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男配送糖吃(快穿)

作者:五朵蘑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兩世慘淡的男配11

      隔壁開始晾曬起了衣裳、被褥、棉絮等。
      
      視線越過兩道籬笆,宋瑩瑩一抬眼就看見了,心中欣慰。小六子知道講衛生、愛干凈了,這很好。這樣以后帶他去交小伙伴,人家也不會嫌棄他。
      
      正想著,就見宋二哥渾身濕漉漉地從外面走回來,驚訝地道:“二哥,你怎么了?掉河里啦?”
      
      放下手里擇了一半的菜,跑屋里拿干凈的布巾給他。
      
      宋二哥沒接:“沒掉河里。”大步往自己進屋去了,“等我換身衣裳。”
      
      不一會兒,他換完衣裳出來,一手拎著濕衣裳,一手提著臟鞋子,蹲在院子里洗刷:“是小六子掉河里了,我撈他來著。”
      
      “他怎么又掉河里啦?”宋瑩瑩驚訝道,這小子真是跟水有緣分啊,她和他初見就是在河邊,今天居然又掉下去了。
      
      宋二哥道:“還說呢,今日可危險了,他累脫了力,爬不上來,越撲騰離河邊越遠,要不是我下去撈他,他指不定爬不爬得上來呢!”
      
      宋瑩瑩悚然一驚:“怎么回事?”
      
      宋二哥朝隔壁一努嘴:“你瞧瞧他家籬笆上晾的東西,他一趟趟的打水,不費力氣的啊?”
      
      宋瑩瑩呆了一下:“他累了,怎么不知道休息的?”
      
      她只顧著欣慰他愛干凈了,卻忽視了打水很費力氣,而且他年紀又小。
      
      “多虧了你,二哥!”宋瑩瑩后怕地道。
      
      宋二哥沒當回事,只道:“我訓他來著,他不吭聲。你最近不是跟他要好嗎?你去跟他說說,做什么事,哪有急在一時的?”
      
      宋瑩瑩點了下頭:“我這就去跟他說。”
      
      小伙伴落水了,怎么也要表示一下慰問。
      
      拿了塊姜,包了一點紅糖,往隔壁去了。
      
      六子落了水,身上的衣裳就不能穿了,這會兒只穿著一條褲子,在屋里打掃衛生。
      
      他不知道從哪里砍了一捧干草,扎成笤帚,彎著腰掃地,整間屋子里塵土飛揚。
      
      宋瑩瑩才剛邁進一只腳,頓時就被嗆得退了出來:“六子,掃地不能這樣,笤帚要貼著地。”
      
      “你,你怎么來了?!”六子聽到她的聲音,嚇了一跳,他現在赤著上身,非常不好意思看見她,臉上又羞又窘,飛快往后退,“你出去!出去!”
      
      宋瑩瑩不用他攆,自己就退出去了,想起那一瞥之下的瘦小背脊,有點心疼,就沒逗他:“我聽我二哥說你掉河里啦?我拿了塊姜,我給你燒點姜茶喝吧。”
      
      現在還是春季,雖然天氣暖和了,但還是注意點比較好。
      
      說完,熟門熟路地往灶房去了。
      
      六子想起灶房那一堆亂糟糟的,張口想制止她,又頹然地閉上嘴。算了,她一定不肯聽的。
      
      看著一屋子的塵土飛揚,把笤帚往地上一扔,扭頭找衣服。
      
      能穿的都被他洗了。唯一能穿的那身,掉河里打濕了,現在外頭晾著。找來找去,竟然翻出一件棉衣來。臟兮兮的,他皺著眉頭看了幾眼,又丟了回去。
      
      宋瑩瑩剛生起火,就見六子進來了,身上穿著那件濕噠噠的衣裳。
      
      皺了皺眉,把他拉了過來:“自己燒火。”
      
      這樣坐在灶膛前,衣裳還干得快些。
      
      六子順從如流地坐下來。
      
      “謝謝你二哥。”他低著頭,往灶膛里填柴火,嘴巴抿了抿,“可我沒什么好報答你們的。”
      
      他救了她,她就給他端來烙餅。可是宋二哥把他從河里撈上來,他卻沒什么能報答的。
      
      “那如果你有什么可報答,你打算怎么報答啊?”宋瑩瑩就逗他說話。
      
      六子呆了一下。
      
      他現在什么也沒有。可,如果他什么都有,他要怎么報答?
      
      “你要什么,我都肯的。”想了想,他鄭重其事地點頭,“要我的命,我也肯的。”
      
      他說得特別鄭重其事,讓人絲毫沒辦法因為他年紀小就忽視他的認真。宋瑩瑩從書里知道他的品性,此刻自然也知道他說的是真的。
      
      “我不是讓你知恩不報,只不過,我二哥救你只是伸把手的事,你這樣恨不得粉身碎骨也要報恩,太過了。”宋瑩瑩想了想,決定趁這個機會,給他灌輸一點觀念,“也就是你現在沒爹沒娘。如果你有爹有娘等著孝敬,你卻因為別人救了你就給人賣命,叫你爹娘怎么辦?他們的生養之恩不用報呀?”
      
      六子一呆。
      
      “我沒爹也沒娘。”他抿了抿唇,目光注視著灶膛里熾熱的火焰,“我不欠別人的恩情,只用報你二哥的恩情。”
      
      “不是這么回事。”宋瑩瑩蹲下來,掰著手指頭給他算,“決定一件事情怎么做,要考慮很多,拿捏好分寸。不能因為你沒有爹娘,就說這樣做是對的。”
      
      “我打個比方吧。今天是我二哥救了你,你要報答我二哥。如果過段時間,又有人救了你,你怎么辦?同樣是救命之恩,你報答誰?”
      
      六子思考了一下,說道:“我先報答你二哥。”
      
      “那如果你為了報我二哥,丟了性命,再也沒辦法報那個人的恩情,你豈不是欠了一份天大的恩情?”宋瑩瑩唬他,“你死后在黃泉之下,你心里安生嗎?”
      
      “你是不是想說,下輩子再報答他?可如果下輩子也有人救了你呢?下輩子摞下輩子,你報得過來嗎?”宋瑩瑩說完,揪了根草葉,戳他的臉玩,“你輪回十輩子,報得完嗎?叫我說,你輪回越多,欠的債越多!”
      
      六子被問住了,皺起眉頭。
      
      “我再打個比方。如果我二哥是隨手搭救了你,另外一個人卻是拼死拼活才救了你,誰的恩情大?都是救了你的命,你都欠人家救命之恩,你覺得兩個人對你的恩情是一樣的嗎?”宋瑩瑩又問道。
      
      六子呆呆的,答不上來。
      
      他年紀小,又沒讀過書。不像宋瑩瑩,生活在現代,讀書讀了十年,雖然將將達到義務教育的基礎水平,但是在信息爆炸的現代,讀書極為方便,獲得知識太容易了。
      
      他惱羞成怒,一把拂開宋瑩瑩逗他的草葉:“打比方打比方!比方跟你有仇啊?你老是打比方!”
      
      他覺得宋瑩瑩實在太能說了,他根本說不過她。
      
      難道就因為比他大兩歲?可是村里其他比他大的孩子,也沒這么能說會道啊?
      
      說不定,她是山精變的!她其實是個老妖怪,根本不是人!
      
      他暗暗腹誹,不是很服氣地看著她:“那你說怎么辦?”
      
      “很簡單。”宋瑩瑩攤了攤手,“用得著你的時候,你搭把手就是了。”
      
      “就這么簡單?”六子愣了一下。
      
      “是啊。”宋瑩瑩點點頭,“就是這么簡單。別人救了你,未必是圖什么報答,你心里記著這份好,在人家需要的時候,搭把手就是了。不用你拼命,也不用你付出所有,適當就好。”
      
      六子呆呆地看著她。
      
      宋瑩瑩趁機給他講故事:“你聽過人家講戲本沒有?有錢人家的老爺被義士救了,是怎么答謝的?拼命了嗎?沒有。把家財都拱手相讓了嗎?沒有。人家贈送銀兩,足夠那人蓋房子、娶媳婦,就叫闊綽,很令人贊揚了。”
      
      宋瑩瑩挑了些自己看過的故事跟他講,在他心中種下一顆“報恩要適度”的種子。
      
      六子聽她講了一個又一個故事,心里漸漸服氣了,點點頭:“我記住了。”
      
      姜茶已經煮好了,宋瑩瑩放了紅糖進去,叫他趁熱喝了。
      
      “還有,以后累了就別逞強,如果今天不是我二哥路過,你就淹死了你知不知道?”宋瑩瑩終于說起來意,怒視著他道。
      
      六子點點頭,聲音透著難得的溫順:“嗯。”
      
      他剛才坐在灶膛邊燒火,身上的衣裳干得差不多了,這會兒一碗姜茶下去,整個人冒汗。
      
      嘴里既有姜的辛辣,又有紅糖的甜味,他此刻肚腸都是熱滾滾的,一雙明溜溜的眼睛瞅著宋瑩瑩,透著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熱切。
      
      宋瑩瑩伸手指向外面,晾在籬笆上的被單:“你都拆了,自己會縫么?”
      
      拆和縫可不是一回事。
      
      宋瑩瑩自己懂一點針線,然而縫個發帶都要許久,他居然把鋪蓋給拆了,能縫得回去嗎?
      
      六子遲疑了一下,點點頭:“會。”
      
      他拆過宋老懷的草鞋,自己就能照著編一雙,縫被子……應該也沒什么難的?
      
      宋瑩瑩便道:“那你縫吧,如果縫不上就喊我。”
      
      “你會?”六子反問一句。
      
      宋瑩瑩哼笑一聲:“我叫我娘給你縫。”
      
      六子便不說話了。
      
      宋瑩瑩回了家,就去央宋老娘:“娘,六子把他家鋪蓋拆了,我覺得他縫不上,你幫他縫吧?”
      
      宋老娘皺起眉頭:“瑩瑩,你別管他的事,咱們管好自己就是了。”
      
      “怎么啦?他這么可憐,鄰里鄰居的,幫一把嘛!”宋瑩瑩搖著她的手道。
      
      宋老娘也知道六子可憐,但是沒這么簡單,她把自己的顧慮跟宋瑩瑩說了:“……你知道了吧?咱們不好管太多,不然落人眼中,可就落不了清靜了。”
      
      宋瑩瑩卻不這么想,她道:“就該叫他們看看!該他們管的,他們不管,還不叫別人管了?哪有這樣的道理?叫我說,我們就該管,最好叫他們怕了,該做的事都做起來。”
      
      說完,她又沖宋老娘眨眼睛:“娘,如果他們知道面上不好看了,對六子好起來,以后就不用我們再管啦!我們不再管,就沒嫌疑了呀!即便一開始不清靜,可是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們又不想那幾畝地,等六子有人管了,我們一撒手,就沒事了呀!”
      
      宋老娘給她纏得不行,想拒絕她,可是又被她纏得說不出道理來。
      
      老兩口都是講道理的人,對孩子們也不是一味的動用父母權威約束,大多數時候都是以理服人。聽宋瑩瑩說得像模像樣的,就道:“等你爹回來,我跟你爹說說。”
      
      “嗯!”宋瑩瑩見好就收。
      
      等到宋老爹回來,宋老娘就跟他說了。
      
      恰好宋大哥也回來了,聽見了這番話,他想了想,說道:“我覺得小妹說得對。那么個孩子,多可憐呢。我聽小二說了,今天差點淹死在河里呢。小小年紀這么辛苦討生活,大家再不幫著點兒,真要看著他去死?”
      
      長子這么一說,宋老爹心里也動搖了:“那行吧。”
      
      得到家里人支持,宋瑩瑩別提多高興了:“爹,娘,大哥,二哥,咱們家都是好人呀!”
      
      宋老娘就擰她的嘴:“還不都是你!心腸軟得棉花一樣!也不知道隨了誰!”
      
      “隨爹!隨娘!”宋瑩瑩笑著跑出去了,到六子家,把曬干的被單什么的卷起來抱在懷里,又對六子道,“抱上棉絮,我娘給你縫。”
      
      六子驚得目瞪口呆:“我自己縫!”
      
      “啰嗦什么,走了。”宋瑩瑩抱著被單打頭出去了。
      
      六子叫不住她,有些忐忑地抱起棉絮,跟了上去。
      
      宋老娘叫他們把東西放床上,她已經準備好了針線,把鞋子一脫,坐在床上,就準備縫被子。
      
      六子還想幫忙,被宋老娘趕出去了:“你們兩個出去玩吧,這里不用你們。”
      
      六子便看向宋瑩瑩,顯然等著她拿主意。
      
      宋老娘見了,心里就有些軟。洗干凈的六子,眉清目秀的,一雙眼睛黑白分明,眼神清澈,看著是個好孩子。對自己閨女也依從,一起玩也沒什么。
      
      她這樣想著,就對宋瑩瑩道:“早上煮的雞蛋不是沒吃完嗎?跟六子一人拿一個,吃完出去玩吧。”
      
      六子聽了直搖頭,宋瑩瑩卻拉起他的手就往外走,一點也不見外。
      
      這是六子第二次被她碰到。
      
      上一回,是他們交朋友那天,她白白凈凈的手握住他的,又軟又滑。這回被拉住手,他發現她的手心熱乎乎的。跟她的人一樣,什么時候都熱乎乎的。
      
      他抿著唇,一時間腦子里什么也沒有,暈暈乎乎的,只想跟著她走。
      
      來到廚房里,宋瑩瑩從鍋里拿出兩個雞蛋,跟六子一人一個。
      
      自從上回她給六子了兩個雞蛋,卻跟宋老娘說被自己吃了,宋老娘就以為閨女饞雞蛋,隔三差五就煮雞蛋給她吃。宋瑩瑩不怎么愛吃,今早上就沒吃。
      
      她拿在手里,慢慢剝著殼。她剝得很慢,等她剝好,六子那個已經吃完了,她就把手里這個遞過去。
      
      六子不要,她就塞他嘴里:“吃吧,我娘特意叫你吃的。”
      
      雞蛋都沾了他的口水,她肯定不會要了,六子便沒有再推拒,他這次吃的很慢,一小口一小口地吃掉了。
      
      宋瑩瑩又給他倒了碗水:“沖一沖。”
      
      吃兩個雞蛋,是夠噎的。
      
      六子很乖,給他水,接過來就喝。喝完后,他垂下眼睛,低低地道:“謝謝。”
      
      她對他很好。宋二哥救過他。宋老娘給他吃雞蛋,還給他縫被子。他們一家人都很好。
      
      面對這種毫無掩飾的善意,六子有些不知道怎么辦。
      
      他實在沒有什么能回報的。他在心里想,以后絕不欺負宋瑩瑩,也不叫別人欺負宋瑩瑩。
      
      “我們去哪兒玩啊?”吃完雞蛋,宋瑩瑩帶著他溜達出去。
      
      離天黑還早,宋老娘那里又不要幫忙,兩個孩子就在村里溜達。
      
      “我帶你去挖膠泥?”想了想,六子說道。
      
      膠泥是一種黏性很大的土,可以捏成各種形狀,男孩子們很喜歡玩這個。六子就看到很多人去挖,捏成娃娃,捏成房子,捏成各種玩意兒,還摔響兒。
      
      他自己也挖過,當時想捏一只兔子,結果捏出來一點也不像,他隨手放窗臺上了,后來曬干了,硬邦邦的,有一天刮大風,它被刮到地上摔碎了。
      
      “你嫌臟嗎?”說完,他又有些猶豫,目光在宋瑩瑩干干凈凈的衣服鞋子上打量。
      
      宋瑩瑩笑道:“你挖,我就不嫌臟。”
      
      六子是愿意給她挖的。他欠了宋家那么多人情,給宋瑩瑩挖點膠泥算什么?但奇怪的是,她每次這樣說話,他居然都想瞪她。
      
      “走了。”他打頭走在前面。
      
      挖膠泥的地方離這里有點遠,兩個人一邊走,一邊隨口說著話,直到迎面走過來一群孩子。
      
      從八九歲到十一二不等。看到六子,一開始很好奇,眼神透著陌生。過了一會兒,不知道誰說了一句:“這不是六子嗎?”
      
      “還真是六子?”
      
      “看他的右手!六指兒!就是六子!”
      
      “他怎么把臉洗了?差點沒認出來!”
      
      一群孩子大呼小叫著,像是看到什么稀奇事,跑過來將六子和宋瑩瑩圍住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的更新肥不肥呀~
    仍然是10+10喲~~
    ===感謝為我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吃素的蚊子 10瓶;turbonan 5瓶;池藍藍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