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冬的獻禮

作者:李觀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歸來

      云城只有一個天云機場,地鐵二號線直達,往常八點開始擁擠,今天卻從六點開始運營時便有大量的乘客捧著花束,拎著相機去往機場。
      
      地鐵站的各安檢人員對著陣仗見怪不怪了,肯定是有明星的行程被曝光了,這些粉絲趕著去接機。幸好過了元旦的高峰期,不然這得變成春運現場。
      
      地鐵上倆妹子激動地看著時間,“還有兩個小時陸陸就下飛機了!”
      
      站在她們隔壁的女孩們聽到“陸陸”兩個字瞬間遞過來一個眼神,幾個人開始討論起昨晚上的直播。
      
      “你們說陸陸昨晚上是在看誰!你們有沒有看到那個眼神啊!我要死了!”
      
      “雖然我特別想知道,但是不要扒這么多,你們忘了去年,哦不,前年的事了?陸陸不談戀愛比較好,不然之前那些事又被扒出來。”
      
      “是哦,臭gd,啊啊啊為什么陸陸不繼續在歐洲發展!不行,那樣子就徹底沒機會見她了。”
      
      “你們是群里的嗎?我聽說后援會策劃了活動。”
      
      “我不是啊,不過據說后援會的晚上就過去了,和工作人員聯系規劃機場通道,還特意組織了志愿者給其他乘客指路。”
      
      “我的媽,后援會好用心!我好期待啊,你說她會跟我們說什么嗎?”
      
      站在地鐵上的其他明星的粉絲內心吐槽:zqsg最為致命。然而不zqsg是不可能的,說著不追星的人追起星來只恨自己不能十八般武藝俱全。
      
      陸三冬看著清晨的天空和散去的朝霞,突然間有些近鄉情怯。她從這座城市離開又回來很多次,卻第一次體會這種感情。
      
      “陸姐姐,呆會兒你真不走vip通道嗎?”馮媛跟在一邊,盯著陸三冬臉上的妝容,年齡愈沉淀,模樣就愈張開,美人在骨不在皮,確實是這個理。
      
      陸三冬把口罩又往上拉了點,“我確實還是有點怕她們影響管理秩序。”
      
      馮媛嘆了口氣,“不過就算你走vip她們都有可能在出口堵。”
      
      “唉,其實說起來還是陸姐姐你曝光度太少了,除了目前的三部作品和一次二十分鐘的訪談,就沒別的料可以看,多虧我時不時地發一些生活照,不然雪花每天都在羨慕別人家的粉絲。”
      
      陸三冬撇著眉頭,“那挺好的,你看現在多和氣,以前撕來撕去,我看著就煩。”
      
      馮媛聽完樂了兩聲,再次覺得雪花們可憐得緊,誰敢跟陸三冬的車子,她調轉車頭就敢撞,誰懟她,她脾氣上來了,照樣指著你鼻子罵。你還不能說人家沒教養,因為她罵人不帶臟字,指桑罵槐地把你全家罵了一通,等你反應過來,人家都罵完半天了。
      
      “陸姐姐,我超喜歡看你懟人,”馮媛嬉皮笑臉地道,“不過,國內現在不要招惹安潤,鄭重提醒!”
      
      陸三冬想起了這個與自己上過同一個采訪節目的女人,只記得模樣長得挺有特點的,背后是孫諾恒在幫她,“怎么,季長別爆了?”
      
      “哈哈,”馮媛干笑兩聲,想起角色被截胡這件事,“爆了,那么大流量怎么可能不爆,我現在用腳趾頭都能想到今年的視后花落誰家。”
      
      馮媛扳著手指頭,“陸姐姐,你不知道,季長別每晚收視率破5,牛逼死了。”
      
      陸三冬點點頭,若有所思,挑起眉笑道,“哦,就是你那天說一周六集不夠看的,就是季長別吧。”
      
      “……”馮媛深深唾棄自己為對家打call的行為。
      
      “那倒是挺有意思的,我以為安潤真是個花瓶呢。”陸三冬拍了拍馮媛的肩膀道,“下次別偷偷摸摸地看,跟我一塊兒看。”
      
      馮媛一個勁兒地點頭,“是的,陸姐姐,你真的要看,貢獻收視率也是為云木傳媒掙錢!”
      
      “不過!陸姐姐,話說回來,安潤勢頭旺,真的別招惹,不然沒什么料都被她們說的有料了。”馮媛又道,“一爆料兩邊就撕,我看著雪花那一個個整天在超話里悲春傷秋的就沒什么戰斗力。”
      
      陸三冬揉揉眉頭,“誰說要她們來保護我的,難道不是我該保護她們嗎?”
      
      “女士們、先生們。我們的飛機已經降落在云天機場。本地時間為201X年1月1日9時13分,外面溫度為零攝氏度……”
      
      廣播里響起到達通知,陸三冬看了眼馮媛,“別想了,回來了。”
      
      回國前是決定要走VIP通道,在知道有粉絲來接機后,陸三冬便選擇走了普通通道,馮媛一開始強烈反對,不怕自家粉怕別家粉啊,最后看到圍了一圈的保鏢也只好妥協。
      
      陸三冬其實只想露個面跟她們打聲招呼,然后匆匆地離去,她沒想到一出來會是這么個場景。馮媛跟在邊上也是震驚地語無倫次。
      
      機場大廳井然有序,穿著藍色馬甲的志愿者專心為其他乘客指引著道路與幫助其辦理登機手續。剩余的粉絲整齊地站在通道兩邊,似乎還分了高矮順序,每個人都能看到,樓上似乎也有組織者調整著現場秩序,她們主要拿的是彩色的牌燈,是非常簡單的話,“陸陸,歡迎回來,新年快樂”。
      
      陸三冬還未及完全反應過來,便見站在通道邊上的女孩們和樓上的女孩們開始唱歌,那是“北國之聲”電影里的一段插曲——
      
      “南國的雪你莫要來,北國的風聲你快停息。”
      
      “我的女嬌娥,漫漫在歸途。”
      
      “風雪你讓路,風雪你止步。”
      
      “我思念的人啊,你回來誰也不許哭。”
      
      是黃土地上的思念,是鏗勁的華陰老腔,雖然有那么些不在調上。站在通道兩旁的人和站在樓上的人,看著站在正中間愣住的人,齊聲喊道,“陸陸,歡迎回來!”
      
      被眾星捧月的人是幸福的,舉起的燈牌都是對她的愛。這里的人并未成山成海,可是陸三冬知道所有的現場,除了站在她面前的人,還有許多在網絡另一端的女孩或男孩們。
      
      陸三冬一沒想到現場秩序會這么好,二沒想到這群人會為她唱這首歌,排頭的女孩她見過,是管后援會的,一直跟工作室聯系。陸三冬,抬眼先看站在樓上的,沖她們笑起來,又望向站在她面前的這群人,接過馮媛遞過來的喇叭,她知道周圍的人都在看著她,等著她說話,一時竟不知道說哪句話更能安慰她們一些。
      
      她很感動,不僅僅是現在感動,她偷偷看那些留言時也很感動。這個世界上的喜歡分很多種,但很少是無私的。父母無私的愛她沒體會過,卻在名為“雪花”的這個集體身上受領。她覺得自己從來只是在做本職工作,在這群人眼里卻成了“無論你做什么都令我喜歡”的心頭肉,她們甚至會把她納入她們的新年愿望——愿我的愛豆健康快樂,星途璀璨。
      
      “謝謝你們,”陸三冬咬著唇猶豫了半天,還是忍不住笑出聲來,用著云城標準的方言說道,“天齁冷的,你們趕緊回家去。”
      
      雖然云城的方言聽起來像吵架,但是這人卻是難得地眉眼彎彎地瞧她的粉絲。她很少笑,向來冷著一雙眼,走得是性冷淡風或者妖艷女郎風,第一次穿著甜美地出現在大家面前,眸子里帶著七分溫柔,三分可愛。七分溫柔,三分可愛。
      
      至于看現場直播前的小伙伴,已經恨不得立刻鉆進手機里直今天是少女妝的美人!小美人今天不是高冷小女王模式,是沒沒有有懟人的小可愛!(唉,粉絲濾鏡。)
      
      陸三冬比了個噤聲的動作,讓她們不要吵鬧。她又把人看了一圈,才比了個“OK”的手勢示意自己要離開。
      
      OK,這是她們之間的暗語,三冬很好,祝你們很好。
      
      馮媛一直觀察著現場,在看到東邊樓上時開始催促著陸三冬趕緊離開,媒體過來了。不止是媒體過來了,馮媛發現現場開始混亂起來,明顯有一部分乘客并不愿意跟隨志愿者的引導,糟了,不會是有別的明星的行程泄露了吧?在機場里扛著相機跑的人分明是要去堵人。
      
      陸三冬感覺到保鏢朝她圍緊了些,“大家趕緊回家,回家跟你們聊天!”她匆忙地把喇叭放下,又掏出口袋里揣著的墨鏡戴上,她最討厭國內八卦娛樂的記者,一張圖反復用,哪個頭版頭條都能上。
      
      排頭的女孩看到馮媛跟她打點頭道謝,明白過來,本來這次策劃就很匆忙,能在這么短時間內趕過來的幾乎都是云城本地人。樓上的人也看到一些涌進來的記者,顯然不是針對她們的,但是混在一起后,就不知道哪家粉是哪家的了。
      
      陸三冬有些擔心發生踩踏事件,在坐進車后,讓跟著的六個保鏢回機場里面去幫忙。
      
      后援會的控場能力很好,幾乎是東西兩條線開始回去,保鏢認得那個排頭的女孩子,上前幫著她那一群人拎裝設備的箱子。
      
      排頭的姑娘很生氣,臉上帶著明顯的不悅,跟身邊的基友發著牢騷,“某安家都是一群瘋狗嗎?”雖然策劃匆忙,但是后面還有一個流程沒走呢!
      
      “老子覺得委屈死了,媽的本來就是搶的戲,一天天杵那鏡頭前像個傻白甜一樣笑,臥槽她媽!”
      
      “小沈同學,收口,”姬友被這人一臉快哭的樣子逗得笑起來,“你不是雙擔嗎?”
      
      “你看雙擔哪一次水端平過,我就是端不平,某安家的粉不可以針對我陸陸,其他家的粉不許罵我安安!我可以罵!”
      
      “……”姬友什么都不知道,基友無話可說,粉絲心,海底針。
      
      安潤走的是vip,要到云城錄制一檔賀歲節目,整個人捂得嚴嚴實實,全程保鏢跟在身后,容不得半個人插進去。
      
      她知道網上很多評論,有罵她架子大的,也有為她洗白的,粉絲追星是粉絲的事,不能叫明星每一次都停下行程跟粉絲互動吧,臺上的安安明明就很可愛,不知道那些趕著要靠近她的人存著什么心思,而且安安深夜為你們包車送粉絲回家還不夠寵粉嗎?
      
      事實上她就是不喜歡粉絲。在女團里的那段日子挺難熬的,二十二個女人表面上是一個團隊,內地里都在爭C位。偶爾的互幫互助都可能變成“無意”針對第三人,比如她晚上在陽臺上練舞步,就會有人怕住在屋子里的隊友被風吹感冒把門鎖上,第二天演出她就會成為粉絲指責的對象,故意唱低音,故意拖后腿,生病了趕著上臺是想逞什么能。
      
      她也不信任粉絲,嘴上說著全宇宙最喜歡你的人,一轉頭就會把你忍不住透露的小心思泄露出去,變成競相詆毀的資本。
      
      那段日子太難熬,以至于她自己每一次想起來都會可憐那個十八九歲蹦蹦跳跳的女孩。
      
      安潤帶著口罩和帽子,在保鏢的帶領下只管低頭往前走,然而她的爆紅程度還是讓粉絲爭先恐后地想圍上來,有人甚至直接喊她在劇里的名字。
      
      “擠什么擠!踩到人了!退一點行不行!”有人開始不耐煩地吼起來。
      
      “讓一讓,讓一讓。”做保鏢真難,又不敢用力推這些女孩男孩們。
      
      安潤忽然間抬起頭來,把不知道從哪個空隙鉆進來抓住她小臂的手拂開,蹙起秀氣的遠山眉,勉強微笑著看著不斷擠過來的人,反正她們只拍得到自己帶著笑意的眼睛。
      
      直到又來一批警衛人員跑出來控制現場,安潤才安然無恙地坐進車子里,緊跟著上車的新經紀人是個女人,叫明鶴,屬于明熙陽手底下的人,明潤傳媒兩個兒子奪股份的的戰爭中,明熙陽成功接任CFO,而同父異母的弟弟則被外派到國外管理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
      
      安潤不耐煩地扯下口罩,臉上哪還有剛才的半分溫柔,“下次別故意透露行程,我不喜歡這樣的場面。”
      
      “安小姐,打鐵要趁熱。”明鶴一臉職業笑容地答道,“能圈粉和圈錢就好,人氣在這兒,代言和節目還不是一個勁兒地找上門。”
      
      安潤哼了一聲,她突然想起之前那個事事捧著她的大明哥,雖然除了哄她沒什么別的本事,至少是她自己的人,而這個明鶴,顯然就是明熙陽借故安排在她身邊的,又想讓她做搖錢樹,又想用她把孫諾恒拉住,“不用叫我安小姐,受不住,我也只是抱怨抱怨,跟公司利益掛鉤的事情,我怎么會不做?你我各自做好自己的事,不要干涉太多就好了。”
      
      “那是自然,”明鶴笑盈盈地說道,“那安小姐,賀歲訪談結束后有個晚宴,你別忘了。”
      
      “什么時候的事?”安潤疑惑地看著明鶴,她之前可沒聽說有這檔安排。
      
      “明總剛通知的,他也會去,還有遠空娛樂的鄭老板和他老婆周裕陽以及上面一些人,這放假嘛,大家都出來聚一聚,挺好的。”明鶴道,“衣服明總那邊準備了,安小姐不用擔心。”
      
      如果明熙陽也去,那就是征得孫諾恒同意了,可是孫諾恒不是說今天晚上帶她去渡輪上玩嗎?安潤眸子的亮光黯下來,那個人向來說話不算數,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可以,我知道了。”
      
      陸三冬剛到家,就接到了趙云泊的電話。
      
      “陸小姐,到家了?”電話那頭的人聲音慵懶。
      
      “你怎么還沒睡?”陸三冬脫了外套坐到沙發上,看了一眼時間,德國時間凌晨三點多呢。
      
      “怕你那群粉絲不讓你走,看看你有沒有安全到家。”趙云泊躺在床上翻了個身,她睡不著啊。
      
      陸三冬看了眼馮媛,馮媛識趣地去上廁所,“有勞趙小姐掛念,安全到家了,怎么剛剛在看現場呢?”
      
      “她們唱歌真是難聽死了,得虧劉大爺不在,不然要氣得現場飆歌。”劉大爺劉青山是《北國之聲》的音樂總監,國內民族音樂的傳承者,華陰老腔屬他唱得最地道。
      
      陸三冬笑了幾聲,“那趙小姐什么時候給我唱首歌,我倒是想聽聽您唱歌。”
      
      趙云泊盯著天花板,學著粉絲們的聲氣,“等陸陸拿了第一個影后,陸陸為你打call,陸陸為你唱歌!”
      
      “趙云泊你這人真是討厭得不得了,”陸三冬從頭到尾就沒停下來笑,“我不跟你說了,剛答應給她們直播了。”
      
      電話那頭的人相當不滿地罵了幾句娘,“跪安吧,陸小姐。”
      
      這人到底有沒有長大,真是越活越孩子氣。陸三冬對著電話無奈地笑了聲,“趙小姐,記得早點回來。”
      
      云城時間十時四十三分,結束半個小時直播的陸三冬正式在微博發文:感謝接機的雪花,感謝大家,我回來了。
      
      評論下面有崔翮老師、王新風導演、陳聲明導演、胡皓、蘇啟程、耿蔚然等明星的評論。
      
      王新風導演直接說:“歡迎我最欣賞的小女郎回國。”
      
      陳聲明導演嗆對方:“我的片兒救贖出來的人。”
      
      兩個月前重新開通微博賬號的“BDLSYZ”,也就是之前的深藍俱樂部玩家“常山趙云泊”又轉發微博開懟,“拜拜了您嘞。”
      
      底下若干粉絲一頭霧水,陳年舊事不用提了,當事人好聚好散各奔東西,第三人遭圈內陷害退圈代價慘重。不過這兩人不是說“青梅青梅”嗎?
      
      粉絲1:“大哥我求您別摻和了,咱關系破裂了就別再蹭別人熱度了,人家好不容易回來!”
      
      粉絲2:“大哥兩個月沒發微博,發的第一條就是懟人家,我實名懷疑我們大哥腦子有問題!”
      
      粉絲3:“其實……你們大哥還是你們大哥,以前她也是這樣懟人家的……”
      
      粉絲(5.6.7……):“我求求您們把圈子劃開來,你玩你的游戲,她演她的戲!別再捆綁我們陸陸可以嗎?”
      
      趙云泊看著這些一致辱罵她的消息,挺好的,她就是這么渣。從今天起,閑暇之余蹭蹭熱度,勵志做陸三冬的黑粉!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