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的品格(系統)

作者:別枝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拯救首富(九)

      陰雨連綿的六月天里,許多天都不曾見過日光了,還未到申時,天便已經黑了大半了。風雨中,觀音堂的后山,有幾個頭戴著斗笠看不清面容的漢子,騎著猛獸,抱臂望著眼前撐著紙傘的孟文竹。座下的猛獸,閃著幽綠的光,盯得人直發毛。
      “幫我殺兩個人,這些錢財,都是你的了。”說話間,孟文竹將手中的一袋金錁子遞了過去。十足的金子,分量可是不少,但來的那幾個蠻匪,平日里打家劫舍看過的珠寶玉器多了去了,對于孟文竹給來的東西,連眼神都沒施舍一個。“孟爺是打發要飯的嗎?就這么點,哥幾個吃頓飯都不夠。”
      “你們別太過分了,不過是要你們動手而已,你們到底要多少!”這幫盤踞在深山中的蠻匪,往年每歲都會下山來打家劫舍,神出鬼沒,官府的人根本就抓不到。時日一長,觀音堂的香客都少了許多。為著不教他們騷擾來觀音堂的香客,寺院里二成的香油錢,都要拿去供奉這些人,孟奇看著白花花流出去的珠玉,心里頭不曉得有多心疼。
      “呵。”來人嗤笑一聲,把玩著手中的柴刀,抬頭露出斗笠下的一只獨眼。“這個價格,殺了了塵大師你是差不多了,可要殺成都孟家的小孟爺,當然不夠。”獨眼祖輩翻橫斷山而來,在此世代居住。眼線遍布山林,只要人還在這群山之中,就沒有他們不知道的事兒。
      獨眼威脅人的話一出,他座下的猛虎,便像知曉主人心意一般,喉間發出低吼,涎水都已經滴落。若不是獨眼控著,恐怕下一刻便要撲上來,將孟奇撕成碎片。看著云淡風輕把玩著手里刀的獨眼,一股寒氣從孟奇的腳底直直往上鉆。腦門兒上滲出的冷汗,順著下巴往下滴,他看了看一旁的孟文竹,一句話都不敢多說,在沒有剛才的氣勢。
      “出個價。”
      “今年給的金銀,再多加兩成。”
      原本給這幫蠻匪的金銀就不少,再多給二成,那不是要了觀音堂將近大半的收入了!孟文竹眉頭皺起,可一想起那逃之夭夭的孟文松,他就沒辦法直接回了。原本,他是想著綁了孟文松再換一筆橫財。可如今……若是讓他活著回去了,他什么也別想撈了!
      心一橫,孟文竹點頭答應。“好,我再給你兩成,但若孟文松不死……”
      “放心,孟爺你是個爽快人,兄弟們做事,也不會拖泥帶水。”獨眼將那鋒利的柴刀放回鞘中,拍一拍座下猛虎。那畜生不舍地看了一眼孟奇,低吼了一聲兒,這才扭頭朝著山林深處跑去。等那猛獸一走,孟奇雙股顫顫,差點兒就要癱倒在地。
      ……
      蜀地多山,山川延綿相連,在這一片密林當中,騎著猛獸的獨眼等人,如魚得水。沒一會兒,便看見了山腰上一輛雨中行走的馬車。獨眼拍了拍座下的猛獸,山川之王朝著蒼天發出了一聲怒吼。虎嘯山林,萬獸臣服。
      行走在山道上的白馬,猛然一驚,撅起了前蹄,在原地不安地踏著步子。山上的猛虎猛地一拍腳掌之下的泥土,載著背上的獨眼,從山林上橫沖下來!
      “大蟲!有大蟲!”趕車的車夫看見從山上躥下的吊睛大虎,嚇得早就濕透了褲子,顧不上還在車廂中的主人家,扔下手中的馬鞭,便匆忙逃去。只可惜跑了不到百步,從那角落里躥出一群兇狼,群狼同上,撕咬著車夫的手臂,如切瓜砍菜一般,輕易將車夫的四肢撕咬而下。車夫凄厲的慘叫響了沒一會兒,滲出的血水便已融入地上的污泥當中。
      “夫……夫人。”透過馬車的簾子,車夫被群狼撕咬而死的場景,重華與秋月看得一清二楚。嚇破了膽子的小丫鬟,已經垂淚不止,臉色蒼白得若白紙一般。重華也害怕,害怕得手都抖了起來。耳邊的系統明明白白地告訴她,來人就是沖著孟文松來的,不是什么一般的賊人。
      “夫人,我不想死……”秋月忽的哭了出來,從看見車夫被咬死的那一刻起,秋月便已經受不住了。眼見著豺狼虎豹環俟,更是將這個沒怎么見過世面的小丫鬟,嚇破了膽子。
      這件事,本來就不應該將別人牽扯進來的。重華咬了咬唇,掀開了馬車的夾層,“躲進去。”
      “啊?”秋月看著馬車夾層里的男人,又看看重華。不知道是該驚訝于馬車里藏了個男人好,還是驚訝重華讓她進去到底干什么好。
      “小孟爺,外面的人是沖你來的。你若還算是個男人,便莫要躲在里面。”
      重華這話說得,讓小孟爺一張俊臉“刷”地一下兒便紅了。“本來就是你這板子從里面打不開,爺才沒有出來,誰躲了!”小孟爺剛從夾層里面出來,重華也沒理他,不由分說地將秋月塞了進去。“今日之事和你無關,莫要說話,你還能保全性命。”
      夾層中的秋月張了張口,似乎是想要說什么,可顧念著自己的性命,到底還是閉上了嘴巴。
      方才躲在夾層中,雖是聽見了外頭的慘叫,可到底比不上自己親眼所見。從未親眼見過如此血腥場面的小孟爺,一時也說不出話來。看著那些騎虎馭狼的賊人,一步一步逼近,心口猶若被人死死攥著一般難受。
      重華回過頭,拉著小孟爺的袖子。“接下來,你若是信我,便按照我說的去做。是生是死,全在這兒了。”
      重重的虎嘯之中,孟文松看著眼前的女子,手無縛雞之力,那軟綿綿的胳膊,一摸上去,都是白肉。就這樣的女人,竟然還敢決定他孟文松的生死。可不知道為什么,明明這一切聽起來都是這么地荒誕,但小孟爺心里卻有一個聲音,一直在叫囂著:
      相信她!
      “好。”
      重華不知道從哪里變出了一把匕首,交到了孟文松的手里。“我數三個數,你立馬割斷馬匹的繩子,我們一起騎馬跑出去。”
      帶著些許余溫的匕首,遞到了孟文松的手里。小孟爺很想告訴重華,虎乃萬壽之王,外邊兒的馬見到老虎,已經疲軟得走不動道兒了。更何況,這么多的虎狼環俟,他們就算上了馬,也難以逃脫。可是……
      看著重華那一雙水蒙蒙的眼中,承載著絲絲的希望,孟文松便說不出拒絕的話來。這個羸弱的女子,交接匕首時,在他的耳邊兒輕飄飄說了一句話。聲若蚊蠅,孟文松卻聽得一清二楚。頓時,他便覺得,手中握著的匕首,似是有了千斤的重量。
      “好。”
      得到了小孟爺的點頭,重華死死地捏住手腕。口中數過了三個數后,那空中猛地響起了一聲驚雷,巨大的雷火自天而降,偌大的火球夾帶著可怖的閃電,從空中直直朝著這片山林劈來。獨眼馭的猛獸,雖然性情兇惡,可它們神智未開,對著老天的雷火,有著天生的畏懼。那頭威風凜凜的白虎,嘴邊還沾著血腥。可看見雷火的瞬間,亦是嚇得伏身低吼,慌亂朝后退去。
      就在百獸驚慌的瞬間,小孟爺割開馬車的套索,拉著重華躍上了馬匹之上。鋒利的匕首狠狠扎進馬兒的臀部,吃疼的馬兒抬起了前蹄,在這山谷當中急奔。
      “卓嘎,他們跑了!”身后被驚雷的虎狼弄得狼狽不已的獨眼手下,等到驚雷過了,才勉強控制住猛獸。明明是一件最簡單不過的事兒了,哪曉得還會出這樣的岔子。獨眼臉色發黑,扔了頭上的斗笠,“他們跑不遠的,全都追上去!”
      馭獸的曲子重新吹起,猛獸們重整旗鼓,順著那白馬留下的濃重氣味而去。似乎為了證明自己的血性,這些猛獸們比以往更為兇悍,喘著粗氣,死死跟著白馬的步伐。眼見著后頭的猛獸都已經快要追上來了,可慌不擇路的白馬,卻帶著重華他們跑入了一條死路。
      那前頭,是沒有路的斷崖,而那斷崖的底下,是水位暴漲的涪水,落入翻騰的江水當中,一樣難逃死劫!可是……小孟爺耳邊兒聽著虎嘯,狠下心,終于還是選擇賭一把。未曾勒住韁繩,直直地往著江邊沖去。在騰空的瞬間,回身死死地抱住了后頭的重華,落入江水之中。
      猩紅著雙眼的小孟爺,哪怕自己也已經害怕得魂飛魄散,卻不曾放開抓著重華的手。因為他一直記著當時重華于馬車中在他耳側說的那句話。
      她說,“小孟爺,妾身的性命,都交托給你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我原本設定中的小孟爺
    應該是一個看慣人間美色的風流郎
    怎么被我寫著寫著
    變得這樣了(唉〓-〓)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46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