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回來被大佬們寵上天

作者:奶茶與果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11章

      車鑰匙,自然指的是他那些機車的鑰匙。
      
      凌列之前也像大多數人一樣,所有的車鑰匙都放在玄關處。
      被凌母收繳了一次,他又回祁山偷偷拿回來后,才換了地方。
      
      新的地方除了他自己,也就只有一個人知道。
      
      想到這件事,凌列眉眼間,還是有了幾分不爽。
      
      那個唯一的知情者,就是他的好大哥。
      
      凌鍇一畢業就進了凌氏董事會,商務車坐地多了,自己跑車開多了,有時候手癢,就會過來取鑰匙偶爾玩玩機車。
      
      凌列嫌他哥每次來取車,都要聯系自己麻煩,直接告訴了凌鍇公寓的密碼,以及那些鑰匙放的地方。
      
      昨天凌鍇過來的時候,他還在浴室。
      
      聽凌鍇隔著浴室門和他說,要拿下他的車鑰匙,凌列還覺得他煩,只是沒好氣地“嗯”了聲。
      
      他一開始也沒去看鑰匙。
      吹干頭發后,靠在床頭玩了幾把游戲。
      直到秦飛在游戲里問了他要不要出去吃夜宵,凌列應了,還去衣帽間換了身衣服。
      
      結果臨出門,拉開床頭柜的抽屜,原本放在里面的十幾把車鑰匙,完全消失地無影無蹤。
      
      他當場就打了凌鍇的電話。
      
      對方直接掛斷,沒接。不一會兒,發了個微信過來。
      
      凌鍇:“媽吩咐的,不敢不從。”
      
      凌列心里冷哼了一聲。
      
      其他機車的鑰匙,拿走也就拿走了。
      
      但有一輛他剛入手,顏色還是定制,等了許久才拿到手。
      也就今天回祁山開了一次。
      
      想到這個,凌列也忍不住有了幾分煩躁,沒再管凌鍇,而是直接打電話給了下命令的寧女士。
      
      但不知道自己母親這次為什么下了決心,不管他怎么說,都沒有像往常那樣松口。
      
      最后,聽他說地差不多了,才語氣嚴肅地說了句:“小列,你應該清楚,你的生命安全有多重要。”
      
      這句話,凌列從小就聽長輩們提起。
      因為他姓了個凌,而且他父親是凌嘯,母親的家族也不簡單,所以他的命,的確不單單是他自己的。
      
      可一遍遍提地多了,凌列心里難免會產生排斥。
      
      這會兒聽自己母親提起,更是加重了他心里本有的厭煩。
      
      所以他沒有再和自己母親說下去,直接掛了電話。
      
      今天他剛到教室,其實就認出了昨天在家里見過的那個女生。
      
      如果不是印象中有這張臉,班級里哪怕來了一半的轉學生,他還真不會路過了,還特意退回去看一眼。
      
      不過他對女生雖然有點印象,但也沒記住對方的名字。
      
      直到再次收到自己母親的回復。
      
      “辛婉。”凌列視線在這個名字上停留一秒,才算是把人和臉對全了。
      
      “小列,你要知道,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辛婉剛轉到你們學校,而且她還比你小一歲,你作為哥哥,自然該照顧她。但你也知道媽媽為什么反對你碰機車,竇家的兒子和你一般大,昨天就是因為這個出的事。”
      
      按寧女士的性格,若是平常要打那么多字,肯定會選擇直接打電話給他了。
      
      估計也是猜到他這會兒在學校,所以才打了那么多字過來。
      
      昨天那通電話不歡而散。
      凌列也沒聽自己母親說起原因。
      
      只不過他后來也知道了這件事。
      看到寧女士發來的消息,凌列心里只閃過了“果然如此”四個字。
      
      出事的人,凌列認識。
      比他大了一歲,在S市另一所私立學校上國際班。
      今年高三。
      
      那人平時玩什么,凌列也知道。
      私下違規的比賽組過好幾次,更是某些危險道路的常客。
      
      凌列買的車沒比那人少,但比起那人,他倒是更像個模型收集愛好者。
      
      當然,他也懶得和自己母親說那么多。
      他按了幾個數字,直接打了電話。
      
      他不住校,這會兒其實正和秦飛他們往教學樓走。
      
      也就是吃飯時坐他身邊那位。
      
      路上自然有極大的可能,會遇到博英的老師,甚至是教導處的人。
      
      而凌列這么光明正大的動作,完全就是沒把這些人,或者說學校的校規校律放在心上。
      
      寧茜接地很快。
      
      只是不等她說話,凌列就先開了口:“寧女士,需不需要在我車上裝個定位器,直接連你手機上?”
      
      “凌列。”凌母在電話那邊喊了自己兒子的名字。
      
      下意識覺得自己兒子是故意在說反話,惹她生氣。
      
      只是凌列的下一句話,又讓她有點舉棋不定。
      
      “我沒和你開玩笑,你要是真看我去危險路段,到時候拿走鑰匙我一句反對的話都沒有。但你可不可以,也給我一點信任。”
      
      凌列說地不嚴肅,但電話那邊的凌母,還是因為他這句話,愣了愣。
      
      寧茜的性格也不是聽風就是雨,竇家那個小輩出事,她讓凌鍇去拿凌列的那些鑰匙前,也有做過了解。
      
      是私底下在危險道路上組織賽/車,才出了事。
      
      她倒是從沒聽說自己小兒子有玩這個,可考慮到凌列的性格,她還是讓凌鍇去凌列公寓拿了鑰匙。
      
      寧茜敢說,如果凌列真對某樣東西產生了興致,就沒有他不敢去嘗試的。
      
      可說到信任……
      
      完全一/言/堂,的確不是她秉承的教育方式,甚至還與她的教育理念相悖。
      
      如果可以,她并不愿意吝嗇對兩個兒子的信任。
      
      “真的不會去危險的道路?不去賽車?”只能說寧茜這次是真的有被竇家小輩出的事嚇到,所以還是強調性地再次問了遍。
      
      “嗯。”
      凌列應地絲毫沒有負擔。
      
      他會不停買機車,一是因為某些機車的線條感讓他有買的興致,二是機車的駕駛體驗,也算獨一無二。
      不然凌鍇買了那么多輛車,也不會偶爾手癢,過來他這邊取鑰匙了。
      
      但對于玩命,凌列是真沒興趣。
      應該說,他的人生信條就從來不是這個方向。
      
      不管玩什么,凌列也一直信奉人駕馭物,而不是讓物駕馭住人。
      否則也提不上是個“玩”字了,還不如用“被玩”來形容。
      
      所以他剛才對寧茜做的保證,也是真的。
      
      不過方才應寧茜的那聲“嗯”,到底是有點水分。
      
      不去危險道路是真的,從不比賽,假的。玩一樣東西,總要浸透進去,享受到這樣東西可以帶來的樂趣。
      要是買了那么多機車都放著,也沒意思。
      
      只是凌列參加的次數并不多。
      
      他唯幾次去的,也都是關系還算不錯的朋友,私下組的局。
      
      聽到他的再次保證,寧茜最后開始松了口:“行吧,媽媽給你信任。鑰匙我讓凌鍇都給我了,你有空就過來祁山取一下。”
      
      凌列倒是想接一句,讓凌鍇把鑰匙送到他公寓,但鑰匙沒到手前,還是理智占了會兒上風。
      寧女士這句讓他自己回去拿,言外之意,自然是讓他多回祁山。
      
      “嗯。”還是應了。
      
      目標達成,加上也快到教室了,凌列準備掛電話,只是寧茜在電話那邊對他說道:“小列,既然媽媽把鑰匙還給你了,那你也得兌現下你一開始說的話,記得照顧下婉婉,她剛來S市……”
      
      如果凌列記得沒錯,剛才說這兩者不是一回事的人,也是對面的寧女士。
      
      “知道了。”凌列直接打斷了自己母親,畢竟越聽,越感覺到自己母親有喋喋不休的架勢。
      
      凌列這時候,壓根就沒有把寧茜的交代放在心上。
      
      直到快到午休時間,他視線從手機屏幕上微抬,恰巧就越過前面兩排座位,看到自己母親交代他要照顧的辛婉,走到了她自己座位上,準備入座。
      
      剛轉學過來,所以身上穿的也不是博英的校服,一眼看過去,還是挺明顯的。
      
      手上還拿著他給她的奶茶。
      已經喝掉了一小半。
      
      這一視線微頓,倒是讓凌列重新想起了寧茜的交代。
      
      不得不承認,今天能拿回鑰匙,的確是拿她開的頭。
      
      -
      博英晚上有三節課的晚自習。
      
      從晚上7點開始,一直要上到晚上9點50分。
      
      博英禁止學生帶手機到學校,不過辛婉還是留下了。
      因為記得何欣離開前說,讓李叔晚上把她的校服送過來,所以辛婉并沒有把手機放在寢室,而是攜身隨帶到了教室。
      
      她就是在第一節晚自習剛剛開始不久,大概七點零幾分,收到了李叔給她發的消息。
      
      穿越去修仙世界前,辛婉好歹也做了一小段時間的大學生了,大學可和高中不一樣,手機不離身,也不會有人再管你。
      課間休息時當著授課老師的面,玩手機玩電腦,那也不叫違反校規。
      
      所以收到李叔發給她,說他已經在校門口的信息,辛婉的第一反應,就是上去和恰巧今天晚自習值班的徐建國,請示一下,自己想去校門口拿校服。
      
      可辛婉把手機塞回抽屜后,剛想這么做,腦子突然就清明了起來。
      
      不對,如果她真去請示徐建國,那她不就得解釋,是怎么知道李叔已經到了的?
      
      辛婉被自己蠢哭了一秒,及時反應過來后,便重新取出手機,低著腦袋敲字,回了李叔:“李叔,我現在正在上晚自習,你幫我把校服放學校傳達室吧,我下了課去取。”
      
      中午回寢室時,周思琪就和她說過,家長送東西來學校,學校是不給進的,會讓家長把東西放傳達室。
      
      “好的,小姐。夫人還讓我買了點東西,讓你分給室友。”
      
      第一節晚自習剛下課,辛婉就感覺到自己背上,被人從后面拍了下。
      
      力度不算重,她下意識就轉了下頭。
      然后對上了坐她后面那位男生的視線。
      
      “額,同學,我筆掉你座位下面了,我試了下,沒能撿到。額,能麻煩你幫忙撿一下嗎?”
      
      “好,你等下。”辛婉覺得男生的語氣,有些復雜,但她也沒有去深究。
      
      彎下腰,視線落在自己座位下面,倒是一眼看到了她后座那位男生掉的筆。
      
      也怪不得男生撿不到,因為已經滾到了她凳子的,前凳腳邊。
      
      辛婉把腰往下再彎了彎。
      
      而此刻看著辛婉動作的郭宇,臉上出現了點不好意思。
      
      和大多數男生一樣,他對那些長得好看,可可愛愛的女孩子,更有天然的好感,對辛婉,一開始就是不想有接觸的那種。
      
      如果筆掉的位置,不是辛婉才能撿到,他或許直接就拜托喻文舟了。
      
      所以他和辛婉說幫他撿下筆的語氣,就有些不自然。
      見對方二話不說答應,并且彎下腰幫他去撿筆,這讓郭宇自覺反思了,自己以貌取人,是不是有點不太好。
      
      不過不管是彎腰撿筆的辛婉,還是看著辛婉動作,陷入了反思的郭宇。
      都沒有看到凌列離開教室前,路過辛婉的位置,往她桌子上,扔了張紙條。
      
      反倒是正在看題的喻文舟,恰巧余光看到。
      
      不免微抬了下視線,往凌列扔完紙條就離開的背影,看了眼。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