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環

作者:安碧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二十一章

      這般激烈的反應讓霍云嵐愣住,也嚇到了站在魏寧面前的李六郎。
      
      他家道中落,學問也不算好,能在學堂里讀下去皆是因為學堂里面有錢人家的子弟多,只要能想辦法攀附上一個,以后就能吃喝不愁。
      
      只是高門大戶的孩子大多會在自家里請西席先生,哪怕進了學堂也會躲避開李六郎這樣的人精。
      
      轉來轉去,李六郎就盯上了年幼的魏四郎。
      
      不得不說魏四郎還是有些才華的,即使在讀書上沒有下過苦功,卻也依然能應付功課,最關鍵的是手上有閑錢,性格還單純。
      
      李六郎比他大了不少,有意無意間引著魏四郎去接觸花花世界。
      
      魏寧去聆音閣就是他帶著去的,想著十四歲的小屁孩鬧不出什么動靜。
      
      能見到紅梢純屬意外,到現在李家六郎都不知道為什么魏寧這么個半大孩子能被頭牌相中。
      
      如今魏寧被帶回了家里,連著幾日不出門,李六郎沒了他接濟也就沒了銀錢,這才上門來獻殷勤。
      
      誰能想到,魏寧的反應這般劇烈。
      
      畢竟他們誰都不知道魏四郎心里的苦。
      
      或許之前的魏寧還有些玩鬧的心思,可現在,只要他一想到聆音閣,就覺得自家三哥的那把綠寶石匕首要扎過來,然后他就能徹底斷了念想,恐怕連胡子都不會長了!
      
      他以后還想娶媳婦呢!
      
      魏四郎下意識的后退兩步,大約是之前魏臨的威懾給他留下的印象過于慘重,魏寧小腦袋瓜迅速轉動,把李六郎做的事情都拽出來過了遍,不難想到面前這人不懷好意。
      
      之前幾次也是李六郎引著他出去,不讓他好好讀書,處處攛掇,當時魏寧覺得沒什么,現在想起不難看出其中深意。
      
      魏四郎本就是個直率脾氣,犯錯一往無前,但是改的也快,立刻道:“你走吧,以后不要再來我家。”
      
      李六郎急了,他不知道只是之前尋常的一句話怎么就惹了魏寧不快。
      
      可他不能就這么走了,李六郎可舍不得這么一個好哄騙的冤大頭。
      
      仗著年長身高,李六郎臉上端著笑,想要過來拉拽魏寧,但是魏寧卻沒有絲毫客氣,本來心里就怕得很,瞧他這樣,害怕都變成了火氣,招呼了小廝把李六郎給扭了。
      
      這一刻李六郎才反應過來,自己這是在魏家,而這魏家不算大戶,但也是富庶人家,可收拾他還是輕而易舉。
      
      李六郎本就油滑,立刻認錯:“四郎你且聽我說……”
      
      “這是怎么了?”
      
      一個低沉聲音響起,霍云嵐回頭,就瞧見了沉著臉走過來的魏臨,在他身邊是魏家二郎魏誠。
      
      虎頭一看到魏誠,就笑起來,伸出手軟乎乎道:“爹爹抱。”
      
      魏誠笑容一如往常的溫潤和善,對著霍云嵐見禮道謝,而后抱起了自家兒子,卻并沒同他說話,扭頭對著魏四郎溫和道:“四弟,出了何事?莫要吵嚷,讓娘聽到要擔心的。”
      
      魏四郎剛剛自己下了自己一遭,這會兒看到魏臨,不自覺的縮了一下脖子,看都不敢看他,只管小跑到魏誠面前把剛才的事情說了。
      
      魏誠微挑眉尖,扭頭看向了魏臨,低聲問道:“齊王的人?”
      
      魏臨搖頭否認:“不是。”自從抓了紅梢,魏臨就把和紅梢接觸過的都查了一遍,這個李六郎居心不良,卻和齊王沒有干系。
      
      魏二郎笑笑:“那便沒有用處,早早打發了便是。”
      
      “可要我派親衛去?”
      
      “不妨事,你先忙楚王給的差事重要,”魏二郎瞧了瞧還在掙扎的李六郎,笑著瞇起眼睛,“這個李家郎,我自有辦法。”
      
      魏臨聞言點頭應下,魏誠便叫了小廝來把李六郎扭出家門。
      
      霍云嵐走到魏臨身邊,輕聲道:“二哥也知道齊楚兩王之事?”
      
      魏臨點了點頭。
      
      魏二郎年少時便拜了名師,對時局了解多些也屬正常,只是魏誠考中秀才功名后卻沒再讀書,而是返回家中娶妻生子,那時候魏淮受傷,魏臨離家,家里對小弟難免疏忽。
      
      如今,該是盡到兄長之責的時候了。
      
      好在四郎年幼,還是能管束過來的。
      
      不過魏臨扭頭,默默地看了一眼魏四郎。
      
      他和二哥魏誠歲數相仿,從小就知道魏誠不是個好惹的人。
      
      如今世道混亂,有田產卻沒庇護的人家常常會被人盯上,哪怕是土匪來了也都是先搶這種人家,更不要提平時那些光腳不怕穿鞋的地痞惡霸。
      
      偏偏自己離家這三年來,魏家平平靜靜的過日子,半點沒有被欺負過。
      
      爹娘敦厚,大哥純善,小弟年幼,那就只能是這位看起來溫溫柔柔的二哥在后面使了力氣。
      
      魏臨分毫沒有忌憚,反倒覺得心寬,自家人有本事才是好的。
      
      就是苦了四弟,那么一個蠢出天的小皮猴子,被娘交給了二哥管教,只怕以后有的磨了。
      
      魏臨出于兄弟情義在心里同情了魏寧一瞬,得到了魏寧一個疑惑的神情。
      
      魏三郎走上前去,想要伸手摸摸他的發頂,提醒他乖一些莫要惹了二哥不快。
      
      可剛一抬手,袖中就是綠光一閃。
      
      魏寧打了個寒顫,大喊一聲:“我,我還沒讀完書呢!”扭頭就跑。
      
      魏臨動作頓了頓,而后才神色淡淡的收回了手。
      
      霍云嵐則是笑著道:“四郎真是個好學的,乖得很。”
      
      魏臨平靜道:“他以后,定然好學。”有魏誠在,魏四郎不好學也要學。
      
      霍云嵐不解,不過魏臨已經牽住了她的手,兩人相攜朝著自家院子走去。
      
      經過園子里的銀杏樹時,霍云嵐頓了頓步子,昂頭看去。
      
      只見銀杏葉已經一片金黃,微風拂過便是吹落一地,在陽光下甚是好看。
      
      霍云嵐不由得握住了魏臨的手,輕聲道:“深秋了啊。”
      
      魏臨點了點頭,回握住了他的指尖。
      
      就聽霍云嵐接著道:“再有兩個月,便過年了。”
      
      魏臨一聽,頭一個想的就是齊王無道,非要在此時惹出戰事,無論最后輸贏如何,在冬日作戰本就艱難,怕是傷亡更大。
      
      不過很快,魏三郎就意識到自家娘子說的定然不是此事。
      
      略想想,他的臉上就露出了些許不舍:“今年我沒有辦法陪你一起守歲。”
      
      霍云嵐對此不甚在意,本就不是感時傷懷的性子,她想得通透,魏臨是要去做大事的,霍云嵐不想把他拴在家里。
      
      他如今的辛苦是為了今后的長久,總能等到能在一起守歲的日子。
      
      手腕翻轉,霍云嵐扣住了魏臨的指尖,笑著道:“相公平平安安就好,以后我年年陪你。”
      
      魏臨伸手把她攏進懷里,心里卻還在念叨著過年之事。
      
      霍云嵐也樂得靠在他懷里,指尖繞了繞男人劍柄上的劍疆,溫聲道:“我今兒個去城里相中了一間鋪子,想要盤下來,表哥可要去看看?”
      
      魏臨道:“正好明天我有事去城里一趟,娘子與我同去吧。”
      
      霍云嵐笑著挽住他,答應下來。
      
      等入了夜,難得魏臨沒去跟徐先生說話,霍云嵐便拽著他好好交流了一下學習經驗,兩人皆是進步明顯。
      
      這事兒得趣,也著實累人,霍云嵐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睡過去的,再醒來是已經是夜半時分。
      
      手往旁邊探了探,只覺得摸了個空。
      
      霍云嵐睜開眼睛坐起身來,而后就瞧見外間屋燭光閃爍。
      
      她趿了繡鞋,隨意的取了一件外衣披上,便去打開了內室的房門。
      
      而后就瞧見男人正專注的站在桌前,拿著毛筆不知在寫著什么。
      
      這樣的魏臨是霍云嵐沒見過的。
      
      他一直都喜歡刀槍劍戟,不愛紙墨筆硯,尋常讓他能提起興趣的只有兵法策略。
      
      只有偶爾想要哄娘子高興才會去翻翻詩詞典籍,找個一句半句的出來還背不全,他的字像人,英挺又威武,只是魏臨格外不愛寫字。
      
      但現在魏臨卻專心的站在桌前,一臉鄭重,那模樣比沙盤地圖還來得專注。
      
      他現在寫的東西應該是極為重要。
      
      霍云嵐不由得走過去,還沒靠近,魏臨就已經有所察覺,抬頭瞬間目光銳利,見是自家娘子才柔和了眉眼,緩聲道:“怎么起了?才三更天,快再去睡睡。”
      
      這話讓霍云嵐以為他在看公文,便頓住腳步,一張芙蓉面目在燭光里帶著幾分初醒時候的朦朧,輕聲問道:“表哥還有公事?”
      
      魏臨聞言,低頭瞧了瞧,似乎想要擋一擋手下的東西,不過很快就意識到瞞不過,便往旁邊側了側身,給自家表妹讓出地方。
      
      霍云嵐上前,就看到桌上攤開的都是大紅色的紙,裁的整整齊齊,有對聯有橫批。
      
      最顯眼的還是一張張端正的福字,因為寫的太多,竟是鋪了整張桌子。
      
      霍云嵐愣住,昂頭看他。
      
      就瞧見自家相公露出了個笑,依然是武夫式的純善,聲音似乎也被跳躍燭光暈染得溫暖起來:“我多寫一些,留給娘子過年時候貼,可好?”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魏小四:三哥好可怕,還是二哥好!
    魏二郎:=v=
    魏三郎:……年輕真好
    魏小四:?什么意思?
    魏三郎:有犯傻的權力
    魏小四:???
    =w=
    下面是可以跳過的不是很重要的小科普同學——
    劍疆:系在劍首的皮繩,武劍標志,區別于文劍的劍穗,古代劍疆繞腕,防止因為打滑導致兵器脫手。



    福運嬌娘
    溫馨甜文,福氣嬌娘甜寵日常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