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思芮

作者:品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8 章

      第八章
      
      心理學上有個非常有趣的現象,當你開始關注某件事時,你就總會在生活中遇到跟這件事相關的信息。比如,你買輛紅色的車子,就會發現大街上遍地是紅色的車子,你開始學畫畫,就會發現身邊很多人原就有一手好畫工。
      
      張思芮前一晚剛剛在霍蔚那里聽到一句“焦慮癥”,第二天午飯后就在辦公室聽到了有關焦慮癥的特別寫實的解釋——付崇崢的一個嫌疑人聲稱自己有“焦慮癥”,只要看到想要的東西,就壓制不住想將之據為己有。當然,他充其量是盜竊癖,并非焦慮癥。
      
      付崇崢問:“我常聽說抑郁癥,也大概知道抑郁癥是什么情況,但焦慮癥有點陌生,有誰知道這個?”
      
      韓捷咬了口涼透了的煎餅果子,道:“我知道,我高中的一個室友就是這個病。平日里沒有任何異常,但發作起來卻特別嚇人,會出現胸悶、心慌、震顫、出汗,甚至呼吸困難的癥狀。他們家當時跑了很多家醫院,做了各種各樣的檢查,花不少錢,卻都查不出毛病,后來不知道得了誰的指點,去看了心理醫生,算是確診了。”
      
      張思慢慢合上抽屜,腦海里是昨晚霍蔚抓著自己胳膊時的模樣——胸悶、震顫、出汗、疑似呼吸困難。也許還有更多癥狀,但他極力掩飾,她看不分明。
      
      付崇崢若有所思地撓著下巴上的胡茬:“聽起來很痛苦。”
      
      韓捷懶得起來去倒水,生往下咽餅,她梗著脖子含糊不清道:“焦慮癥分急性的和慢性的,急性的據說有瀕死感,十分痛苦,慢性的好些,但也特別折騰人。”
      
      趙大千在幾人正討論的時候推門進來。俞晏和周小年那邊的審訊工作推進得不順利,他抿唇掃了一圈,最后指定付崇崢和張思芮接手。有些嫌疑人不經嚇,需要警察一個□□臉一個唱白臉,互相打配合開展審訊工作;有些嫌疑人油鹽不進,就需要付崇崢和張思芮這樣哪個看起來都不好惹的一起硬剛。
      
      ——兩人不負眾望地在四個小時后攻克了嫌疑人的心理防線。警方根據嫌疑人的口述,黃昏時分在一棵不起眼的行道樹下挖到了兇.器。
      
      付崇崢端著大茶缸子跟張思芮并肩下樓:“在想什么?”
      
      張思芮回頭看了看正在被帶往另一個方向的嫌疑人,問:“有人是天生的壞嗎?”
      
      付崇崢笑了笑,不客氣地道:“有人是天生的容易變壞。他們總有一萬種理由,錯的總是別人。就這種人,我跟你說,什么道理都不如一顆子彈管用。”
      
      張思芮:“......”
      
      付崇崢:“哎,話說回來,你上次在影視城開槍,報告都寫完了嗎?”
      
      張思芮哀怨地盯他一眼,撇嘴離開。
      
      付崇崢:“......”
      
      下班時間過去兩個小時后,張思芮終于忙完案頭的工作,她正準備收拾東西離開,霍蔚打來了電話,他表示自己正在新城分局門口。張思芮一揮胳膊把桌上的零碎物品全部掃進包包里,全然忘了自己以前有多寶貝它們,她砰地合上抽屜,踢上斗柜門,轉身疾步往外走。
      
      “思芮姐出什么事兒了......”周小年緊張地跟著站起來。
      
      “沒你事兒。”張思芮的聲音飄蕩在樓道里。
      
      張思芮一路跑出大門,一眼就看到霍蔚。霍蔚正坐在分局大門左側的馬路牙子上盯著漆黑的手機屏幕發呆,雖然不時地有車來來往往,但誰也看不出路邊只露個背影看起來有點奇怪的男人,是大疆的電影招牌霍蔚。
      
      霍蔚聽到小跑的腳步聲,略有些遲鈍地收起手機。他的表情在焦躁和壓抑焦躁中急劇轉換,仿佛正在經歷考試結束前的最后一分鐘,卻在轉頭望向來人的一瞬,收得不露痕跡。
      
      張思芮略帶猶疑地停在霍蔚面前。霍蔚的面色實在過分蒼白,襯得唇色愈發暗紅,默不作聲平鋪直敘看過來的時候,看得人無端慌張,仿佛時間倏地倒轉,她依舊是跟在爸媽后面舔冰淇淋的小女生,他依舊是霍家院子里悶不吭聲假人似的小孩兒。
      
      張思芮緊張地抿了抿唇,問:“你怎么突然來了?”
      
      霍蔚問:“我要是不來,你是不是就不去找我?”
      
      張思芮一愣,回道:“不,我打算明天去找你的,我明天休息。”
      
      霍蔚看著她沒說話,半響,牽起嘴角笑了笑,有些失望地道:“你個混賬東西,你連我號碼都沒有,你去哪兒找我?”
      
      張思芮神色復雜地收下“混賬東西”這句聽起來居然有點可憐的臟話,低頭登陸微信頁面,翻出跟葉惠的聊天記錄,伸到霍蔚面前給他看。她昨天離開醫院前跟葉惠互加了好友,要了霍蔚的電話號碼。
      
      霍蔚看著屏幕上張思芮要到電話號碼后的笑臉表情包低頭半響沒說話。
      
      張思芮道:“你跟我道歉我就原諒你。”
      
      霍蔚沉默著,半響,不講理地道:“我不道歉。”
      
      張思芮百味雜陳:“你不道歉我也原諒你。”
      
      霍蔚不太方便在外面吃飯,尤其是飯點在外面吃飯,張思芮干脆就直接把他帶回了自己家。倒也不遠,開車十五分鐘的事兒。張思芮做飯水平不行,屬于也就毒不死人的級別,多少年都沒有一點長進。霍蔚倒是做得不錯,但經年以后第一次上門,不好直接就給人系上圍裙。張思芮多番考量后,在回家途中點了外賣。兩人到家十來分鐘,外賣到了。
      
      霍蔚以前一直以為自己再看到張思芮必然有很多情緒要表達——她用不辭而別,給他劃了一條深溝,這么多年過去了,他一直邁不過這條溝。但其實兩人居然心平氣和地一起吃完了這頓飯。他中間不小心失控了下,她夾過來的菜他一點不給面子地直接丟出去了,她也沒惱,自己給自己鋪了個“不能浪費”的臺階,夾回去吃了。
      
      張思芮夾起一個蟹黃包往嘴里塞的時候,又看到了霍蔚手臂內側的燙疤。
      
      張思芮以前總感覺她跟霍蔚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比如,張思芮常聽人說,霍家的“小美人”第一架琴就是施坦威鋼琴,但施坦威鋼琴具體是個什么概念,張思芮是不清楚的。比如,霍蔚有兩個幾乎高到天花板的書架,上面收藏著各類大部頭書,當然,也有漫畫——霍蔚也看漫畫,這讓張思芮松了口氣,確信他不是個假人——但張思芮只有各科課本、各種練習冊,她連大家都愛看的武俠言情小說都不看,無趣極了。他們的性格也不互補。他不熱情,她不溫柔,他脾氣冷,她脾氣犟。而最能體現這種不互補的,剛好就是這道疤。
      
      她跟霍蔚那時剛開始交往,彭靖宇實在是不放心,趁著個午休跑來跟她道歉——他只是玩性大,倒也不壞。結果兩人一起目睹了樓梯轉角霍蔚輕拍一個女生腦袋的畫面。她清楚地看到,霍蔚點了點頭,女生的眼睛一下子光芒大盛,女生激動地想要去抓他的手,他雖然借著喝水避開了,但滿眼都是笑意。
      
      她抿了抿唇,就像沒看到一樣,面不改色地接受了彭靖宇的道歉,轉身就要回教室。彭靖宇驚詫地截住她,問她為什么不去問問霍蔚什么情況。她躲不開,意有所指負氣道:只要他不跟我分手,他是不是還有別的女朋友,我根本不在乎。
      
      張思芮至今仍記得彭靖宇接下來的那一番話。彭靖宇一直是幼稚張揚的,但那刻卻像是一夕之間長大了。他直視著她,道:思芮,我們分手,你一點問題都沒有,全是我的問題。我家里是什么情況你知道的,千傾地就我一根獨苗兒,我被慣的有點混蛋,我喜歡的就得是我的,我不喜歡的扔了也就扔了。但我只是個例,很多男生不這樣,霍蔚他也不這樣。
      
      彭靖宇跟她分手,她怎么可能一點問題都沒有?雖然彭靖宇到最后也沒有說出口,但她其實知道,大約是生活里剩下的東西不多了,她的控制欲和獨占欲格外地強,一天打七八個電話給他,他一開始還能體諒配合,后來就煩了。
      
      張思芮忘了自己回復彭靖宇什么了,也極有可能什么也沒回復,只低頭掙脫他走了。
      
      結果霍蔚卻在隔天的飯桌上寒著臉問起了這件事——霍蔚雖然看著特別高冷,但跟她交往以來,反而一直是較包容的那個,只要不過分,基本有求必應。所以當下突然露出闊別已久的好像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冷淡表情,張思芮的大腦“嗡”地一下,瞬間就麻了。
      
      霍蔚問:“你真的不問問我,那個女生是誰?”
      
      她暗惱彭靖宇的大嘴巴,在霍蔚失望的目光里不自在地轉開視線,去看白湯里綠油油的幾根小青菜。霍蔚這樣一個嬌生慣養的大男生,翻著菜譜給她做出一道鯽魚豆腐湯,她其實是非常感動的。如果他能放過她,假裝沒有昨天的插曲,她就更感動了。
      
      他面無表情地望著她,并沒有因為她沉默就不追究,他問:“你真的不在乎我有幾個女朋友?”
      
      她梗著脖子,半響,硬聲道:“不在乎。”
      
      霍蔚突然笑了。霍蔚是特別高級的長相,往日里即便高興極了,眉眼間也總有揮之不去的疏離感,但這回的笑卻是吊兒郎當的,帶著輕慢和挑釁,特別叫人搓火。他緩緩道:“不在乎是么?來,我們接個吻吧。”
      
      張思芮并非暴躁易怒的脾氣,但當其時一下子就上頭了,她感覺自己給霍蔚刺激得血液都沸騰了,她忘了自己其實是有點喜歡霍蔚的,也忘了自己根本不想跟霍蔚分手,就跟個獅子似的瞪著眼睛抓起碗就砸了過去——碗里是霍蔚剛剛盛給她的魚湯,剛出鍋的、滾燙的、只是碰到碗壁就感覺要燙掉一層皮的。霍蔚的面色一下子就白了。
      
      張思芮看著在霍蔚面前滴溜溜打轉的骨瓷小碗,半響沒反應過來,再過半響,突然抬手,給了自己極重的一個耳光。
      
      “你回去吧。”她橫臂遮住眼睛,唇線狠狠壓下來。
      
      “你以后不用再來看我了,要高考了,我知道你時間也不夠用……對不住。”她力圖使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沒有起伏。
      
      霍蔚疼得額頭直冒汗,卻笑了笑,輕聲道:“我沒有別的女朋友,那女生是我叔叔家的妹妹……你太犟了,你問我我就會告訴你。”
      
      張思芮不肯抬頭,半響,用衛衣上的帽子遮住大半張臉嗚嗚哭起來。
      
      ……
      
      張思芮回過神,有點臉紅,她假意輕咳數聲,支支吾吾道:“要不我給你買點祛疤的東西吧,鏡頭里露出來也不好看。”
      
      霍蔚聞言看了她一眼,道:“不用。”
      
      張思芮點點頭,夾起尾巴乖巧吃飯。
      
      霍蔚突然道:“喂。”
      
      張思芮刮著碗底最后一口湯:“嗯?”。
      
      “你沒忘記我們沒有分手吧?”
      
      張思芮頓了頓,僵硬地咽下差點嗆死自己的最后一口湯。
      
      霍蔚望著她,低聲道:“你當年只是不告而別,并沒有跟我分手,所以這些年我一直沒有答應別人的追求,這件事情,你要負責的。”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