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回的世界不對

作者:桑飛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搶飯碗?

      步天又用了大半夜的時間看“他”的日記,可十一年都沒寫完一個筆記本的日記,又能有什么重要內容?
      
      不過收獲勉強還算有一些,如崔文博去年十月底搬到對門,日記中有提及崔文博這位鄰居給人一種很強的侵略感,后來除了今年3月1日那句“死也不做下面的,分手”,基本再無和崔文博相關內容。
      
      步天對崔文博談不上有好感和惡意,畢竟于他而言,無論崔文博還是元宵,都只是才認識的陌生人。
      
      即便崔文博曾經和“他”戀愛過,但既然已經分手,崔文博就沒資格管東管西,拿出一副言情劇中霸道總裁的姿態頤指氣使,命令這個威脅那個,也著實叫人反感。
      
      可步天心中隱隱有種崔文博這事還遠沒結束的預感。
      
      也罷,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想太多也無濟于事,比起崔文博,他更需要將過去六年的記憶補一補,更快的適應工作。
      
      翌日,天還沒亮,步天便被床頭柜上細微的動靜吵醒。
      
      睜開眼,看到的就是往他臉上游的兩條靈蛇。
      
      按理說,蛇是冷血動物,讓它們像貓狗一樣和人親近基本不可能,但靈蛇做到了,是六個寵物中最粘人的。有時候明明睡覺前步天將它們放進了自己的窩里,但半夜它們還是會爬上床,纏到步天手腕上,那時候他會忍不住想,如果他以后結了婚,他妻子會不會被半夜上床的兩條蛇給嚇出好歹來?
      
      當然,前提是他能回到現實世界,以及他能找到結婚對象。
      
      如今前者已經實現,后者……倒也不急。
      
      看了眼時間,才五點一刻,距離他睡下只過了三個小時,但他也沒再睡回籠覺,而是起床去露臺打了一套拳,這也是他從小養成的習慣,可惜露臺空間有限,沒法用內力練功。
      
      打完拳洗漱完,元宵也邊打哈欠邊揉著眼睛出了房間,冷不丁看到步天還嚇了一跳,瞌睡立馬就飛走了。
      
      “步先生,您今天還起這么早?”元宵以為昨天只是意外呢。
      
      步天應了一聲,準備回房間換衣服。
      
      元宵忙問:“步先生您早餐想吃什么?雞蛋餅可以嗎?我昨天看了視頻,絕對不會再燒焦。”
      
      “……隨意。”步天原是打算去外面吃,但青年太積極而且還挺有表現力,他想了想還是沒拒絕,順便,他也不急著換衣服了,還是等用過早餐吧。
      
      元宵火速放了個水洗干凈手就奔進了廚房,比起前一天早上的手忙腳亂,晚上又有過專業指點,這會兒信心十足,還有閑心哼著小曲。
      
      步天沒再廚房看元宵做雞蛋餅,而是去了書房,采集藥物。
      
      五毒皆有毒性,但相應的,也有其藥用價值,如玉蟾,玉蟾名字雖好聽,但也是蟾蜍的一種,蟾蜍一種藥用價值很高的經濟動物,其身上的蟾酥、蟾衣、蟾頭、蟾舌、干蟾皮、蟾肝、蟾膽等均為藥材,當然,步天沒想把它們全部拆解入藥,而是在不傷害它們的前提下采集。
      
      目前步天手邊工具不足,他沒打算采集玉蟾的蟾酥,而是挑了碧蝶。
      
      碧蝶是六寵物中壽命最短的,面前這十幾只碧蝶已經快到它們生命的盡頭,而碧蝶和一般蝴蝶不一樣,它們在壽命終了前翅膀上的鱗粉會自動脫落,碧蝶的鱗粉無毒,有與人參相類的藥用價值,卻沒有服用人參的禁忌,并且還有解百毒功效。
      
      黑石村的村民從小喝碧蝶鱗粉泡的山泉水喝,各個身強體健,駐顏有術。
      
      步天在黑石村時基本每隔兩三天就會用鱗粉泡水喝,家里也收集了幾瓶鱗粉,遺憾的是他回到現實并沒能將鱗粉一并帶回,不然還能當禮物送給唐繪。
      
      收集鱗粉也是個細致活,不過步天也做了六年,早已熟練,因此速度還是很快的。
      
      等他收集到最后一只碧蝶鱗粉時,外面傳來了交談的聲音,一個聲音是元宵的,另外還有一個女人的嗓音,嗓音有些尖,但和元宵交談時似乎挺熟稔。
      
      步天猜測來的女人應該是昨天元宵所說的阿姨,他將最后一點鱗粉收集完才出了書房。
      
      廚房里,身形有點胖的女人正在指點元宵,元宵先看到了步天,打了聲招呼:“步先生,再有兩分鐘就好了,您先坐吧。”
      
      “步先生今天這么早就起了?”胖阿姨有些意外,隨后又有些不好意思:“我這早餐還沒做好,米也沒下鍋熬……”
      
      步天:“做些簡單的即可。”
      
      “面條可以嗎?我帶了您喜歡的鹵牛肉,再給您下碗面條?”胖阿姨道。
      
      “李阿姨,我這邊做了雞蛋餅,煎了培根,還有牛奶,您怎么還要下面?”元宵一聽有些急,這可是他展現的機會,怎么能被橫插一腳?
      
      李阿姨笑道:“兩張雞蛋餅,幾片培根,你們倆大小伙子哪夠吃?”
      
      元宵看著盤里放了蔥花的兩張薄薄的雞蛋餅,以及差點煎焦的四片培根……別說他們兩個人,便是他一個人,都不夠塞牙縫。
      
      最后端上桌的有元宵做的雞蛋餅和培根,還有李阿姨做的牛肉面和她緊趕慢趕做的一籠湯包,豐盛也勉強算,但到底桌上坐的是兩個大胃口的男人,這么些其實還不大夠。
      
      步天和元宵用早餐時,李阿姨則開始收拾步天換下的衣服,當她看到陽臺上晾著的顯然不是步天風格的衣服褲子時有一瞬間的懵逼,懵逼之后著實準備拿下來一起送去洗衣店。
      
      元宵余光瞄見也顧不得餐桌禮儀,忙阻止她:“李阿姨,我的衣服就不用送洗了,地攤貨,不值錢。”買一套的錢都趕不上送洗一次的錢,他現在已經算白吃白住步天的,可不好再蹭人家的便宜。
      
      李阿姨一臉為難:“可這衣服晾著……”
      
      有錢人家的陽臺那真不是用來晾曬的,即使步天家客廳陽臺有晾曬全套設備和洗衣機水池,但至今為止一直仍是全新,元宵的衣服晾曬在陽臺,一下拉低了整個陽臺的設計。
      
      元宵也知道他晾的衣服“有礙市容”,可他也就這個季節的兩套換洗衣服,次臥朝北,也沒晾的地方,晚上洗完澡他把衣服洗了,不晾干他第二天就沒衣服穿,所以只能厚著臉皮用了晾衣架。
      
      兩人都拿眼神覷步天,步天喜歡家里干凈整潔,但陽臺既然裝了晾曬架,自然可以用來晾曬。
      
      得到步天明確答復的元宵再次綻放出了笑容,倒是李阿姨再看元宵的表情有點奇怪,但她的工作內容只是工作日的一日兩餐和家務,并不包括主人家的八卦,所以也沒問東問西。
      
      打掃到書房時李阿姨才看到書房里竟然多了幾個飼養箱,她原本也沒在意,可風蜈爬出了飼養箱放起風來,將李阿姨嚇了一跳:“怎么會有蜈蚣?”喊完忙抓著抹布追了上去。
      
      步天眉梢動了動,還沒來得及說話,元宵先把人攔住:“李阿姨李阿姨,蜈蚣是步先生養的寵物。”
      
      “寵物?”李阿姨疑惑的看向步天。
      
      步天點點頭,俯身伸出手,風蜈順著他的手指爬上去,看得元宵和李阿姨都有些頭皮發麻。
      
      “它們不會主動攻擊人,你做家務時……”話到這里步天又沒繼續,轉而說:“我將飼養箱蓋子蓋上,你打掃時不要去碰飼養箱,它們毒性非常強。”保險起見,白天還是讓它們老老實實待在飼養箱里的好。
      
      李阿姨的臉有些僵,勉強道:“步先生怎么會養有毒的寵物,要是不小心咬傷自己怎么辦?”
      
      步天自然不會給她解釋,只叮囑她:“記得不要碰飼養箱。”
      
      李阿姨覺得這個活有些燙手。
      
      步天能看出她的顧慮,看了眼空間并不大的書房,干脆說:“以后書房你不用打掃。”
      
      聞言李阿姨稍稍一喜,但還是試探性問:“您寵物會自己爬出飼養箱嗎?我做家務時如果它在我身后我不小心踩上……而且您這蜈蚣是藍色的,肯定還是稀有品種,應該很名貴吧……”
      
      ……
      
      “步先生,我覺得李阿姨其實挺抗拒您養的寵物。”上車后,元宵忍不住對步天說。
      
      步天沒做聲,李阿姨倒是不怕風蜈,只是聽他說毒性非常強之后就表現出了很明顯的抗拒,而風蜈毒性雖強,但若真正被人盯上,想將其弄死也是易如反掌。
      
      “您說李阿姨會辭職嗎?”元宵問。
      
      步天:“不知。”比起李阿姨辭不辭職,他更擔心他的五毒和碧蝶,它們在黑石村很常見,但在現實世界說不定是唯一,養它們不如養蠱費心,但也是要花功夫的,少一個他都覺得心疼。
      
      他轉彎時余光看見元宵轱轆轉的眼睛,隨口問了句:“你有什么想法?”
      
      元宵一聽,眼睛立馬迸射出精光:“步先生您覺得我怎么樣?”
      
      步天:“???”
      
      元宵:“如果李阿姨真辭職,你覺得我可以頂她的班嗎?”
      
      步天:“……”他就不該問。
      
      元宵認真的說:“步先生,我問過李阿姨,她的工作是工作日也就是周一到周五每天給您做早餐和晚餐、將您前一天換下來的衣服送洗以及打掃衛生,除了做飯是我的短板,但請您相信,我學習能力真的很強,只要我看過一遍菜怎么做,我就能學會。”
      
      學習能力強不強步天不知道,但他可以肯定,黑芝麻餡湯圓嘴皮子利索,臉皮不薄。
      
      “李阿姨還說給您準備晚餐的標準是四菜一湯,一周五天不重樣就是二十道菜,兩周的話……我覺得我可以花半個月的功夫將她的手藝偷師學完。”元宵還打著小算盤。
      
      步天:“……你早上才吃了她做的牛肉面,現在盤算搶她的飯碗,厚道嗎?”
      
      元宵望向他,眨眨眼,無辜說:“我沒想搶她飯……”“碗”字未說出口,他話鋒一轉:“步先生,后面那輛白色現代跟了我們一路,和昨天一樣嗎?”
      
      步天沒說話,繼續專注開車。
      
      元宵抿了抿唇,又小心翼翼詢問:“是那位崔先生?”
      
      步天依然沒說話,元宵扭過頭在他看不見的地方撇了撇嘴順便翻了個白眼,做完這兩表情他又轉過臉,道:“步先生,我覺得還是有必要跟崔先生解釋清楚,我和您只是債權人和債務人關系,而不是他所想的‘那種’關系。”他重點強調“那種”。
      
      聞聲步天終于施舍了一個眼神給元宵,看了他一眼后,步天照舊專注開車。
      
      元宵:“……”這人怎么能這么裝酷呢?
      
      就在元宵對步天開口都不抱希望時,步天淡淡丟出一句:“債權人不會讓債務人住自家。”
      
      元宵:“……”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仙女們灌溉的營養液和投喂的地雷,集體群么(╯3╰)
    邊疆冷月扔了1個地雷
    微末之光扔了1個地雷
    茶茶扔了1個地雷
    明月相聚扔了1個地雷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