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思芮

作者:品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4 章

      第十四章
      
      霍蔚深夜十一點半出發的,路上風雪太大,車速不得不一降再降,至在晉市出口下高速,剛好凌晨三點。霍蔚開著導航半個小時后來到晉市市局。張思芮前天睡覺前跟他短暫視頻了五分鐘,他知道她住在市局附近的招待所,但這附近招待所實在太多,根本沒法分辨出是哪一個。他在簌簌下著雪的長街上漫無目的地開著車,不知道應該停在哪里。正彷徨著,前面突然躥出了一抹深黃,那人遠遠站著,伸長了胳膊做出攔路打劫的樣子。
      
      霍蔚下車沒等張思芮調侃或抱怨,就抓她過來緊緊摟住了。他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焦慮癥在見到她的一剎那就發作了,心跳如鼓,心率不齊,胸口悶得就像正在被淹死,且倏地躥起了一身汗,后背、頸側、掌心.....哪里都是汗,似乎就連眼眶里都濕乎乎的。
      
      張思芮感覺霍蔚越來越重,好像就要虛脫昏倒,她正考慮要不要展現一下自己的女友力背起他回去,就被他推開了,跟著,他按著車頭彎腰嘔吐起來。她愣了下,有點猶豫地上前輕輕給他拍背。
      
      ——她自己去網上詳細查了焦慮癥,也咨詢了醫生,他的情況看起來不像是他之前說的“輕度的”。
      
      然而張思芮到底不是個溫柔的性子,原本只是輕輕拍背,結果看著路上厚厚的積雪和積雪上唯一的車轍,那力道就不由得重了,她有些不是滋味地道:“你到底在想什么,這么大的雪,你心臟又不好,出什么事兒怎么辦?”
      
      霍蔚捉住她的胳膊扔下去,晚餐沒吃什么,眼下就也吐不出什么,卻依舊沒有直起身,只微微喘息著,道:“你撒謊只是個詐騙犯,沒什么危險,你也沒接我電話,張思芮......都是你的錯。”
      
      張思芮頓了頓,霍蔚憤懣的“都是你的錯”聽起來像個任性的高中生,雖然高中兩人在一起時,其實是她比較任性。
      
      她看他情緒上來了,也不做沒意義的指責和辯解了,忙不迭地一味道歉,就像個粗手笨腳哄嬌妻的大老爺們。
      
      “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
      
      霍蔚給這種一副“我不跟你計較”的“認錯”態度氣得頭暈眼花。
      
      路燈仿佛也懼了這樣極寒的天氣,燈光看著竟比往日里稀薄了些,風不知何時停了,只剩下雪紛紛揚揚下著。街上安靜得仿佛世界上就剩下他們兩個。張思芮過了那個極限,也就不困了,霍蔚也是如此,兩人便不急著進門,靠著車站著。張思芮解了自己的圍巾,原本是要給霍蔚圍上的,但霍蔚順著她的力道一低頭,她就起了壞心思,踮起腳在他臉頰上狠狠一啃,差點給他啃出牙印。
      
      “你是狗么?”霍蔚擦掉她的口水。
      
      “我給你叫兩聲?”
      
      “......”
      
      “你說如果剛好這街道兩邊的樓里有你的粉絲,剛好你的粉絲這個點兒起夜,迷迷瞪瞪往窗外街上看了一眼......”
      
      “如果有人來問我就承認。”
      
      “大疆靠你賺錢的,能準你痛快承認?”
      
      “大疆不管。”
      
      “抱歉,我忘了,顧聞是你表哥。”
      
      “......”
      
      張思芮個高腿長,用袖子把車前蓋上的落雪一掃就坐上去了,而霍蔚卻只能站著,只有這樣,身體上的那些不適才能有所緩解。她看著他垂在身側微微顫抖的小臂,伸手拽過來,輕輕給他捋著。她不知道焦慮癥的“瀕死感”是什么感覺,他的面色在昏黃的路燈下看著蒼白如紙,她想應該是極不好受的。
      
      張思芮緩緩道:“霍蔚,我看得出來你是在情緒失控的情況下,在這種惡劣的天氣里開夜車來的。你告訴我,你是怎么想的?你害怕什么?”
      
      霍蔚抿直了唇角,有些抗拒,但大約是長期一個人戰斗,他也感覺精疲力盡了,遂慢慢道:“我以前找不到你,總懷疑你是不是已經死了。我大三就開始接戲,第一部戲話題度就很高,你不可能不知道,怎么你不來找我?我使勁兒打磨演技,在顧聞的牽線下,跟各位名導合作,很快就爬到了大疆最高點,哪里都有我的海報,怎么你還不來找我?”
      
      “你在影視城開槍,照片被人傳到網上,我終于找到了你。你看,是我找到了你,而不是你找到了我。你并不想找我的。我不安心……所以如果突然聯系不上你,我就會很慌張,我總是害怕哪天跟你吃完一頓飯就是最后一次見面,跟你打完一次電話就是最后一次聽見你的聲音。”
      
      張思芮聞言微微瞠大眼睛張口結舌。
      
      霍蔚從未向人剖白過自己,實在不習慣,他有些難堪地笑了笑,轉身去取車里的保溫杯。但他出門匆忙,哪里記得要往保溫杯里蓄水。大雪花越來越密,即便他站得距離張思芮這樣近,不足一米,卻還是看不清她的表情。他慢慢放回保溫杯,突然惦記起明天的工作,他想,她沒事兒就好,他應該要走了,其實一切都可以慢慢來的。
      
      “我們同居吧。”張思芮猝然開口打斷了他的消極妥協,她盯著他的眼睛,慢慢道,“我搬去你那里,你那里離分局近,我上班也方便。我的工作內容你知道的,有時候上下班時間不太準,但如果我需要加班,我一定準時給你報備,如果下班以后有別的事情要做,我也告訴你。這樣行不行?”
      
      霍蔚愣愣地望著她,似乎不太相信自己聽到了什么,剛好有一片雪花自睫毛的縫隙里漏進去落進眼里,再被眼里的溫度給融化,在昏黃的路燈下,閃著細碎的光,跟重逢那天的情景一度重合。
      
      他轉開臉,平聲道:“你在胡說什么,又不是在坐牢,是我自己的問題,不需要你......”
      
      她再度打斷他,表情頗認真:“是我想跟你同居,我想幫你盡快把病治好……”她頓了頓,舌尖在牙齒上輕輕一刮,補充道,“……然后跟你結婚。我也不小了,也到了結婚生子的年齡了。”
      
      ——霍蔚跟著你算白瞎了。韓捷在很久以后得知張思芮這次直奔主題且目的赤.裸的“求婚”,如此評價。
      
      霍蔚看著她笑意盈盈直言直語的模樣,仿佛沿著時間的軌跡回到了過去。她那時小小的個兒,往他面前一杵,也是直言直語地道:喂,我看到了,就是你推的琪琪,你要是不道歉,我就把你打哭。
      
      ——那個缺牙的小姑娘一路追著他叫他“小美人兒”,由于口齒不清,“小美人兒”變成了滑稽的“小美銀兒”,聽得他火冒三丈;她還一直試圖去牽他的手,她剛吃完甜筒,小爪子黏乎乎的,十分惡心。他趁人不注意轉身推了她一個屁股蹲兒,結果一回頭,就被她叉腰截住了。
      
      張思芮也不在意他走神,繼續道:“霍蔚,我神經比較粗,很多事情你要是不說,我大多是察覺不到的,所以以后住在一起,如果你感覺我哪里做得不好,一定要直接告訴我,我是很愿意去改的。”
      
      霍蔚有點不自然地向著張思芮出來的那個方向走去,道:“那只要有人伸手你就愿意跟人走這個毛病,你能不能改改?”
      
      張思芮大步追上去,伸手挽住他的胳膊,道:“這個毛病我已經改好了。”
      
      大都某間公寓里,葉惠裹著棉正困倦地打著呵欠刷微博,她前面的小桌上擱著一杯幾乎要見底的溫水和只剩下一口的芒果蛋糕。男朋友在她接窸窸窣窣的動靜里醒了過來,他轉頭看了看床頭的鬧鐘,剛過三點半。
      
      男朋友微微仰起上身揉著眼睛看著她:“喂,你不睡覺干什么呢?”
      
      葉惠的面色在幽暗的落地燈下白里泛青,她細聲細氣道:“我在等霍蔚的信息。”
      
      男朋友默了默,幽幽道:“真好,大半夜的,我差點以為霍蔚是你男朋友。”
      
      葉惠溫柔地點頭:“借你吉言。”
      
      男朋友:“......”
      
      “叮咚”一聲,新消息到了,葉惠一時蹭不掉指縫里的蛋糕殘渣,直接用曲起的指關節滑開了屏幕,果然,是張思芮的回復:霍蔚已到,勿念。
      
      葉惠吸吸鼻子再度潸然淚下,張思芮是她的保命真人。
      
      霍蔚跟著張思芮走進招待所的時候,面上微微露出了一點情緒。他自小家境優越,做了演員以后情況愈佳,從未住過這種地方——逼仄狹長的走廊、沒有燈罩的廊燈、看不出年代的老花地毯、幾乎要被握出包漿的門把手。
      
      張思芮輕輕推著他進門,再反手關上門。房間有兩張門卡,她出門前留了一張在卡槽里,以保證室內不斷電,水壺里的水能順利煮開。
      
      霍蔚繼續打量房間。房間內的情況反倒好些,也干凈些,但空間實在太狹小了,他跟她兩個都站著,就好像塞滿整個空間了。室內有開得極大方的暖氣,只進來幾分鐘就有了熱意,他慢吞吞脫掉大衣,正不知應該掛去哪里,張思芮就接了過去,他看見她推開一個跟墻壁同色的柜子,將大衣掛了進去。
      
      “局里經費不足,就批了兩個房間,看情況,兩女一男就男人住單間,兩男一女就女人住單間,不分品級。”她出門前晾的水剛好能喝了,她閑聊中端過來,正要遞給他,倏地想起什么,回頭看向一米五的“大床房”,頓了頓,破尷尬地道:“單間是個大床房,你克服一下。”
      
      霍蔚聞言只低頭喝水,實在不知道要怎么接她的話茬兒。張思芮的性格沒變,但是言行舉止卻比高中時期開朗大方得多。這樣講起來,他們交往時,她正在一生中最敏感的時間段里——青春期和姚若沫剛去世——所以她那時的“敏感易怒”反而是個例外,她此時的狀態和她小時候倒是像的。
      
      兩人簡單洗漱了下,相繼上床。他們高三那年第一次躺在同一張床上,中間還象征性地放點毛絨玩具隔開,此時倒是不需要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不矯情,也不磨蹭,但在火候未到的時候也有足夠的自制力。
      
      張思芮這樣想著,安心地閉上了眼睛。結果不過須臾,她就十分罕見地紅了臉。霍蔚蹭了蹭她的臉頰,親了親她,然后隔著被子把她摟進了懷里。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