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稀有物種

作者:寒門丫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檢查

      顧羽看著好感總值后面的7,眼睛微微發亮。
      
      只要再獲得3個好感值,他就能購買文字了。
      
      他關掉系統,將毛團后背稍顯凌亂的長毛整理好,揉揉毛團的腦袋,眼神感激。
      
      毛團抖了抖耳朵,仰著圓腦袋看顧羽,左前爪指向沙發左側。
      
      顧羽扭頭,什么都沒看到。
      毛團吱了聲,還是指著左側。
      
      顧羽抱著毛團移到左側最邊沿,扭頭一看,沙發左側地上躺著一只粉色的白兔鞋。
      
      白兔鞋特別小巧,鞋身是圓形的,前方縫著兩只長耳朵,看起來特別可愛。
      
      他將毛團舉起來看了看,毛團被長毛遮住的后腳以及右前腳上,全都穿著同款鞋,只有左前腳是空的。
      
      他把毛團放到沙發,撿起白兔鞋,動作輕柔的將毛團的肉墊放到鞋子里,然后將縫在鞋邊沿的鞋繩系了個小巧的蝴蝶結。
      
      顧羽摸了摸毛團的下巴,毛團兩只前爪抱著他的手,歪著腦袋蹭了蹭。
      
      癢癢的觸感從手上傳來,顧羽眉眼彎彎,輕輕捏了捏掉到他手邊的長耳朵。
      
      “吱……”毛團耳朵一抖,倏地收回前爪趴在沙發上,腦袋埋在前爪,縮成一個球。
      
      顧羽愣了愣,然后意識到,這是在害羞嗎?
      
      他看著毛團的耳朵,猜測是不是不能隨便碰耳朵。
      他抿了抿唇,不知道該怎么安慰。
      
      正想著,房門被人推開,蓋伊的聲音從門口傳來:“梅林,在這待著不要亂走。賽諾家的,照顧一下梅林。”
      
      梅林走進屋,蓋伊關上房門。
      
      顧羽正愣著,梅林已經跑到他身邊趴下,用大腦袋蹭著他的手臂。
      
      毛團腦袋從爪子上抬起來,歡喜地叫了兩聲,梅林回了一聲輕叫,抬起肉墊碰了碰毛團。
      
      老虎挨著兔子這種場面,看起來實在危險,顧羽緊張得不行,就怕梅林一爪把毛團拍扁。
      
      好在兩只親密的互蹭著,沒危險。
      
      梅林收回肉墊,繼續蹭著顧羽的手臂。
      顧羽笑起來,伸手揉了揉他的側頸。
      
      梅林喉嚨里發出舒服的輕哼,腦袋搭在沙發上,半瞇著眼睛。
      
      恭喜,好感值+1。
      顧羽看向系統,梅林的好感值,變成2了。
      
      余光中白影一閃,他連忙看過去,毛團已經從沙發轉移到梅林背上了。
      
      梅林甩了甩尾巴,半點不在意,毛團在梅林背上蹦來蹦去,很開心的模樣。
      
      顧羽看著兩只,再看看系統里的好感值,突然生出一個想法,要是給別的獸雌性順毛,是不是也能獲得好感值?
      
      或許不是順毛,做別的事也可以。
      毛團的好感值,是他將毛團抱下了書架是產生的。
      
      他抿了抿唇,思考著怎么詢問兩只,他們還沒有別的朋友。
      
      他指了指梅林,又指了指毛團,梅林歪了歪腦袋,毛團伸出前爪抱住梅林。
      
      不過毛團太小只,根本抱不住,四肢張開趴在梅林后背,整只圓毛團變成扁平癱著。
      
      顧羽眼里閃過笑意,又有些無奈,干脆放棄了詢問,這樣指,太難看懂了。
      
      他突然想到,這里是醫院,梅林來這里,是因為身體不舒服嗎?
      
      他連忙起身,揉著梅林側頸,又擼了擼后背,然后還捏了捏梅林尾巴,最后又將梅林的爪子都檢查了一遍。
      
      確定梅林身上沒有任何傷口,他松口氣。
      
      梅林睜著大眼睛,疑惑地看著他,不明白他在干什么。
      
      要不是顧羽身上散發著雌性腺體味道,而不是雄性腺體氣味,他一定會以為顧羽在耍流氓,早就一尾巴甩了上去。
      
      顧羽根本沒有意識到他做了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在梅林爪子上揉了揉。
      
      他想,可能是蓋伊看病,梅林陪他來的?
      
      “你怎么也來了?”秦醫生看著蓋伊,又看看等了一會兒的賽諾,一臉詫異。
      
      這兩人一般生病都去軍區醫院,很少來他這里。
      
      蓋伊無奈聳肩:“梅林發情期臨近,他又沒有準伴侶,祖父讓我帶他過來檢查身體,順便買緩和劑。”
      
      他說著拍拍賽諾的肩膀:“哎,你要是和梅林結婚,哪需要這么麻煩。對了,你來做什么?”
      
      剛才沒有細問,聽賽諾說顧羽在候診室,他就先將梅林帶過去了。
      
      獸雌性因為是獸形態,五感格外靈敏,尤其屬于貓科的各種種族。
      
      梅林所屬的泰克族,更是翹楚。
      
      梅林很討厭醫院的味道,又臨近發情期,情緒容易暴躁,不適合在醫院走動,待在候診室是最安全的。
      
      賽諾回答:“詢問一下情況。”他看向秦醫生,“變性雌性檢查結果怎么樣?”
      
      秦醫生按了按眉心:“不太妙,”他指著桌前的凳子,“坐吧,從昨天到現在一直忙,我不陪你們站了。”
      
      他說著坐下來,喝了口水才道:“醫院接到警方消息后,很快成立了治療小組,給紅發少年做檢查之前,我們剛剛開過簡短的會議。”
      
      “目前為止,送到醫院的變性雌性一共有六名,檢查結果顯示,他們服用雌性素和抑制素的時間為一年到三年不等。”
      
      “未成年時服用這些藥品對身體損傷很大,可以通過治療恢復,但會有后遺癥。”
      
      秦醫生說著神色凝重起來:“最嚴重的不是身體,而是心理,他們心理狀態很不健康,對檢查、吃藥等治療手段有強烈的應激反應。”
      
      賽諾想著顧羽白皙溫和的小臉,又想到紅發少年癲狂的模樣,唇重重抿了下。
      
      他問:“治療方案制定了嗎?”
      
      秦醫生:“有了初步想法,他們腺體經過長時間的藥物作用,特別敏感,不能直接服用雄性素快速恢復,只能用輔助藥品幫助他們自然恢復。”
      
      “他們年紀都不大,停止攝入藥物后,通過輔助藥品,自身腺體會慢慢恢復工作,進行自我調節,雖然至少需要好幾年,但這是對身體危害最低的治療方法。”
      
      他說著嘆口氣:“他們身體也承受不了更激烈的治療辦法。”
      
      賽諾思索片刻,伸手:“給我一份輔助藥品。”
      
      秦醫生驚訝地看著他:“你要做什么?”
      
      賽諾想了想,只要給顧羽辦理個人終端,顧羽的身份肯定會暴露。
      
      從凱文那里知道顧羽身份的一瞬間,他第一想法是隱瞞顧羽身份,因為他擔心顧羽來歷不明,會被調查。
      
      可是看了監控后,確定顧羽來他的別墅是一場意外后,他就改變了注意。
      
      他想,無論是誰,都不會愿意一直被人當成人造雌性。
      
      果然,他提出給顧羽辦理終端時,顧羽很開心。
      
      他沒有隱瞞:“我的伴侶,也是一名變性雌性,他需要治療。”
      
      “什么?”蓋伊大吃一驚,不過很快又恍然,“難怪他那么聰明!又會揉毛又會挑魚刺。”
      
      秦醫生有些意外,搖了搖頭:“我不能直接將藥品給你,每個人的身體情況不一樣,藥品的濃度也不一樣,需要檢查他的身體才能配藥。”
      
      賽諾皺了皺眉:“你說過,他們有強烈的應激反應。”
      
      秦醫生知道他擔心顧羽,提議:“我先去看看他如何?他似乎很鎮定,神色也很平和,或許情況比其余變性雌性好。”
      
      他說著站起來:“正好我也得去看看奇奇,要是等會兒又有病人送來,我又得忙了。”
      
      賽諾贊同了他的提議,他想,讓秦醫生看總比直接去診室面對冰冷的檢測儀好。
      
      三人走進候診室時,梅林正趴在地上,大腦袋搭在沙發,毛團在梅林后背上癱著,顧羽跪坐在地上揉著梅林側頸。
      
      顧羽聽到聲音轉頭,一道白影一閃而過,就見毛團后腿一蹬,直接跳到秦醫生懷里。
      
      顧羽想起了一款游戲,毛團看起來就像是憤怒的兔子,嗖的就彈了出去。
      
      秦醫生反應十分迅速將毛團抱在懷里,一手托著一手揉了揉毛團腦袋:“小心點。”
      
      毛團兩只前腿趴著秦醫生肩膀,立著身湊近腦袋,在秦醫生下巴上親昵地蹭了蹭,然后扭頭,伸出右爪指著顧羽,興奮地吱吱吱叫著。
      
      顧羽臉色微紅,從地上站起來。
      
      秦醫生看著他笑道:“你好,我是秦笙,是奇奇的伴侶,他很喜歡你。”
      
      顧羽眼睛瞪圓,維持著一臉震驚的模樣。
      伴,伴侶?
      
      “哇,好可愛!”蓋伊被顧羽的反應萌住了,“真的是變性雌性嗎?一點也看不出雄性的影子。”
      
      賽諾警告地看他一眼,蓋伊轉移視線,落到賽諾身上,一臉震驚。
      
      這是什么意思?看上了?
      就算再萌,本質也是雄性啊!
      
      顧羽回過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露出抱歉的神色。
      
      他剛剛的反應,真是太失禮了。
      
      秦笙打量著他的神色,見他表情溫和笑容靦腆,又看了眼自家伴侶開心的模樣,對顧羽十分有好感。
      
      成為變性雌性的過程對雄性來說十分痛苦,可是眼前的少年還能保持著溫暖善良的笑容,實在是太難得了。
      
      而且奇奇膽量小,卻很敏感,他喜歡這個少年,少年性格絕對不差。
      
      好感值+1的提醒從眼前晃過,顧羽眼里露出驚喜,看向系統。
      
      表格中又多出了一行,秦笙,1。
      
      他愣了愣,沒想到他那么失禮,秦醫生居然沒有責怪他,還給了他好感值,他笑得更不好意思了。
      
      秦笙語氣溫和地詢問:“我先給你簡單檢查一下行嗎?”
      
      顧羽疑惑地看向賽諾。
      
      賽諾安撫:“秦醫生是腺體科的專家,你不用害怕。”
      
      賽諾果然是以為他腺體出問題了,可是,到底什么是腺體?
      
      他見賽諾特意將秦醫生喊來,為了讓賽諾安心,對秦醫生點點頭。
      
      反正已經做好欠下檢查費的準備了,不能白來一趟,不然賽諾還是會不放心。
      
      秦笙見他這么配合,對他的印象更好了。
      
      他伸手指著顧羽左耳后與頸部相連的那塊皮膚:“這里疼嗎?”
      
      顧羽搖了搖頭,心里疑惑,這里就是腺體?
      
      秦笙眼里閃過訝異,又問:“有脹痛感嗎?或者別的不舒服感覺嗎?”
      
      顧羽連搖了兩次頭,他感覺很好,一點不舒服也沒有。
      
      秦笙眼睛微微發亮,顧羽的狀態實在太好了:“你停用了多久雌性素和抑制素?”
      
      顧羽茫然地搖頭,他都不知道這些是什么東西,從來沒有用過。
      
      “呃,他該不是腦部受了傷,只會搖頭吧?”蓋伊見顧羽一直搖頭,忍不住猜測。
      
      賽諾低喝:“別胡說!”
      
      顧羽瞪向蓋伊,他明明在認真回答問題,才不是腦部受傷!
      
      他眼睛圓溜溜的,又黑又清澈,白皙的小臉微微鼓著,瞪人一點威懾力也沒有,反而特別可愛。
      
      “好萌,比熙要生動好多,不愧是真人!”蓋伊眼睛發亮。
      
      顧羽眼前閃過好感值+1的提醒,看向系統,好感值表格中多出的蓋伊的名字,他表情呆了呆。
      
      他瞪蓋伊,蓋伊卻給了他好感值,實在是讓他覺得不好意思。
      
      他抿了抿唇,對蓋伊害羞地笑了笑。
      
      “咦,臉紅了。”蓋伊眼睛更亮,上前一步,抬手想去戳顧羽柔軟的臉頰。
      
      賽諾面色難看地抓住他的衣領,將他往后一扯:“他是我伴侶,離他遠點。”
      
      “哈哈,我就是好奇,好奇而已,絕對沒有別的意思。”蓋伊連忙解釋。
      
      顧羽沒有注意兩人的動作,不然只怕臉會更紅。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系統上,好感總值,10。
      
      他眼睛亮晶晶的難掩激動,他可以購買文字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支持(づ ̄3 ̄)づ╭?~
    顧羽:可以文字溝通啦~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飄散的月光 2個;櫻子、冰白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紫蘇做的琴、一半天空、 ^_^ 1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北京体育七星彩走势图