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冬的獻禮

作者:李觀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新年

      《玫瑰盛開之前》從去年九月開拍,歷時一年零四個月拍攝終于在德國小鎮海德堡圓滿殺青。
      
      老橋下的內卡河已經結上了厚厚的一層冰,萬家燈火與銀裝素裹的大地一起匯成了藍白相間的童話世界。陸三冬穿著軍綠色棉大衣,戴著頂白色絨線帽,坐在篝火邊上,抱著剛烤熟的紅薯看那群鬧騰的人歡慶殺青和新年前夜,不少金發碧眼的外國男人光著腳丫踩著地面的白雪,喝醉了德國啤酒,竟然跳起了東北大秧歌。陸三冬嘗試了一口遞過來的啤酒配紅薯,有些透心涼。
      
      馮媛拿著自拍桿正在拍雪景和這熱鬧的場景,一路跑過來,“陸姐姐!太漂亮了!”
      
      陸三冬把棉大衣的拉鏈再往上拉了些,啃了一小口熱乎乎的紅薯,“馬上那邊紀念視頻拍完了。”
      
      馮媛一個三十歲的女人仿佛永遠保持著少女心,玩得不亦樂乎,把自己的手機扔到陸三冬手上,“那陸姐姐,幫我拿一下,我立馬去跟他們打一會兒雪仗就回來!”
      
      陸三冬跟拿到個燙手山芋一般,她起碼一年時間沒碰這些現代通訊工具了,“馮媛!你這手機上是什么啊?為什么里面在說話啊!你在跟誰視頻沒有關嗎?”
      
      馮媛早就跳得很遠了,正在地上摔了個狗啃泥,趴著哈哈大笑。
      
      彼時國內已是晚上十一點,離新的一年還差一個小時。廣南衛視的跨年晚會正值又臭又長的廣告時間,部分雪花粉們只是習慣性地刷自己陸仙女的微博主頁,再看與她相關聯的一些粉絲大咖,正好看到媽媽粉“媛來是你”在直播德國海德堡雪景,趁著廣告期間進來看看,連連線聊聊天,卻沒想到手機在空屏幾秒鐘后出現了等待一年零四個月的人。
      
      一瞬間,整個直播間的屏幕便只剩下“啊啊啊啊啊啊”,連線被卡斷了,陸三冬也知道這是在干什么了。
      
      她想伸手把這個關掉,又看到屏幕上方全變成了“陸仙女我們好想你”,刷屏速度快得讓人眼花繚亂,卻反反復復都是這一句話。
      
      陸三冬握著手心熱騰騰的紅薯,猶豫了半秒鐘,還是拿著吃了一小半的在鏡頭前搖了搖,彎起眉眼笑起來,“大家好,我是陸三冬。”
      
      德國的冬天也冷得很,一說話便哈出來一串白氣,篝火映著女孩明燦燦的眼眸,仿佛通往天際的河燈倒映在古老幽靜的內卡河上。一年多未見,她更沉穩了,身上尖銳逼人的氣質內斂了許多,更多的是一舉一動的怡然自得,但一舒展開眉眼,立時又如傲霜怒雪的凜冬紅梅。
      
      她瘦了。就像所有久別未見的人說的第一句話,我覺得你好像瘦了,是問,你過得好嗎?
      
      “拍戲是瘦了一些。”陸三冬看著屏幕上方不斷增加的人數,把手中的其他東西放下,往篝火邊上靠了點,“我在哪里啊,拍戲剛結束,在等他們收工呢。”
      
      她看著屏幕上的文字,突然間覺得好像看到了她們在鏡頭前的樣子,頓時被有些稀奇古怪的話逗得笑起來,在鏡頭前晃了晃,“好,我不掛斷,跟你們聊會兒天。”
      
      “這是我助理朋友的手機,剛剛她玩瘋了,忘關直播了。”
      
      陸三冬看著屏幕上像千軍萬馬滾過來的“我以為你不要我們了”,揉著眉心有點無奈地笑起來,眼神一凜又說道,“京都時間二十三時十七分,陸三冬讓我轉告你們明年陸仙女就回來。”
      
      “別刷,別刷,太卡了。”陸三冬道,“這么晚了,你們還不睡啊?在看跨年嗎?”
      
      屏幕一群人“不看了不看了”,春晚是因為家人和情懷,一般衛視的跨年只是因為喜歡的愛豆在或者太過無聊,才會花時間去看。
      
      “北國之聲?”陸三冬才想起來有這檔子事,年七月的時候便在國內上映了,估計當時大家以為她又能露面了,確實沒錯,但那陣子玫瑰盛開之前正拍到關鍵時刻,她一忙便忘了,轉彎就是年末,“你們看了嗎?喜歡嗎?”
      
      就是不用看也知道這群家伙會說喜歡,不過陸三冬看到屏幕上刷的票房21億和評分檔時還是很高興,她回國后還要好好感謝一次王新風導演,至少給了她一部大戲,讓她這個初出茅廬的后生能在觀眾記憶里駐足久一些。
      
      “你們怎么問題這么多,記得這么清楚?”陸三冬看著一群人又在問前不久的二十歲生日怎么過的,一個人開了頭,其他人就跟約好了似地開始發同樣的。
      
      她沖著鏡頭眨了眨眼睛,挑眉笑道,“這怎么可能告訴你們,你們一上來就套我話,有些學壞了哦。”
      
      事實上,這次直播明明就是目前唯一一次與粉絲互動!雪花粉覺得自己比苦守寒窯十八年的王寶釧還委屈。不過,發瘋還是要發瘋的,截圖還是要截圖的,只要偶像說話,管他是懟人還是安慰,心滿意足!跪在沙發上咆哮“陸三冬老子愛你”,在床上滾來滾去的喊著“老懷欣慰女砸你不要放電了”。
      
      陸三冬有時候看著屏幕不知道說些什么,有些問題太尖銳也只能當作沒看見,等時不時地說幾句話,又時不時地靜止一段時間,新年的鐘聲就要敲響。劇組的男女老少們終于鬧騰完,一個個唱著歡快的新年曲調。
      
      陸三冬被突然飛過來的雪球砸個正著,幾片雪花鉆進她的脖子,冷得她下意識地縮了下脖子。屏幕里的女孩們刷著“誰那么討厭,不要砸我家陸陸”,卻見陸三冬抬眼瞧了不遠處,不知道是酒讓人臉紅還是心底的暖流,面上仿佛綻開了一世明媚的春光,從眉梢到嘴角都笑起來。
      
      陸三冬看著時間,在時間轉到新年的第一刻時,沖屏幕里等她的女孩們笑道,“大家新年快樂,祝大家福多意順,四時平安。”
      
      她等著屏幕里的女孩們刷了一會兒新年快樂的祝福,才又道,“要收工了,下次見。”
      
      雪花粉們不相信!肯定不是因為收工!而是因為拿雪球砸她們家陸仙女的人!啊啊啊陸陸在對誰這樣笑!一群人在群里幽怨著,又在超話里各種彩虹屁表白。新的一年,是好的一年,至少,她說她要回來了,在平淡無奇又自我厭棄的年紀,所追逐的偶像便如一束照到幽暗海底的天光,因為她的努力而想努力變好自己,于是拼命地想游出深淵。
      
      一夜間,大雪落滿枝頭,瑞雪兆豐年,是個好跡象。小雪花們坐在沙發上,坐在床上,一邊拿紙巾擦眼淚一邊開始在超話里說騷話,開始了新一年的視頻剪輯和某種策劃。
      
      陸三冬沒想到這人會來,兩人一前一后地走著,躲過來往的人群,直到回到她單獨的小屋門口,才停下腳步等著后面的人抱住她。
      
      “什么時候來的?”
      
      身后的人敞開大氅把她裹進懷里,緊緊地抱著她,“上午沒下雪的時候就來了,你忙著拍戲,沒看到我。”
      
      其實進了院子便不會覺得冷,冒著熱氣的溫泉使空氣變得分外濕潤,但陸三冬還是蹭在這人懷里,甚至更貼緊了幾分,“不是說要準備Aaron教授的答辯,不來的嗎?”
      
      “你怎么廢話那么多。”趙云泊摸了一把這人的腰,“也沒見長胖一點。”
      
      “誰讓你半年沒見我的,連生日都是我去找的你。”陸三冬不滿地拍掉這人放在她腰間的人,“你追我,我還沒同意呢,別老動手動腳的。”
      
      趙云泊“嘁”了一聲,跟在人后面,“誰追你?我是看在你喜歡我的份上才樂意抱抱你。再說,陸三冬同志,你要搞清楚,是你拍戲不見我,不是我上學不見你,生日那天是你說你在貝加爾湖,我飛過去找的你,并且我的生日是湊活著你的生日過的。”
      
      趙云泊一直對自己比陸三冬晚兩天出生耿耿于懷,以至于每一年她的生日永遠是湊活在十二月十三這一天。
      
      陸三冬想了下,好像確實是這樣的,不過這人說話為什么永遠帶刺,弄得她每一次都想罵回去,“你不追我滾回去啊,趕緊回去和你那什么簡啊,海倫的漂亮女生在一起過新年。”
      
      “是她們追我,我已經明確地拒絕了。”趙云泊無奈地說道,“下雪封路回不去,今夜睡在你隔壁。”
      
      她們兩人的關系變得有些無厘頭,大概就是兩個人都單身,但誰先開口說在一起誰就是狗。似乎礙著些以前的事情或者說當下突然的表白過于丟面兒,總之不會說喜歡對方。
      
      陸三冬聽得一樂,這人在說單口相聲麼,“行,那你睡隔壁,我先回去了。”
      
      陸三冬踏上鋪滿風雪的臺階,聽著踩出的“嘎吱”的響聲,身后是兩人一深一淺的腳印。
      
      她聽到這人皺著眉頭罵了句“誰給養成的破德行”,停下腳步轉頭忽然就抬起手攬住這人的脖子,親在這人的柔軟白凈的脖頸處,“趙小姐,您這破脾氣也一樣讓人受不了。”
      
      那是很輕很快的吻,像蜻蜓點水一般,卻讓人從脖頸到面龐瞬間紅透了,陸三冬垂下眉眼彎著干澀的嘴唇“哈哈”笑起來,像是惡作劇得逞一般。
      
      趙云泊抬手掐住這人的后頸,輕輕捏著,“姓陸的你最近越來越猖狂了”,她嘴里罵著人,臉上卻緋紅無比。
      
      “趙小姐,姓陸的本人要進去休息了,不要打擾我,先撩者賤。”陸三冬回頭沖這人齜著一口小白牙笑起來,往前跑了幾步,又突然回頭說道,“我餓了。”然后便把把門重重地關上。
      
      趙云泊靠著大理石的柱子,門外不知何時又悄悄飄起了雪,把腳印一層一層的覆蓋,她望著房門無奈地皺起眉頭,行,她賤唄。
      
      陸三冬對于趙云泊的廚藝一向嗤之以鼻,還沒她煮得一億分之一好吃,然而每次又要別人煮。
      
      趙云泊被她奚落一番,明明是她自己口味太刁。這人的心境變得挺神奇的,以往就不是吵起來,直接動手想打起來了,雖然沒有哪一次真的打過,只是有那么一兩次掐著她的下巴。趙云泊嘗試著捏了捏自己的,還挺痛的。
      
      “趙小姐,我覺得我好可憐,新年的第一頓飯就是這面條。”陸三冬從碗里抬起頭來說道。
      
      “陸仙女,你不要忘了時差,這個地方還有六個多鐘頭才到新年。再說,你都吃完了還嫌棄。”趙云泊脫了鞋子坐到沙發上,開始搗鼓剛剛從電視機下面找到的游戲柄,還是本世紀初那種需要連著電視機插著游戲卡的游戲機,她試著差電視機和磁卡,沒想到畫面里倒真蹦出了“魂斗羅”的畫面,不由得“哇”了一聲。
      
      陸三冬坐在一旁看得好笑,這個地方屋子里的網速很差,基本不會有什么信號,電視機里就是幾個常規的頻道,除了拍戲,若沒興致欣賞雪景,真找不到什么樂趣,還不如去隔壁阿爾卑斯山滑雪來得痛快。
      
      “冬子,過來一塊兒。”趙云泊摸著游戲就跟黃金曠工里抓到的是鉆石而不是老鼠一樣興奮,稱呼說變就變。
      
      “我要紅色。”陸三冬坐到另一邊的墊子上,接過手柄按了兩下,看著屏幕里的小人跳起來發出一排子彈。
      
      這個地方實在是過于無聊了,往常拍戲太累了倒頭就睡,倒沒怎么覺得。今天下午結束后站在那里不時地幫忙,才覺得甚是無趣。想要這人來,又記起這人忙著教授的畢業答辯。陸三冬常覺得自己是個聰明的人,但是這與自己后天的勤能補拙有關,記性不好的人從小看書看多了,記東西便會很快。而趙云泊不屬于這一類,她天賦高,悟性好,繼承著母親的通透與父親的精明,凡是上了心的東西便參悟得明明白白。于是在Aaron教授手下一年就敢申請畢業答辯,她不得不承認人與人之間確實是生來就不平等的。如果不是這樣耀眼的人闖入她的人生,她現在會在哪個地方,興許早就死在某個不知名的臟亂場所也不說定。幸好,這人不僅過去找到她了,現在也來了,沒在別處,在她身邊。
      
      “搞沒搞錯,你倒是跳啊,杵那兒死一百回了,還不停借我命!我只剩一條命了!”趙云泊趕緊抓住陸三冬躁動不安的右手,“冬子,你先別摁了。”
      
      本來真沒摁的,但趙云泊一抓又借了最后一條命,趙云泊被連發的霰彈打個正著,小藍人和小紅人一塊兒game over。
      
      趙云泊望著相當無辜的陸三冬,對著空氣捏了捏自己兩個爪子,轉頭又躺到人的腿上,氣得笑起來,“不帶這么打游戲的,太不符合我的實力了。”
      
      陸三冬尷尷尬尬,“那再來一局?”
      
      趙云泊閉著眼睛彎著唇角笑起來,“誰先輸誰就要接受懲罰。”
      
      陸三冬想起以前輸的時候,總會幫這人抄作業,這一次要干什么?“嗯,比如什么懲罰。”她小心翼翼地問著。
      
      “比如這樣。”
      
      馮媛打開門時看到這個畫面愣了片刻,瞬間把門關上,站在門外吹著冷風,讓臉上的溫度降下去。不過轉眼她就覺得虧了,剛那個畫面應該幫這兩人記下來啊。不對,為什么這次是她們小趙總在下面?難道她們家陸姐姐反攻了!
      
      “進來。”趙云泊冷著臉看著門外的人。
      
      馮媛畏縮著脖子探進來,她家陸姐姐規規矩矩地坐在沙發上,裝作什么事都沒發生。
      
      “那什么,陸姐姐,刁老師讓我跟你說明早上雪停了才好下山。”馮媛小心翼翼地把站在中間,兩個眼珠子往兩邊動來動去,“還有就是,佳寅姐讓我問你,是明天就回國還是再等等。”她說完,又看了眼趙云泊。
      
      這是正事,陸三冬道,“按照原計劃明天就回吧,不是已經跟她們做了承諾嘛。”
      
      “下次直播這種東西,還是提前跟我講一聲,沒準這次我直接掛了呢。”陸三冬看著馮媛說道。
      
      馮媛撓頭,心想這是老板要的突如其來的效果,不管她的事。陸三冬跟流音解約,簽約成為云木傳媒旗下的藝人。
      
      “知道了,陸姐姐。”馮媛回答道,“那小趙總,你,”
      
      “隔壁有房間,聽說你今晚上住哪里?”趙云泊望著馮媛真誠地說道。
      
      “……”馮媛抿著唇,是的,她今晚住隔壁。她接過趙云泊手里的鑰匙,還是不放心地回頭說道,“小趙總,收斂一點點,外面好多人呢。”
      
      陸三冬看著趙云泊吃癟,靠在沙發上笑起來,“馮媛,提前祝你新年快樂。”
      
      馮媛知道過不了多久她就要收到紅包了,興奮地立即跑回了隔壁。
      
      趙云泊沏了一壺茶才坐到陸三冬對面,此時完全沒了剛才的打趣,“你明天回國?刁澈老師不是還想讓你在歐洲發展?”
      
      “你不會在歐洲發展啊,”陸三冬接過溫熱的瓷盞,“你目前不會。”
      
      趙云泊一月中旬答辯結束就會回國內,開始接手盛洋傳媒的部分工作,當然她并不覺得盛洋傳媒這樣的娛樂公司能是一棵常青樹,但是可以是一個鍛煉能力的好平臺。
      
      “歐洲是很好,但我想我在國內還有應該爭取的沒爭取的到。”陸三冬表情平靜地看著趙云泊,她并不是什么異類而不為國人所接受,她希望自己有一天站到最高點時,身后支持她的絕大多數是她的同胞。
      
      “可以,那你回去先不要著急,了解一下國內現在的情況,我讓,”趙云泊想說出個人名來,卻想起這人的性格哪里會聽得管教,任性起來攔都攔不住,管他長江黃河,都敢往下跳,“我會很快回去。”
      
      “你光說我,爺爺呢?爺爺現在怎么樣?”陸三冬一直沒敢問這個問題,老爺子七十好幾,前些日子身體抱恙。
      
      “不好說,”趙云泊長嘆了一口氣,閉著眼睛靠著身后的沙發,“小叔叔的境遇不太好,爺爺被陳家的舉動氣著了,孫家這一兩年大有扶搖直上的氣勢,聯合陳家一直想壓小叔叔一頭。”
      
      趙云泊講到這兒,倒是笑起來,“不過,他們忙這些大事去了,倒不會過多關心這娛樂圈的小打小鬧。你也別怕安潤,孫諾恒在孫家沒那么大勢力,現在里外不是人得很。”
      
      趙云泊感到自己的肩窩處傳來舒適感,睜開眼才看到這人站到沙發后給她揉著肩膀,“你不用對我凈說些好狀況,陳孫兩家和我們趙家支持的人不同,沒到局勢全定下來,這潭水只會越攪越渾,沒有什么時候會是輕松的。”
      
      “我可能確實不懂這些,但是不會成為你們的絆腳石。”陸三冬說道,“每一步我都會用心走的。”
      
      趙云泊搖頭,“不用,你要做你自己喜歡做的事。”Candice說你不能為我而活,不然有一天我走了,你就又瘋了,你得活成自己,這天地很廣,我的女孩,你得最自由。
      
      陸三冬低頭笑起來,我是因為你才對這個世界心生歡喜啊。
      
      教堂敲響整點的鐘聲,屋外有人偷偷點燃了煙花,在天空中一聲一聲地炸開來。
      
      “冬子,新年快樂。”
      
      “泊崽,新年快樂。”
      
      呢呢喃喃的話語細碎地在耳畔響起,轉世燕還未及銜來二月的花,雪花擁吻著溫泉水,春光已泄滿一堂。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只要比喻用得好,哪有車子開不了(狗頭)再接再厲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