳叫個不停呢,原是孟爺要過來了。”
      孟文竹抓一把下巴上的胡須,掏出一袋金錁子放進了媽媽的手里。“我同文姬姑娘素來有交情,她要選花魁,孟某又怎能不來捧個場。”
      媽媽一掂量那袋子的分量,恨不得把自己也賣給孟文竹了。“有了孟爺您在,文姬姑娘今兒個鐵定能一舉奪魁。來,您往這邊兒坐著。”
      媽媽殷勤地將孟文竹送進了廂房,轉眼看見走廊邊兒上傻愣愣站著個小丫頭,一把擰住了重華胳膊上的軟肉。這刁鉆的手法,疼得重華眼淚星子都要掉出來了。“死丫頭,愣在這兒干什么。還不快些子把酒菜給方才那二位爺送過去。”
      “可,可這是要送到天字一號那邊兒去的。”清風閣里的酒菜都是有定數的,送了哪間廂房,便不能去旁的了。方才那龜公就曾經囑咐過重華,生怕重華亂來去了別的廂房,倒時給他惹了麻煩來。孟文松可在那間房子里候著呢,若是不過去,重華這一晚上的謀劃,豈不是要打了水漂了。
      “叫你去你就去。我這樓中怎么有你這么笨的丫頭,小孟爺那兒會缺了你這一杯酒水?再敢頂嘴,仔細了你的皮。”媽媽橫了一眼重華,被這個不知道好歹的小丫頭給氣著了,隨便又往旁邊拉了個小丫鬟來,“你過來,這酒菜先別送樓下去了,給一號房送過去。”
      孟文竹是這清風閣的常客,媽媽最曉得他的風流本色了。可這幾個月,就算是甚得他歡心的文姬,都難得將他勾得留下夜宿了。媽媽方才打量著重華那身子,見著那鼓鼓囊囊的胸脯與臀兒,這心里的主意便打起來了。一個清瘦的文姬不滿意,這不還有個豐腴的丫鬟嗎。
      最近新來的姑娘里,竟還有這樣的貨色。就算真被那位爺給看上了一夜風流,她也不虧。反正孟家另一位小孟爺,從來只談風月,嫌她們煙花之地的姑娘身子臟,從不曾沾了她們的身子去。就算把這個丫頭使喚過去,也甭想釣上這條大魚。
      媽媽且把肚子里的打算盤算了好幾回,鳳眸輕瞇,插起腰來,戳了戳重華的腦門兒,“還不快送過去,愣在這兒做什么。”老媽媽作勢又要擰重華身上的肉,重華忙避過。
      這老鴇方才放肆地打量她,別以為她不知道她肚子里的打算。可如今人在屋檐下,她是不得不低頭。重華沒法子反抗,只好應了,趁著媽媽背過身去,重華咬咬牙,端著酒盞跟著方才那小丫頭,腳下一急,踩住了她的裙擺。
      “哎喲,好姐姐,你好端端的走路怎么不帶眼睛呢。幸好這酒菜沒撒,不然媽媽又要那我撒氣了。”被踩住了裙子的小丫鬟雙目圓睜,透過面具,端的天真可愛。重華忙過去將人扶起來,“妹妹大量,方才想著事兒,沒瞧見呢。”重華怕這邊兒動靜太大,惹了媽媽的注意,同小丫鬟耳語幾句,便起了身來。
      媽媽回身一看,就看見那小丫鬟呆愣了一會兒,便又重新起身走了。沒放在心上,繼續招呼下一位貴客了。
      那邊的重華,端著酒菜進了孟文竹的廂房。進去一看,重華那是不得不感嘆,這位主兒,也實在是太會享受了。聽他方才的意思,是同樓里的文姬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那眼前這一位美貌動人的,莫不是就是文姬吧。也不知待會兒就要選花魁的人,哪有這么多的閑心思,竟跑到孟文竹這兒討好來了。
      只見這姑娘衣衫半退,大半個身子都靠在了孟文竹的身上,涂著鳳仙花汁兒的十指,像剛出殼的筍尖兒一樣。捏著一杯瓊漿美酒,往孟文竹的嘴邊兒遞了過去。
      “孟爺,你可是答應奴家了,一定要讓奴家摘得那魁首之名,你可不許耍賴啊~”
      “小美人兒,爺說過的話,什么時候不算數了。”孟文竹毫無顧忌地享受著美人的服侍,一只手探進文姬的襦裙內,狎弄半只雪白。文姬嬌笑著軟了半邊身子,紅艷艷唇兒湊上前去,半點兒也不吝嗇。就算看見了重華走進了房里來,幫著他們擺弄酒席,也若無人一般。真不愧是有資格競選花魁的人物,就這定力,重華那是一萬個折服。
      “討厭~”文姬扭了扭纖腰,將胸前的嬌嬌從孟文竹手中解救出來,“奴家待會兒還要下去呢,給人家看見上邊兒的痕跡,可不羞死人了嘛。”孟文竹嗤笑一聲兒,卻也總算放過了文姬,拍了拍她的臀兒,示意人起開。文姬的時間也緊迫,同著孟文竹又唇齒交纏了一會兒,這才戀戀不舍地出了房門,悄悄遁去。
      在這期間,擺放完酒菜的重華,便乖乖地跪在廂房角落的榻上。廂房內燈火通明,清風閣丫鬟一身兒薄薄的衣衫,被這燭光一照,更好似透明一般,就連重華左胸那顆鮮紅的小痣,都教人看得一清二楚。孟文竹這般遠遠地看著,方才被文姬勾起來的火,此刻更是旺盛。孟大爺從來不是個會委屈自個兒的人,招了招手,將重華叫了過來。
      角落里的丫鬟款款而來,伏在榻上行禮,那挺翹的臀兒,將一身衣衫撐得緊繃繃,看得孟大爺的眼里也冒出了火。伸手勾著重華的下巴,直勾勾瞧進那雙水光瀲滟的眼睛里去。“你這般國色天香的美人兒,那媽媽竟然舍得叫你做個丫頭,你們清風閣,還真是財大氣粗。”說著,孟文竹便伸手去勾面具的繩子,可還沒碰到呢,便被一只手給拉住了。
      孟文竹一低頭,這大膽的小美人,冷冰冰眸子不含一絲情意,似與方才換了個人一般。“孟大爺,且慢。”
      孟文竹在富貴場上,從來都是個說一不二的主兒,眼下不過是瞧上了個小丫頭,這人就敢這樣拿喬,孟大爺的臉,一下兒便沉下來了。重華倒也不慌,推開了他的手,穩穩當當站起來。“我家主人有一樁生意想要和孟大爺你做,不知,大爺可有興趣否。”
      “呵。”孟文竹冷冷一笑,顯然沒把重華的話兒當真,“誰家談生意,會派個青樓伎子前來。”既然這丫頭不服管教,待會兒,便莫要怪他不留情面。
      “普通的生意,自然是得掌柜的來,可這樁生意啊,是個大買賣。”重華伸手,沾著杯中的水酒,在桌子上寫了一個“石”字。系統給她講得那些事兒當時,同孟文竹聯手坑了孟文松一把的,似乎就是個姓石的商人。那么大一樁買賣,孟文竹這個吃里扒外的東西,肯定不會隨隨便便拉個人來談。
      果不其然,重華還是猜對了,她一寫出“石”字,孟文竹的臉色就變了。收起了眼底的浪蕩,肅然道:“石老板打算怎么做?”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修改了一下孟大爺和小孟爺年齡的設定
    讓他們稍微年輕一點
    美婦人和風流小狼狗
    絕配!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46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