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的品格(系統)

作者:別枝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拯救首富(十)

      風雨夾雜的涪江邊兒上,耳側勾著一只銀環的獨眼,看著重華與孟文松墜崖的地兒沉默著。“卓嘎,他們都掉下去了怎么辦?”跟著獨眼一塊兒出來的人,都念著孟文竹許諾的兩成財寶,這一回的事兒沒辦成便沒了那么多的進賬,他們心里也不是滋味。
      “沒有人可以從發火的河神中逃脫,他們也不例外。”獨眼收回往著江水的視線,“去把那個被咬爛的漢人的頭顱割下來,走。”
      短短一瞬之后,這幫蠻匪又重新消失在山林當中。而落入了江水當中的重華與孟文松,在江中沉浮了許久。若不是系統悄悄在暗中維持著他們的性命,恐怕他們早就沉入江中喂了魚蝦了。好不容易被一個浪打上了岸,重華渾身上下,已經沒有半點的氣力了。
      “喂,你還好吧。”孟文松畢竟是個爺們兒,好歹還能撐著站起身來。看著倒在地上衣衫濕透曲線畢露的重華,假裝不在意地轉過頭去。“動不了了,手都抬不起來了,咳咳……”嗆了幾口江水的重華,臉兒蒼白。捂著胸口咳了幾聲兒,愈是楚楚動人。
      “咳咳,那……你過來。”小孟爺略微不好意思地蹲下身去,可過了半天,卻還不見后頭有動靜,轉過頭去一看,便看見重華眼中含笑看著他,也不知在笑些什么。“看什么看,小爺紆尊降貴背你一回,不樂意算了。”
      “不行,男子漢大丈夫,咳咳……說出來的話怎么能不算呢。”重華又不是傻的,既然小孟爺這么不辭辛苦,她當然不能回絕了人家的好意。難得看這個眼睛長在頭頂上的人軟了性子,不多多利用一下可不劃算。
      說話間,重華便撐著身子趴上了小孟爺的后背。女兒家淡淡的清香,一下兒便鉆進了孟文松的鼻子里。感受著后背的柔軟,不知怎的,小孟爺腦中忽然浮現出方才看見的場景。濕透的衣衫貼在重華的身子上,宛若第二層肌膚一般。這身子峰巒起伏,沒有一處不美。饒是見慣了“山川美色”的小孟爺也不得不承認,這一處的風景,那是頂好的。
      “喂,快走呀。”重華擰了擰孟文松的耳朵,半點兒都不痛,反倒是叫小孟爺覺得耳朵像是被火燒了一般,火辣辣的。“誒,你的耳朵怎么這么紅。”重華戳了戳小孟爺的耳垂,故意調笑,“怎么,成都江邑大名鼎鼎小孟爺,原來也有害羞的時候啊。”
      “你!你再胡亂說話,小心爺給你丟下去!”從來都是調戲姑娘家的小孟爺,今兒個倒是叫重華給調戲了。惱羞成怒的小孟爺作勢松手要將重華摔下去,重華這才收了笑,“好嘛好嘛,不笑你就是了。”
      孟文松背著重華在山林間走著,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個可以勉強避雨的山洞。一整天沒吃飯,又經歷了方才那一番縱馬跳江,還背著重華走了好長一段路,孟文松現在也沒什么氣力了。同重華兩個人倒在潮濕的石洞中。頂頭的縫隙當中,滲出的水珠子,一滴一滴滴落在孟文松的面頰上。
      有點冷,有點痛。可他卻絲毫不想挪開。奔波了一天,那些曾經被他拋諸腦后的情緒,此刻便若蛛絲一般,慢慢爬上心頭。孟文竹想要謀奪家業,他心里雖難過,卻也能理解。若換成是他,恐怕做的比孟文竹還要不如。可孟文竹竟然……竟然要殺他。
      這人忒是沒良心,從小孟家錦衣玉食養著,倒是養出來一頭中山狼來。孟文松那也是實實在在把人當兄弟看的,原還想著,這么多年叫他空想,這一回被綁,便當作是還他的。可經過這么一遭,孟文松的心也是涼透了。
      年紀輕輕不經事兒,遇著點傷心事,孟文松便覺眼眶發熱。可好歹記著男兒有淚不輕彈,硬生生將眼淚憋著。就在小孟爺暗自神傷的時候,忽的有一只冰涼涼的手,夾著果子往他嘴里一塞。未成熟的茅梨酸得很,酸得小孟爺一張俊臉兒都皺了起來。“什么東西,這么難吃。”
      “有的吃就不錯了,不想被餓死,那就只能被算了呀。”重華將那茅梨的皮兒扒開,一口咬上果肉上。未成熟的茅梨又酸又澀,重華吃了一口便皺著眉頭吐了出去,“呸呸,原來真有那么難吃。”
      小孟爺一時被逗笑了,“感情你當我是神農,讓我先試毒來了。”有著重華在一旁插科打諢,小孟爺似是真忘了不虞。坐在小山洞中待了半天,眼見著外邊兒的雨便沒個停住的時候,沒了辦法,這兩人也只好冒著雨從山洞里出來。好幾日沒著家,孟家找小孟爺,怕是要找瘋了。
      重華從江邊摘了兩片兒馕餅大的綠葉子回來,撐在頭上擋擋雨。斜風細雨的,那么點兒大的葉子,遮得了什么。瞧見她頭頂一片青天的模樣,小孟爺不厚道地嘲笑,又是惹來了重華好一頓打。
      打打鬧鬧的,回江邑的路,倒是沒那么難熬。等到重華一雙繡鞋已經被泥水臟污得看不出原來顏色的時候,他們總算是到了江邑的城門外。這幾日大澇,江邑之外好幾個村子被江水沖垮了屋舍。沒處避雨的村民順著山間土路,一路摸到了江邑的城郭。江邑的縣丞瞧著涌來的難民太多,生怕成立出了什么亂子,在城門這兒設了關卡,沒有憑符的,一律都不準入了城門去。
      重華和小孟爺在那混滾江水里走了個來回,身上哪里還能存得下什么東西。而且,就他們兩個現在這蓬頭垢面的模樣兒,說是江邑中兩家富戶的子弟,哪一個敢相信,下一刻準把他們給轟出來了事。
      重華扶著土墻,摸摸粒米未進的肚子唉聲嘆氣,“兇匪惡水都過了,哪里曉得,竟在這兒被難住了。”
      小孟爺亦是難受著進不得城,可看著邊兒上那張沾染了泥污的小臉,小孟爺忽的便不想進城了。進城之后,他仍是孟家招蜂引蝶的小孟爺,而重華亦是旬家明媒正娶的旬夫人。這一日光怪陸離的光陰,好似偷來一般,等到要結束了,竟平添幾分不舍。抬起手,想要將重華散落一側的發絲勾到耳側去,無意間地一瞟,卻生生將手中動作止下。
      城門的那一頭,旬家的二兒子重華的正頭夫君旬宴微,正騎在一匹白馬之上,目露冷意瞧著他們。旬家在江邑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守城的沒攔著,直接便放了人過來。人高腿長的旬宴微下了白馬,三兩步走了過來,冷著臉看著重華,“過來。”
      “旬兄,尊夫人她……”還沒來得及多想,嘴邊兒想要替重華開解的話兒便已經說了出來只可惜那正主兒旬宴微不領情,一個抬手便止住了小孟爺的話語。“孟兄不必多言,這是我旬家的家事。”說罷,旬宴微冷冷地站在那兒盯著重華。
      在狀況外的重華,這才認出眼前這個器宇軒昂的男子,原來正是原身的夫君。見到了自家夫人還這般冷冰冰,怨不得原身柜子里的閨怨詩,藏了一堆。不過也幸好他冷若冰霜,不然,叫重華對個陌生男子虛與委蛇,她還真是做不到。生怕露了破綻,重華沒敢磨蹭,提起裙子三兩步走到了旬宴微身邊兒。
      人還沒站穩,偌大的帷帽便劈頭蓋臉罩了下來,纖細的手腕被人一捏,一股子蠻力便將她拉上了馬。“孟家那邊兒我會告知,勞煩孟兄多等一刻。”扔下了那么句話,旬宴微便帶著重華揚長而去,徒留小孟爺在原地氣得牙口疼。
      他在氣什么,還不是氣恨重華那個翻臉不認人的婦人。
      小孟爺原先嫌惡這個婦人勾搭成性,在旁人的園子里就敢對他眉來眼去。上趕著倒貼小孟爺的女人多了去了,他本也沒將她放在眼里。可畢竟他們二人也算是共患難過了,怎么著也得是有了交情。可正頭夫君回來了,人家連個正眼都沒給他,話都不說一句便跟著走了。枉費他方才還想要維護于她。
      小孟爺還在那墻根下暗自生氣呢,沒多少時候,孟家外出尋人的家丁,便尋到了小孟爺這兒。尋到了孟老太太的命根子,出來的孟家下人,個個總算是把心放回了肚子里。前呼后擁圍著小孟爺,將人抬著回到了府里。熱騰騰凈水往身上一倒,暖洋洋湯面來肚里一遭,總算是將他這幾日跋山涉水收的窩囊氣兒,排解而光。
      刮去了新生胡渣的小孟爺,看著鏡子里眼窩都凹進去一些的他,不由得便想起了一個他本不該想的人。說來說去,終歸是他連累了人家,好端端一個婦道人家,若不是因為他,也不會牽扯到這里頭。旬家不比孟家,行了商規矩也散了。
      蜀地的皇帝換了好幾茬,可孟家卻從前朝起便扎根這兒了。旬家的先祖是個老儒生,當初嫌著天下大亂不肯與宦官同流合污,這才舉族遷入蜀中。一輩一輩,規矩傳下來就沒斷過。家中的冢婦無端端不見了蹤影,回程又同個男子在一塊兒,怎么看,她接下來的日子都難熬了。
      唉,這人啊,到底該拿她怎么辦好。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想要收藏想要評論
    想要你們給我小花花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46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